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盛宠毒女风华 > 第153章 宁振安到

第153章 宁振安到

    华池城。

    金盛光一死,将军府自是被清理了一番,没了这些虎视眈眈的目光,自是也没了顾忌,与其住在酒楼倒不如住在这里来的方便,是以沐音等人并未离开将军府,连带着也将江家众人接到了将军府上,原先暗处的人马也转为明处,理所当然的驻守在了将军府内。

    “兵营里的事情全都解决好了?”司空奕喝着茶水,好不惬意。

    “那当然。”祁弘毅眉眼兴奋:“之前你答应我的只要我解决兵营的事情就给我看炮火的事情你可不能反悔。”

    司空奕斜睨了他一眼:“本公子自然是说话算话。”

    “那就好。”祁弘毅放心了。

    “也该回来了。”司空奕喃喃道。

    话音刚落,门外的脚步声便响起来了,祁弘毅连忙站起身打开门道:“怎么样?小嫂子没事吧?”

    慕青笑道:“没事,音儿的身子好的很,小家伙们也都好得很。”

    祁弘毅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小嫂子,你快坐。”

    “等回头啊,我去给你多煲些汤,对身子好。”芫香在一旁道:“这段时日身子越发的重了,还是要多休息的好。”

    “对,对,有什么事情让你那三个哥哥去做,你吩咐他们就是了,不用自己动手。”慕青也附和道。

    沐音有些无奈:“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况且我还是个医者,没事的。”

    “俗话说的好,医者不自治,还是让其他大夫瞧瞧的好。”慕青道:“这段时日你就安心在府上养着,其他事情你就不必太操心了。”

    “没错,你还是养着吧。”司空奕缓缓道:“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安白他们几个能杀了我。”

    若不是他们幽州的事情脱不开身,他们早就一道过来了,他们对小音儿的重视程度那可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比拟的。

    正在此时,门外卓风的声音响起。

    “门主,初一回来了。”

    沐音挑眉,慕青道:“音儿,你先忙,我们去瞧一瞧厨房有什么食材。”

    说着不待沐音答话,两人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让他进来。”沐音吩咐道。

    须臾,初一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房间。

    “属下见过王妃。”初一恭谨的行了一礼。

    “盛京的情形如何了?”沐音道。

    “景王快要坐不住了,王爷那边暂时很安全,景王并不知道王爷已经到了盛京,王爷此次特命属下带了一对人马过来保护王妃的安全。”初一答道。

    “哦?”沐音挑眉:“你带来的有多少人?”

    “五十八人。”

    “那咱们这次的人马就不用愁了。”祁弘毅道:“三哥还真是神机妙算啊。”

    “王爷说这边的形势有些复杂,南姜虽然异动,但也很有可能会对这里下手,这里还是早做防范的好。”初一开口道。

    “小嫂子也早就料到了这些,边关这边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他们肯定不会攻下这里。”祁弘毅信誓旦旦的道。

    “初一,你现在带着一对人马前往边关方向埋伏起来,切记此番行动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晓。”沐音道:“另外,咱们这边的计划也可以开始实施了。”

    “是。”初一应道。

    “好,我现在就吩咐下去。”祁弘毅也应了一声。

    五日后。

    “门主,人已经来了。”卓风道。

    “来的倒是挺快。”沐音勾了勾唇角:“跟紧他,等他进城再派人将他迎进府里来,万不能让他产生丝毫的怀疑。”

    “门主放心,所有的一切全都准备就绪,就差他出现了。”卓风道。

    “很好。”沐音道:“将那郭太守也一并带上,有他在,宁振安这只老狐狸才会消除一些戒心。”

    “是。”

    城门外,宁振安看着城门口驻守的士兵,眉梢微扬,唇角划过一丝极浅的笑意,多少年了,他还是来到了这里,越过了这座城池,所有的一切都将如愿。

    “下官恭迎丞相来迟,还请丞相恕罪。”

    正在此时,一声高呼响起,郭太守战战兢兢的从城内走来,身边一左一右跟着卓风与卓然两人。

    “郭大人?”宁振安显然是认识郭太守的,言语之间并不陌生:“多年未见,郭大人可还好?”

    郭大人惶恐:“劳丞相惦念,下官……一切都……好。”

    “哦?”宁振安瞧了眼周围,不由蹙眉:“怎么不见金将军?”

    “金将军他……”郭大人迟疑了片刻,明显察觉到来自背后匕首的威胁,想到自己身上中的毒,连忙道:“金将军他受了伤,卧病在床,不能出来迎接,特命下官前来,还望丞相恕罪。”

    “既是将军身体有恙,本相自是体谅。”宁振安面上的笑容已经淡了几分。

    郭太守连忙道:“将军早已在府中备好了酒席,迎接丞相大驾光临,丞相请。”

    宁振安扫了眼四周,而后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宁振安与郭大人赶到将军府之时,将军府的一切早已准备妥当,琳琅满目的酒菜摆满了整个桌面,看上去甚是丰盛。

    “丞相请入座。”郭太守连忙将人引到上座。

    看着眼前的一切,宁振安心情俨然好了不少:“看来金将军准备的很丰盛啊。”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郭太守战战道:“将军马上就到,还请丞相稍等一二。”

    “金将军有恙在身,本相自当体谅。”宁振安淡淡道。

    可两盏茶的功夫过去了,却是依旧不见金盛光的人,宁振安面上的笑意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阴郁。

    郭太守在旁看着这一切,早已吓得冷汗淋漓,双腿也止不住的打颤,抹了把脸上的汗水,正欲开口,此事只听到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宁相,多日未见,可还好?”

    宁振安回头,待看清来人,陡然瞪大了双眸:“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不会在这里?还是说宁相不想在这里看到我?”彼时,沐音一袭女装款步而来,凤眸微挑,唇角微扬,只是神色却是有些冷淡。

    宁振安俨然已经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目光从沐音的脸上移到其凸起的腹部,轻笑一声,却是漫不经心道:“熠王妃不在幽州好生养胎,怎么跑到这边关来了?这万一有个什么差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沐音淡淡一笑,漫不经心的在其对面坐下,缓缓道:“宁相与景王在盛京逼宫篡位,本妃如何能安稳的在幽州养胎呢?”

    宁振安脸色微变,却是笑道:“看来熠王妃的消息很灵通啊。”

    “宁相的消息可不怎么灵通。”沐音淡淡道。

    宁振安眸光微变:“熠王妃身在边关,不知熠王此刻身在何处?”

    沐音斟了杯茶,缓缓道:“自然是在盛京。”

    “什么?”宁振安腾地一声从凳子上站起:“你说祁瑾熠在盛京?”

    “宁相何必着急?还是坐下来与本妃好好聊聊才是。”沐音轻抿了口茶,淡淡道。

    宁振安也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沉了沉眸子,重新落座道:“听熠王妃的意思,熠王早就已经在盛京了?”

    “自然。”沐音道:“景王与宁相逼宫,王爷自然是要赶到的,否则岂不成了不孝?”

    此言一出,宁振安的脸色当即沉了下来,这可不是在说景王不孝么?

    “据本想所知,熠王进京并未进宫面圣。”

    “王爷若是进宫,恐怕还未见到皇上就已经命丧黄泉了吧。”沐音缓缓道。

    宁振安眯眼:“熠王妃现在将事情告诉本相,难道不怕本相将事情告诉景王?”

    “告诉景王?”沐音嗤笑一声:“那也要看宁相今日能不能走出这个大门。”

    宁振安心里陡然一惊,下意识感觉不对:“金将军呢?你做了什么?”

    “也没做什么。”沐音淡淡道:“金盛光意图谋逆,按照北楚立律,自然是要抄斩。”

    “你杀了他?”宁振安此刻眸中满是震惊,他想到最糟的情况不过是金盛光被囚,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大胆竟然胆敢将人给杀了!

    那他此行的目的……

    越想越是后怕。

    看着宁振安变幻莫测的脸,沐音笑了:“宁相不必着急,本妃不会杀你,本妃还有很多事情想要很宁相聊聊呢。”

    “你究竟想干什么?”宁振安心头闪过不安。

    沐音没有接话,而是兀自端着茶杯,缓缓道:“有一件事宁相应当很感兴趣,宁相可要一听?”

    “什么事?”宁振安下意识开口道。

    “南姜皇上病重,各个皇子争相抢夺东宫之位,而且……”话到此处,沐音微顿了一下,看着宁振安愈加阴沉的脸色,继续道:“太后权力已经被废了。”

    果不其然,这句话说完宁振安的脸色陡然大变:“不可能。”

    太后的权力怎么可能会被废?!这不可能!

    “宁相这是怎么了?怎么南姜的事情会令宁相如此大惊失色呢?”沐音淡淡挑眉道。

    宁振安盯着沐音,目光如炬:“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她不可能不知道什么事情,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已经知道了全部事情,说这些不过只是说给他听而已。

    “有一个人想要宁相见上一见。”沐音拍了拍手,卓然已将郭太守带了下去,房间便只剩下了沐音以及卓风与宁相三人。

    话落,一人款步自转角处走出。

    ------题外话------

    猜猜看出现的人是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