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制约

第三百七十三章 制约

    “要不是她的制约,我怎么可能需要布置那么多东西!这个毫无传承的世界,怎么可能会有人变强的速度比我还快!”瑟雷斯无比怨恨地暗骂道。

    它的基因图谱中,有着相当完整的虫族传承,比从一穷二白开始,完全在未知中摸索的人类他们的路要顺畅无数。

    只可惜从六阶到七阶晋升的这个关卡,如果没有征得原主宰同意的话,就必须要先彻底毁灭刻印在灵魂最深处的印记。

    因为任何一头虫子,在踏入力量强度相当于地球文明评定的七阶以后,虫族的所有基因信息都会对其开放,它便有资格成为新的主宰……

    作为一个等级制度极为严格的种族,这样的事情在原主宰没有陨落的前提下,基本不可能会被批准,除非原主宰仍然能够拥有绝对的控制力。

    但拥有高度发达的智慧,已经习惯自由生活的瑟雷斯来说,重新回到主宰的绝对控制根本不能接受。

    所以才谋划多年,决定搜集海量的信息感悟跟信仰之力,双管齐下冲破枷锁。

    伴随着瑟雷斯的召唤,食用了被加料璇玑果的人,他们每一个的体内都窜出了一道无形的波动,向着大海飞去。

    而在这道波动消失后,大多数人都感觉身体一轻,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只有极少数高阶的修炼者,才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可惜新版璇玑果是在几年前才被开发出来,服用者也还没有能够进入到五阶层次的人,不然还有可能将瑟雷斯埋下的暗手吞噬。

    不过天赋异禀,能在短时间里爬到高阶的修炼者,又何须靠嗑这个来走进超凡者的圈子。

    只是在瑟雷斯收割“果实”以后,它自然也没那心思,再用自身的力量,去对抗这些“果树”体内的排斥反应了。

    海族血肉制造出来的璇玑果,排斥反应要远比同为人类灵枢制造璇玑果大,只是瑟雷斯为了自己的大计,将力量分出一部分,去尽可能减少这种情况的发生……

    “你们有没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在瑟雷斯收回投资的一刹那,极个别感知敏锐的修炼者,就发现了体内灵能运转起来似乎有一丝晦涩。

    “力不从心?”旁边的同伴略带同情地看向对方的脐下三寸位置,然后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眼神。

    “臭小子,想什么呢,我说的是灵能流动的速度!”被打趣的男人不痛不痒地反驳着某些污秽念头。

    “没想到老哥还有这种操作,学了那方面的灵术。”同伴听完以后,继续跟他跨服聊天,飙着不着边际的荤话。

    灵术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早已经远远超出了战斗法术的范畴,其在日常生活中的广泛应用,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

    从水箭术衍生出来的洁净术,精神控制衍生出来的安眠术等,都是一些衍生变种出来的应用。

    当然少不了的,还有在享乐方向的发展,人类在享受上的追求,丝毫不弱于在力量增长上的执着。

    最简单粗暴的,有用幻象术催眠自身,将某些不能为人所知的癖好在幻象中让自己体验,以获得远远超过虚拟现实的感官享受。

    说到底虚拟现实网络也是幕后有人维护的东西,一些奇怪的爱好不好曝光,但自己用灵术让自己陷入幻象甚至是梦境,享受独家高清虚拟现实,这就没有暴露的可能性了。

    毕竟某些三年以上,最高死刑的爱好,还是藏着掖着比较好,周围人的鄙夷眼神,不是每个人都能消受的,梦里什么都有,还不用负责任。

    更高端一些的,则是用灵术在一段时间内控制某些部位,从而达到某些原本只能通过嗑药才能达到的目的。

    或是直接控制一部分神经,人为制造出强烈的快感,每年都不乏有死在这上面的超凡者,这种操作太容易出事了。

    只是很快,刚刚取笑同伴的年轻人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也发现,自己的灵枢运作速度在逐渐减慢,变得有些不安分起来。

    白墨无所谓地看着瑟雷斯完成收割,早在凌天提出改良方案的时候,他就已经留意上了这件事。

    再怎么说,第一版的璇玑果也是出自自己的手笔,有人要改良总是要多关注几分的。

    不过也是一直到进入万相境,站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以后,他才完全看清了背后的算计,接着更是通过天网顺藤摸瓜,抓到了一些关于瑟雷斯主宰意志印记的线索。

    至于新版璇玑果的使用者,在被抽走抗排斥的力量后会有些什么后果,白墨大致测试了出来,基本只会修为倒退一部分,并没有生命危险。

    瑟雷斯的力量终究有限,它带走的也只是部分信息,跟镇压排斥的极小一丝力量。

    白墨虽然一动不动,但周围不断增加的压力已经明示了他的态度,不继续突破变强只有死路一条。

    “你一点都不惊讶,是早知道了我的谋划?”它明知故问了一句。

    “相比起美利国那边的手笔,你的计划也不算太过火了。”白墨有意无意地提起了大洋那边的事情,态度依然是云淡风轻,只是怒号的狂风似乎并不这么想。

    “给我破开烙印!”瑟雷斯没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继续问下去,他还记得自己的根本目的。

    不彻底摆脱本源印记,进入到新的层次,面对这如神魔降世一样恐怖的敌人,恐怕连远遁星空也是痴心妄想。

    它在前面的积累其实已经跑得比所有人都快,但一直迟迟不敢迈出这一步,不断地以积累打磨为由自我安慰着。

    直到白墨亲自出来以死亡威胁,才让它下定了决心,反正不突破也是死,倒不如死中求活!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为了什么,但我也是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瑟雷斯不无恶意地想到,会不会是白墨在被红世之徒逼着突破以后,也有了这种逼迫其他人突破的恶趣味。

    哪怕这个理由看起来很荒诞不经,但从他想要将这个星球的人类都用系统控制,变成类似虫群的种族,创造一个疯狂的国度看来,这个家伙也不是什么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