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神话 > 第八百六十五章先入关中者为王

第八百六十五章先入关中者为王

    武关一战,项羽亲帅十万大军,强势攻破武关,函谷关前,最后一道屏障告破。

    世人皆知项羽勇武,有担山之力,有力敌千军万马之猛,武关如铁桶,却只能在项羽的楚戟下断裂。

    伴随着军威日盛,项羽所修的兵家手段也升腾到了极致。

    此时即便是楚河面对项羽,亦有双目夺神之感,若是再与其正面交手,只怕败多胜少。

    项羽的名头越响亮,熊心心中的危机感就越强烈,他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忽有一日项羽帐下的士卒会冲进王宫,将他乱刀剁碎而死。

    所以在宋义的提议下,熊心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以楚王之名,昭告天下‘先入关中者王之’。

    然后又派遣沛公···也就是刘邦,统帅一部分一直忠于项梁,以至于被边缘化的楚军,以及刘邦收拢的陈胜残兵,直扑函谷关。却以赵国已危,需要援助为由,想要将项羽从主要战场上调开,渐渐的剥夺项羽身上的军权。

    如果这一招用来对付项梁,说不定还能有点用处。

    但是项羽刚愎自用,自负至极,眼中压根就没有所谓的楚王。

    这所谓的旨意,便权当是放屁。

    项羽杀熊心之意渐起,却还欠缺一个借口,以免落得诸侯口舌,为天下人所厌恶。

    原本的项羽自然没有这样的政治思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所以在原定的历史上,项羽先假意答应了熊心的调配,却临时反悔,剁了主帅宋义,又剁了楚王熊心,自封西楚霸王,称雄于世,横行无忌。

    但是现在,项羽有虞姬帮他出谋划策,被虞姬掌握‘要害’的项羽,虽然谈不上对虞姬言听计从,但是枕头风的作用,依旧不容小觑。

    故而,此时大帐之中,项羽高居主位,一旁跪坐着的是鸡皮鹤发的白衣老人,年龄虽长,却依旧精神奕奕。

    此人正是项羽的亚父范增,名义上为楚国第一谋士。

    而楚河也坐在下手位置,一直默不作声,自从定陶一战之后,楚河又少有亮眼的表现,原本上升势头极猛的他,渐渐又有边缘化的倾向。

    “楚王逼迫日盛,然大军不可失某之助,暴秦一日不灭,天下难安。如此君王,不知大局,任性妄为,不可再留。”项羽直接开口,定下了这一次议会的核心内容。

    不用再和熊心虚与委蛇了,直接想法子,在不影响大前提的条件下,弄死他!

    范增脸上的皱纹,一瞬间又多了三条。

    他是不赞成弄死熊心的。

    无论真实情况如何,毕竟熊心是君,项羽是臣。

    以臣背主,残杀大王,即便是再怎么去抢道理,还是会留下政治污点。

    范增更倾向于,等到天下将安之后,在想办法逼迫熊心,将楚王之位禅让给项羽,如此便能堵住悠悠众人之口,得位正,而不入邪道。

    见范增不搭话,项羽将视线转移到楚河处。

    看到楚河十分津津有味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仿佛手心里能变出个大姑娘似的。

    “大哥!不知你有何想法?”

    楚河慢吞吞的说道:“既然熊心不合将军之意,那便换一个便好。”

    现在项羽还未自封西楚霸王,而熊心所封的鲁公之名,项羽并不喜欢。

    “换一个?荒谬,堂堂楚王,岂是说换便换的?何况熊心乃是昔日怀王的嫡孙,与顷襄王也是叔侄关系。如今还在的楚国王室贵族中,想要找出身份比熊心更高贵的吗?”范增白眉一耸,两条眉毛搭在一起,怒视着楚河道。

    楚河叹了一口气···范增又开始了!

    这老头之前他初入楚军,他便挖了个坑,想要坑害他。

    楚河因为初来乍到,不好做的太过,小小的打了他的狗腿子英布一巴掌后,后续便没有再过多计较。

    说着的,这都有点不符合楚河的人设了。

    但是这老头,一直这么不依不饶的,也不知是哪一根筋没有搭对。

    楚河还没有读取范增心声的本事,当然不知道,范增毕生的心愿,便如同那姜太公一般。

    迟暮而出山,辅佐明主,定江山,而再造乾坤。

    昔年文王请姜太公,背姜太公上马车,而走了八百步,故而姜太公设计,保了大周江山八百载。

    此事传为美谈,流传青史。

    范增也同姜子牙一般,七十出山辅佐项梁,而后被项羽尊为亚父。

    怎么看都像是姜太公第二。

    这也让范增常常自得,甚至处处效仿太公。

    然而楚河的出现,打断了范增的这种自我得意。

    特别是当项羽尊楚河为兄长,对楚河的意见极为重视之时,那种仿佛被人抢夺果实般的紧迫感,便让范增对楚河充满了敌意。

    楚河未曾反驳范增,却有人站出来说道:“谁说没有!我便知有一人。身份不仅比那熊心更高贵,并且为人坦率、真诚,乃是谦谦君子,不爱权势,我们若将他推为楚王,定然可无后顾之忧。”

    说话的是项伯。

    如果说范增在楚河身上找到了危机感,那么项伯就是一直以搬倒范增为人生目标,处处与之作对。

    项伯是项羽最小的叔父,按理说项羽坐了江山,他得到的权利和地位,远比刘邦这么一个外人坐了江山,对他而言来的更有实际利益。

    那他为何会在鸿门宴上,帮助刘邦逃脱?

    原本是个迷。

    但是此时楚河却知道,那是因为项伯一直不痛快项羽对范增的尊重,他是项羽的季父,而范增是亚父。

    一个外人比一个亲叔叔更得重视,这令项伯心中很不是滋味,故而无论范增做什么决定,他都一力反对,即便是怼不过,也要扯一扯后腿,就是这么任性,就是这么无脑。

    鸿门宴杀刘邦的局,本就是范增一力主张,既然如此项伯当然要破坏。

    楚河正是洞悉了这一点,所以让熊玺被项伯所发现,经过熊玺的一番手段,成功的在项伯面前证实了自己的身份,同时又隐藏起了自己的真实意图,做出一派谦谦君子的假象。

    为假象迷惑的项伯,在楚河暗中推动的局面中,面对范增时,脑门一热,便将熊玺给‘供’了出来,完全忽视了在此之前,‘熊玺’假意所言的不要透露其身份之语。

    项羽听了项伯之言,重瞳之中目光忽然闪烁。

    楚河原本好似睡着一般,坐在原地恍恍惚惚,却猛然看到了项羽这一缕目光,突然感觉这目光有一种异常的熟悉感,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与以往的项羽神情,也大为迥异,一时间却又没有把握住。

    “秦始皇?不对!我曾经见过的秦始皇,也不是这样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