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你为何召唤我 > 549.陷入沉睡

    事情最后还是这么定了下来,虽说目前的时局很需要白亦亲自坐镇,可弥雅更需要他,无奈之下,现实里的局面只能交由虚空行者们掌控了,至于刚刚骗回家的天使那就暂时顾不上了,反正她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从她话里得知了她只能在人界滞留三天,应该很快就会回去了吧?只要让人盯着传教士和圣骑士,别让这两个家伙去舔人家,问题应该不大。

    于是白亦花了相当长的时间交待注意事项,甚至还把缇斯嘉尔与维德尼娜两人叫来,单独向她俩面授机宜

    “上期末有几家供应商嚷嚷着要涨价,让武者去和他们谈,你们就别露面了”

    “这一批的新生资质我还没过目,就由嘉尔你来负责吧,挑出一些合适的,推荐给院长们,让他们注意培养”

    “还有记得给这季的赞助生一些适当的优待,要让他们觉得钱没白花”

    “我仓库里储备了一些资金,情急时拿出来用,记得看好了,别让你们那皇帝爷爷顺走了,也别乱给他钱花”

    “催促一下炼金术士,让他快点把大嘴花给我变回来!没了它在,女生宿舍的安全问题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不许随便改校服的款式!特别是女生的!还要注意一下女生那边的着装规范,很快就要夏天了,裙子不要短得太过分!”

    “刚刚骗回来的天使你们自己看着办,反正也呆不长,别怠慢了人家,特别注意一下神学院那两个院长,别让他们靠近天使!”

    “最后一定要记得保护好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答应别人的求婚,小心那些毛头小子的靠近遇见危险了记得找皇帝爷爷”

    白亦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就像个老年人在交代后事一般,听得缇斯嘉尔和维德尼娜一愣一愣的,最后还是缇斯嘉尔大着胆子问道:“老师,您这是要”

    “要沉睡上一段时间,为了救回弥雅,这段时间,学院和大伙就由你们照顾了!”

    “呼”维德尼娜顿时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鼓胀的胸口,“我还以为教父您遇上什么不得了的事呢如果只是这样就好,务必早点回来,好久没见着弥雅了,十分想念。”

    这是什么说话的口气?你也进入叛逆期了吗?话说你们真的就一点不担心拯救弥雅的过程中出些什么幺蛾子吗?白亦暗自腹诽道。

    缇斯嘉尔就像知道了亦师亦父的白亦在想什么似的,直接开口回答道:“既然由老师您亲自出马,那自然不必担心的,我们相信您肯定能找回弥雅!如果连您都不行的话,那这世界上也就没人能做到了吧?”

    维德尼娜也跟着帮腔道:“学院的事您也不必担心,我们会处理好的。”

    说罢,两人见白亦没什么要交待的了,这便急匆匆的准备离去。

    “这么着急干嘛?”白亦有点不解的问道。

    “急着回去逗天使玩啊,嘻嘻,您新捡回来的妹子可好玩了,又漂亮又可爱,还呆呆的”缇斯嘉尔爽朗的笑声远远的飘来,看上去似乎完全没有给白亦送行的意思。

    结果到了最后,所有人都跑去围观天使了,最后陪着白亦入睡的只有武者型猪哼哼,她将白亦安顿在一口看着和棺材差不多的大匣子里,在最后合上那个印着数字五的盖子之前,轻声叮嘱道:“快去快回”说罢,就再没有半点矫情的扣上盖子。

    就这样,白亦进入了硬盘检索,哦不对,应该叫意识检索模式,这个过程需要多久他自己也没谱,毕竟他的处理速度可没有x核x线程的pu来得快。

    等到武者型猪哼哼安顿好陷入沉睡的白亦,走出地下实验室的时候,发现圣骑士,传教士,吟游诗人,以及工程师正在外面等他,这绅士の四人组还少了一个占星术士,那厮在白亦刚回来时出言不逊被送回虚空了,如今还没来得及回归,错失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而传教士则怀揣着缅怀同伴的心情,走上前去,对着武者低声问道:“他确实是沉睡了没错吧?睡得很沉没错吧?连操控身体都做不到,自然也注意不到我们了吧?”

    “你们想干嘛?!”武者有些警惕的问道。

    “从你的反应来看,应该是这样没错了!”工程师颇为兴奋的说道,接着便高声喊道:“同志们!天亮了!我们不用再屈服于狗管理的淫威了!”

    “哈哈哈哈哈!真是畅快啊!那么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是潜入女生宿舍?还是分享收藏?或者去觐见一下新来的天使?”

    “我全都要!既然如今狗管理不在了,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

    几个绅士就这么无视了武者,肆无忌惮的弹冠相庆,并且决定背负着无法参与活动的占星术士的悲伤,干出一番不辱没绅士名头的大作为来!

    可他们还未来得及商量出个结果,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凉意贯穿了全身,那感觉就像是天上有一个十分恐怖的庞然大物正在凝视着自己一般,饶是这般见过大场面的绅士们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感觉这是怎么回事?我究竟是被什么盯上了吗?”传教士用颤抖的声音低语道:“那那狗管理不是沉睡了吗?”

    “只是看上去沉睡了而已。”武者在旁边好心的解释道:“当他的全部意识苏醒的时候便是这样了,别忘了我们所有人都依附着他的意识而生,平时你们的一举一动他或许还掌控不了,但当他的意识全部苏醒之后,你们的所作所为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咳咳,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个项目要跟进,先走一步了。”工程师立即正色道。

    “啊!我也想起来,我还有一篇诗歌要写”吟游诗人也转身就走。

    “嗯我的话,去帮茜雅那边准备明早的圣典先告辞了。”传教士也有些尴尬的找了个说辞。

    “等等我,我也去帮忙。”圣骑士连忙追了上去。

    武者则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重新回去了白亦的住宅,轻轻关上了门。

    就这样,最后前去觐见奈薇瑟尔的虚空行者便少了四个,不过这依旧不妨碍此刻老宅的热闹,其他做派端正,对天使没什么特别想法的虚空行者们还是过来了,打算一睹天使的圣荣,他们很礼貌的上前进行自我介绍,与天使进行着礼貌而庄重的对话,真的把她当成了一位重要的客人看待。

    嗯,除了巫妖,它都没敢靠近

    而白亦身边的女孩子们则仗着同样是女孩的便利,已经围绕在了奈薇瑟尔身边,开始叽叽喳喳的聊了起了,很快就用这种噪音把虚空行者们赶走了,老宅很快就只剩下了一群女孩。

    她们围绕着奈薇瑟尔,给她讲述大学的美好,自己生活中的趣事,还拿出了很多影像魔法,那里面或许记录着一些经典歌剧,或许是重大节日庆典的热闹画面,总之都是奈薇瑟尔所没有见识过,没有经历过的东西。

    这成功的激起了她的好奇心,看得津津有味,一边看,还一边吃着女孩们喂来的各种食物,并很懂规矩的蹭别人一下,表示感谢。

    不知怎么的,奈薇瑟尔的心情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在刚刚下界的时候,她的心情是坚定的,充满期待的,想要尽快找到弥雅,尽快变回正常的自己,对教会很多不太礼貌的对待并没有放在心上。

    等到接触了白亦,得知弥雅被困在了过去,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她的内心是焦急的,遗憾的,甚至有点自暴自弃,认为自己这次下界浪费了机会。

    可随着那些美丽、纯洁、善良的女孩来到她身边,纷纷安慰她,向她解释情况,告诉她那位叫希望的使徒很强大,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并且拿出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哄她的时候,她的心情又开始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人界果然很有趣呢?虽然这样的仪式和之前那些下界的天使不太一样,但似乎也不错呢?人类的食物好好吃,布偶都好可爱,节目好有趣而且还有两位尊贵的真神使徒接待自己这个戴罪之人,这种不一样的体验,似乎也不错呢?奈薇瑟尔的心头逐渐产生了这种十分危险的想法。

    不过,也不是每个女孩都主动亲近她的,比如说珊塔和安娜两个小luoli,就一直缩在诺塔身后,不敢靠近她

    而龙族母女,也很理性的与天使保持着距离

    “妈妈我能摸摸她吗?”莫德雷德倚在小母龙阿雅身边,悄声问道。

    “不行!这样不礼貌!”阿雅正色道,她姑且还算是比较传统的女人,对天使这种生物自然是敬畏多于好奇。

    “那我能舔舔她吗?”莫德雷德又继续追问道。

    “还是不行!这太危险了!”阿雅有些心急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女儿会产生这种奇怪的想法?

    “可她看起来很好舔啊!”莫德雷德还有点不甘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