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零二章 起兵

第一百零二章 起兵

    “胜负在未知之间?”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难得你能说出来这样的话,那老人家我就等着看看胜负到底如何……”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说道:“不过刚才的条件都是和尚你开的,现在老人家我也要开个条件……如果国运真的转到了燕王那边,你们赢了的话,能不能放朱允文一条生路?”

    听到了归不归这几句话,姚广孝脸上的的笑容也慢慢消失。迟疑了一下之后,他开口说道:“那如果是建文皇帝臝了呢?

    陛下会放燕王一条生路吗?”

    老家伙眼睛盯着和尚,说道:“老人家我替陛下做主了,一旦取胜燕王他的性命无忧,只不过朱棣双脚不能再踏上大明的土地了。”

    “那姚广孝也替燕王殿下做主,如果燕军最后得了大明江山。燕王殿下会给建文帝一个逃生的机会……”说到这里,姚广孝缓了口气,随后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同样,那时候建文帝也不能再在大明国土出现了。”

    说完之后,姚广孝掏出来一张符咒,咬破了指尖,鲜血在上面写上了自己名字。随后将符咒拋给了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和尚已经在誓咒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您看看是不是也写上归不归的大名?”

    和尚取出来的是立誓用的誓咒,只要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便将他的魂魄押在了这张咒纸之上。如果有人违誓的话,咒符的力量伤及立誓之人的魂魄。

    归不归没想到姚广孝竟然玩的这么大,当下他拿着符咒愣了一下。随后说道:“原来和尚你是有备而来……你怎么也不早说,老人家我这几天有点贫血。这样,先让我老人家养几天的血,然后再……”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手里的符咒突然自燃,迅速的烧成了一撮飞灰。老家伙皱了皱眉头,对着姚广孝说道:“和尚,这符咒上面只有你一个人的名字。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让老师兄你看看和尚的诚意。”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和尚违背了誓咒,魂魄便会重伤。姚广孝一直相信老师兄的为人,您老人家不必立誓……”

    听了和尚的话,归不归的眉头马上皱了起来。老家伙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看起来广孝你早就准备这样了,好,老人家我虽不这样立誓。不过也要让你相信……”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突然伸手掰断了自己左手小指的一截手指。老家伙忍着断指的疼痛,拿着手里血淋淋的断指,对着面前的和尚说道:“老人家我以方士一门之礼起誓,如果燕王朱棣兵败,归不归必放他一条生路。”

    这是方士一门起大誓的手段,虽然没有什么咒法的约束,不过此法在方士心目当中不可侵犯。说来也怪,明明没有什么约束能力的誓言,一旦有人违背基本上都是死于非命,而且死相还极为难看。

    看到了归不归断指立誓之后,姚广孝微微一笑,说道:“那不耽误归师兄办正事了,再过两天,和尚会派弟子来和师兄商议会见大术士的事情。北平还有事情,和尚这就告辞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姚广孝便催动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归不归的面前。

    看着和尚消失之后,归不归立马将自己的断指重新接到了伤口处。看着里面的肉芽已经粘连到了一起,老家伙这才松了口气。断指才算立誓,现在断指重生那么刚才的誓言自然也就破了看着姚广孝刚刚所在的位置,归不归自言自语的说道:“玩的这么大,这可不像是老人家我认识的那个广孝了……命已经豁出去了,现在还把魂魄搭上……你这是什么路数?”

    “那和尚是豁出去了……”归不归的话音刚刚落下,他身后突然想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带着刻薄的语调,老家伙不用回头也知道谁站在自己的身后。嘿嘿一笑之后,归不归说道:“老人家我还纳闷,明明传音给你了。为什么你一直不到,原来是躲起来看热闹了。”

    “那和尚要见的是你,如果我出现的话,刚才他的话就不是这么说了。”吴勉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发誓也发完了,现在就等着和席应真见面吗?”

    “你猜那个和尚会让大术士见我们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我们两边一见面的话,那西洋镜就穿帮了。起码袓庭那个样子,广孝和他弟子灌无名也要担上一半的责任……依着大术士的脾气,一个巴掌便让他们俩重新做人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次广孝和尚是借着传话的机会来给燕王朱棣留条后路的,有大术士这张虎皮能保他平安回去。不至于被你我扣留在南京城养老……”

    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有些无聊的转身向着刚才自己藏身的位置走了过去。他一边走一边开始催动五行遁法,嘴里不咸不淡的说道:“你说的那么急,还以为是那和尚来找你拼命的……你的话不能再信了,下次我晚点来,直接给你报仇吧……”

    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归不归自己笑了一声,随后也溜溜达达的向着奉天殿的位置走了过去。一边走,他一边和自己说道:“小皇帝真的会输吗?和尚,阵前两军交战你能左右,不过最后一关,老人家我和吴勉你怎么过?你有大术士,我老人家还有只人参娃娃……”

    第二天,五十万大军已经集结完毕。

    小皇帝朱允文定在了就在当天出发,去征缴叛王朱棣。

    过了午时,小皇帝换上了盔甲,在御林军和锦衣卫的护卫之下,来到了城外的军营。亲自向三军将士宣读了讨逆的檄文之后,随后从皇家的私库当中拿出来百万两白银犒赏三军,又向大将军李景隆授了印信和尚方宝剑。

    最后将燕王留在北平的几个幕僚拖到军中斩首祭棋,随着小皇帝的一声令下,五十万人马浩浩荡荡的向着北平的方向进发。等到小皇帝回到皇宫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太监、宫女的服侍之下脱下了厚重的盔甲之后,朱允文将锦衣卫指挥使毛骧叫到了皇宫当中。

    小皇帝和毛骧密谈的时候,也没有避讳归不归。当下杨军散了众太监和宫女,宫殿当中只留下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和归不归。

    看着毛骧行礼之后,小皇帝直接说道:“现在五十万大军已经开拔了,朕让你安排下的锦衣卫都安排好了吗?”

    毛骧恭恭敬敬的说道:“大将军李景隆身边的中军、旗牌都是我锦衣卫的人,还在军中留了三十匹快马用来向宫中传递消息。如果战场上有什么事情,一日之内,京城一定会得到消息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毛指挥使顿了一下,他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好像已经睡着了的归不归。随后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如果大将军临阵之时,有卖国之嫌,身边的锦衣卫会用尚方宝剑斩了他。立副将郭英为帅……”

    朱允文听到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要不是朕的手边没有可用之人,也不想立李景隆为帅……但愿不会出现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