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六十四章 神体

第四百六十四章 神体

    语言,是隔绝不同人之间,相互充分理解的一道鸿沟。

    使用不同母语的人,天然思维方式上就有很大的不同,而精神波动代替语言去进行交流,某种意义上相当于双方共用一种“母语”,因此可以大幅度地消弭掉这个问题。

    因为这种新的交流方式,已经几乎是完全剥离了语言的载体,直接是通过波动去传递“意义”本身。

    但这个源自人类被灵气“进化”后出现的强大功能,实际上对大脑的综合处理能力有着相当大的负担。

    要完整构想出“意义”这个东西,需要大脑对零碎信息进行极为深奥的加工,自然就会带来巨大的消耗。

    所以只有在出现生命场后,踏入三阶层次的修炼者,才能够有限度地开始学习这种更为超前的交流方式,学习如何用精神波动,去更好地表达出内心的想法。

    而如果想要毫无压力地随意使用精神波动,将自己的意志自由传递到其他人身上去的话,那还得等到第四阶,也就是大脑的灵能化真正启动以后。

    但新的改造人不同,他们在白墨的设计中,并不仅仅依靠自身的大脑进行思考,很大一部分的信息处理任务,实际上都会交到被他命名为神体的思维意识网络当中。

    神体跟改造人之间的关系,可以部分看成是服务器跟客户端,单个客户端硬件的配置,对整个系统的平稳运行并不会构成什么限制。

    只要能够满足信息传输最低需求,服务器就能够让终端完成远超它自身能力的任务。

    所以接入神体的哪怕只是一个普通人,也足以使用出像精神波动这样,对大脑综合信息处理能力要求相当高的技能。

    而这一切,都源于白墨用自己的庞大力量,化成了传输网络本身。

    从潜意识到思维,神体一隐一显地连接起每一个进入网络内部的改造人,让他可以像中枢神经指挥身体一样,向“细胞”们直接下达极为复杂的命令,甚至是调配思维网络中的闲置信息处理资源。

    白墨在设计神体原型的时候就发现,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永远都是不动脑子(大脑没有高强度思考工作)的人,要远比动脑子(大脑正处于高强度思考工作中)的人多。

    与其浪费掉这些闲置的算力,虚耗在时间的间隙当中,倒不如将它们配置到更好的地方,为白之大地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

    “我没记错的话,已经是第五次绕回到这个拐角了。”刘莱雅的精神波动里,带着五分不解,三分的担忧,还有两分隐隐的恐惧。

    他们两个人在迷宫一样的白之月中,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别担心,总有办法出去的。”

    少年模样的宁统玄,内心在挣扎着,要不要现在就释放出破坏性的灵术,打穿这个没完没了的迷宫。

    他担心自己只要一动手,就会引来想象中的“外星人”,虽然嘴上说着一拳能打爆一个,但其实人类印象最深刻的外星人当中,无论是萨卡斯基还是红世之徒,都是一个小指就能碾死他的存在。

    贸然暴露自己的存在,无疑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

    “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家里人大概都以为我死了吧,希望老婆没有带着孩子改嫁……”为了转移注意力,让自己能够冷静下来,宁统玄不断地强迫自己,去想一些跟眼前困境无关的东西。

    结果却发现,自己是越想越有些郁闷了。

    只是他也没有察觉到,自己“重生”以后,对记忆中的老婆孩子他们的感情,似乎也随时间流逝了不少。

    哪怕是想到他们离自己而去的场景,也不过是在无奈苦笑中,夹杂着些许的郁闷,完全没有了那种失去心爱之物的痛入骨髓。

    因为他的一部分情感,也在无声无息中,被进入到了白墨对抗道化的过程。

    “你心里不舒服?”刘莱雅看着宁统玄的眼睛问道。

    连接到神体以后,交流网络让她对同在其上的人,有了更强的情绪感知能力,正因为这样,她才能够从面无表情的宁统玄中,读出对方心里似乎不好受。

    “没事!”宁统玄向后退了退,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应付着眼前这个离自己的距离似乎有些太近,鼻尖都快要碰着自己鼻尖的年轻女孩。

    眼前的刘莱雅,无论身段还是容貌都相当符合他的审美,然而宁统玄却不知道为什么,对她并没有太多的心动,甚至可以说是内心一片平静,并没有泛起什么涟漪。

    “情感模块运作良好。”看着宁统玄一副平静的样子,白墨确认了神体的正常运行,能够切实为他分担一部分来自世界同化的压力。

    至于刚才刘莱雅的试探,只是他通过潜意识暗示对方的举动,同样在慢慢失去感情的她,也不大可能会主动这样做。

    两人现在的副作用还比较大,要等到神体中有大量的改造人被连接进来,有更多的人一起分担以后,对终端的情感跟自我意识的压制才会稍稍减弱。

    ……

    就在神体实验第一阶段进行得热火朝天的同时,大和方面的战斗也结束了热身,开始进入正题。

    “炎灵!”

    面对这群真正的野兽,山本没有多废话,直接就拔出了跟自己性命一体的爱刀,向着视野范围内,所有的非人生物发动攻击。

    数之不尽像流星一样的火焰从他的太刀中涌出,精准地投向每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

    毕竟战斗是在大和本土进行,在可以的情况下,他还是想要稍稍控制住地图炮的范围,以免赢了以后也只剩下一片焦土。

    流火像有生命一样,无论被瞄准的目标怎么躲避,总能及时修正自己的轨迹,继续追踪下去,直到自己被扑灭,或是目标被烧死。

    不过山本也清楚,这种攻击只能用来扫扫小兵,对付雄踞天上的那几头怪物,这种攻击没有多少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