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赌

第四百七十九章 赌

    借助极为模糊的感知,瑟雷斯隐约能察觉到身边的一些情况,但很显然,它对自己搜集得到的信息完全是一头雾水。

    “似乎有个人类?”极度的虚弱感困扰着它,让瑟雷斯只剩下了这样的一个念头,同时它也发现,身体完全不听自己指挥,似乎是一动都不能动了。

    完全搞不清状况的前提下,它不愿意在这时候起任何的冲突,所以决定进入深度休眠的假死状态。

    ……

    被瑟雷斯发现的人类,正是带着凌天尸体一路潜逃的安娜。

    一路上她都在纠结着这个问题,到底该不该对尸体下手。

    虽然之前已经下定了决心,为了获得力量为妹妹复仇,自己能付出任何代价,但真要对凌天的尸体动刀子的时候,安娜还是胆怯了。

    无论被吃的对象是不是自己的恋人,吃人这种事情,都不是正常人能够接受的。

    安娜现在就面临着这样一个艰难的抉择,如果能一点一点吃掉全身是宝的凌天,她估计自己半年内至少就可以突破到三阶的层次,变相节省了超过十年修炼的时间。

    随着灵气浓度的不断下降,修炼所需要耗费的时间日益增长。

    当年在灵潮爆发时开启修炼之路的超凡者,大多只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出现了属于自己的生命场,踏入相当于现在的三阶层次。

    然而仅仅是十多年后,人们就痛苦地发现,按照现在的灵气状况,如果没有各种珍贵的灵材辅助修炼,单单是靠功法炼化灵气的话,从一阶修炼到二阶,平均也需要五年以上。

    相对于无数想要获得力量,获得更长寿命的人来说,地球实在是太小了,产出的灵材量根本供养不起这么多人的修炼,这直接导致了各类的灵材最后都被炒到天价。

    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手上一本由国家发放,属于普及教育级别的基础功法,便已经是全部的修炼家底。

    价格动辄以十万百万计算的灵材,除非是把房子卖掉,放弃一切去赌一把,不然都只是在做白日梦。

    尤其是在白之大地控制了四大密境后,其他国家一下子失去了四个最重要的灵材产地,灵材价格更是一路飙升。

    极度紧张的灵材供给,终于迫使各国进行了相关资源的管制,禁止了绝大多数资源的流出,就连隐蔽的黑市,都被打击得奄奄一息,只能潜伏起来。

    “如果我不是自己吃掉,而是去卖凌天的肉,那很容易会被盯上……”

    藏在了一家小屋里的安娜,开始冷静地思考着关于将来的问题。

    倘若她要将凌天的肉当成灵材出售的话,只有一阶的她很难躲过严密的监管,事情最后肯定会败露。

    想到事泄的后果,安娜也不禁打了个冷战。

    “你会怎么样选呢?”一个若有若无的身影飘荡在天上,无声地观察着陷入沉思的安娜。

    那个身影正是白墨的一个分身,在伊西斯离开前,他悄悄地对瑟雷斯做了一点手脚,偷走了它的一缕意志,然后随意地塞到了无头的凌天尸体当中。

    刚才苏醒的,实际上只不过是它的一点意识,至于瑟雷斯的本体,自然还是被伊西斯带回了虫族的大本营。

    ……

    白墨想要让瑟雷斯参加一个赌博,而赌注,就是它的命。

    如果安娜最终决定放过凌天的尸体,让他入土为安,那附着在尸体上的这一缕意志,就有机会在虫族主宰重新控制瑟雷斯的本体后缓慢复苏,然后花费数十年的时间,一点一点地吸收尸体的营养,直至重获新生。

    但如果安娜决定吃掉凌天,让他成为自己晋升的资粮,那瑟雷斯的这缕意志,便会跟它的宿主一起,成为她的食材。

    一切,都只在安娜的一念之间,又或者说,是在设计这个赌局的白墨一念之间。

    不管瑟雷斯愿不愿意承认,它都是当年杀死无数高层的元凶,间接为第一代超凡者的上位夺权立下了汗马功劳。

    所以作为受益者的白墨,也很恶趣味地给了它一线生机,让一个仇恨它的女孩,去变相地决定它的生死。

    当然,安娜本人对此是一点都不知情,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突然成为了日夜难忘的杀妹仇人它的审判者。

    “……”

    挣扎了半分钟后,随着一声沉重的叹息,安娜有了自己的决定。

    “我需要力量!”

    她紧闭着眼睛,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拿起了手中的刀。

    安娜小心翼翼地从藏尸的帆布袋里搬出尸体,然后由极为温柔地放到桌面。

    生前位处五阶的凌天,身体已经大幅度地非人化,哪怕死去多时,表面仍然像玉石一样光洁,丝毫没有要腐烂的样子。

    倒不是因为她担心会发生尸变,而单纯是一种对艺术品,对美好事物的珍惜。

    即使是没有了头,凌天的尸体也完全是一尊漂亮的雕塑!

    在他生前,凌天会有意地控制着自己的外表,让自己看起来跟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五阶的存在已经开始了身体的第一次蜕变,发生生命本质的升华,他也不例外。

    但为了更好融入这个社会,或者说是对原来外貌的不舍,他们往往都会用灵术让外表保持原状。

    只是在死后,灵术的效果消失,非人化的部分重新显现了出来,羊脂白玉一样的身体,正是凌天的本相。

    拿着手中的刀,安娜感觉自己完全无从下手,一个原因是她被这件艺术品的美给震撼住了。

    另一个原因则是,一直有人照顾的她甚少亲自下厨,连杀鸡都不会杀,更别说是要切人。

    从哪下刀,怎么取肉,怎么避开骨头,这些都有学问,不是专业解剖的真不容易做好。

    “咿呀咿呀……”

    苦想良久,最后她还是凭感觉随便找了个位置开始,却发现自己手上的刀根本切不动凌天,刀身响起了不堪重负的声音,但尸体的表面却连划痕都没一条。

    五阶的生命体,哪怕是尸体,区区菜刀还是显得有些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