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五十一章 理性人

第四百五十一章 理性人

    不断在大陆上来回窜动的气流,从地面上看似乎都在漫无目的地游走,但如果从太空层面去俯视,则会瞬间转变成一副极为壮观的场景。

    一个前所未有的,以气流作为运转脉络的立体封印法阵,像飓风一样盘踞在南美大陆上。

    气流看似杂乱无章,实际上每一道严格地遵循着固有的轨迹。在无尽灵能的驱动下,以白墨手上的幽源为引子,一点一点地封印三人的存在。

    “这里是红色灾难警告,不明超强飓风……撕拉撕拉……在南美洲内陆突然生成,该地区所有人立刻寻找隐蔽物,离开开阔地区……撕拉撕拉……”

    拉丁同盟的全国紧急广播突然响起,但声音因为被封印法阵干扰而有些失真,撕拉撕拉的杂音混在了语音当中。

    依靠灵能驱动的、能够在特殊情况下将信息无差别地,直接传达到每个公民耳边的紧急联络系统“心灵低语”,这一刻也发挥出了它应有的作用。

    作为拉丁同盟为数不多的,拿的出手的独特发明,这套系统被寄予了厚望,期望可以在巨灾出现时维持局势的稳定。

    得益于灵气时代的到来,人类在个体实力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得到了不少源自灵气的黑科技。

    灵气就像是一段段经过封装加密的代码,只给人类留下了无数使用的接口,去实现各种各样超乎想象的功能,但偏偏却没有留下使用文档,只能靠不断地调试去发现所谓的规律。

    这些黑科技跳过人类现阶段可理解层面的技术困难,直接实现了相关的功能。

    于是除了极少数执着于问为什么,对未知事物持阴谋论的人以外,其余绝大多数抱着实用主义心态的人,都欣然地接受了这些东西的存在。

    原因无他,就是这些不明存在,给他们带来了更强的力量与更悠长的生命。在这两者的诱惑面前,没有几个人能够残忍拒绝。

    哪怕灵气背后真的是陷阱,但光是多活数百年,就已经能抵过一切的理由了。

    “我们将各自的传承体系还有道化相关的信息全部交给你,然后马上离开这个星球。”艰难抵御着封印的盖亚,试图向白墨做最后一次的交涉。

    几年前约定的停战协议,瞬间变成一纸空文,他直接无视了之前的权宜之约,向三人发起进攻。

    “不。”白墨的回应只有一个字。

    “为什么,这不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吗?”盖亚感到有些出乎意料。

    它认为逐渐趋向绝对理智,丧失情感的白墨,会变得一切以得失为中心,不会再有多少无谓的仇恨去主导行动,所以才提出了这样的交易。

    “只有纯粹理性人,才会根据现在的状态去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对他们来说,过去的仇恨也好,愉悦也好,对现在的决策毫无意义,决策函数是一个只与当前状态量有关的东西,因此复仇只能够带来虚伪的情感满足,但绝对不是最优路径。”

    “可惜,我不想变成这样。”说了一通以后,白墨最后来了一个大的转折。

    对话间,最初笼罩整个南美的法阵,已经收缩到了只有原来体积的三分之一,它们隐藏在许多生物体内的念头,也被像吸引源一样的阵眼连根拔起。

    可惜念头潜入的方式太过诡异,绝大多数人即使是重获自由,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体内曾经存在过某个天魔的“眼睛”。

    “你知道抑制道化的方法吗?!”盖亚继续说道,“我可以告诉你。”

    恃着自己是信息生物的本质,记忆就是本体存在的一部分,它从不担心自己的核心记忆会被无声无息地读取,就像正常人也不可能会对突然少掉一个肝还没有感觉一样。

    所以它坚持用情报作为讨价还价的本钱,跟白墨进行着谈判。

    “作为敌人,你的唯一任务,就是去死,别的都不需要管。”他再次无视了盖亚的谈判请求。

    “我听见了,无数活人与亡魂对你们的怨恨……”接着,白墨还神神叨叨地说道。

    红世之徒在几年前配合盖亚噬灵病毒所制造的暴乱,在短短的时间里就造成了空前的伤亡,一举成为继海族的瑟雷斯以后,最拉仇恨的外星人。

    “不过是些蝼蚁的怨念。”

    说是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但千夫绑起来,估计都不及红世之徒的一个指头强,他们的怨念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用。

    这些散乱的怨恨,对于从天玄大陆底层崛起,掀起过无边杀戮,手刃敌人千千万万的它来说,来开胃菜都算不上。

    “对呀,不过是些小蚂蚁,但现在它们也是我的细胞……”

    “我辈修仙,一生都在追求逍遥超脱,你却偏要反其道而行,背上无数人的意志负累。运朝之道,哪里有那么好走。”

    红世之徒在听到白墨的话以后,下意识地跟天玄大陆上已经消声灭迹数百年的运朝体系对上了号,不由得发出感慨。

    运朝体系在天玄大陆已经变成了历史,倒不是因为修炼的人太少而断绝,而是显露出来的弱点实在是太过明显,导致被自然淘汰。

    作为根基的底层民众相当脆弱,经不起各种来自高阶修士自降身价的无耻恐_怖_袭_击,他们的大规模死亡会对跟国势绑在一起的运朝之主产生反噬,国还没破,人就已经半残的案例多不胜数。

    无论是直接放毒屠城,还是挑拨内部人员制造叛乱,都能够对国主造成一定的反噬,甚至于还有制造腐败,让满朝文武都腐化堕落、沉迷享受的高级招数,更是杀人于无形。

    运朝的官员即使是国家灭亡,顶天了也就反噬成轻伤,不出一月就能恢复原状。

    然而作为主要负责人,当然也是运朝福利的主要享有人,权力越大责任越大,皇帝的反噬则至少也要调养个三五十年才有机会完全康复。

    以他们仇家的数目,三五十年的重伤期后,基本也没谁还能活着了。

    红世之徒在年轻的时候,就曾经为了抢夺国库而掀起过多次的叛乱,破灭一个又一个的运朝,所以现在回忆起来,它也有一种别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