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战线

第四百四十三章 战线

    不过这种思绪来得快,去得也快,见惯生死的他们,为这样一点小事就伤春悲秋矫情很久显然是不可能的,说到底也只是一时的有感而发跟物伤其类。

    选择了冒险的道路以后,实际上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有相应的觉悟了,怕死的人要么已经死了,要么没死也早就选择了退出。

    “咳,咳。”被秋子丢上车以后,一直佯装尸体的清隆终于还是忍不住,轻轻地咳嗽了起来。

    “你……呜呜呜呜……”坐在驾驶座上的秋子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巴,嘴边的话语变成了无意义的闷响。

    “别说话,是我。”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但说话的人嘴口似乎塞着些什么,话语有些模糊。

    “开车离开这里,马上!”清隆躺在车后座说道。

    听到是爱人的声音以后,秋子原本紧绷的弦放松了大半,但心里仍然是有些不安。

    身处异国他乡,遭遇这样巨大的变故,她还能保持住足够的理性,坚强地从人群中拖走“尸体”已经很是不易。

    秋子一边开车,一边稍稍扭头,用眼角的余光瞥向车后座,确认自己刚才经历的一切不是幻觉。

    人在情绪激烈波动的时候,很容易就会胡思乱想,她多么害怕,自己是因为悲伤过度,才让身体产生了这种自我保护的幻觉。

    “在这里停车,没有人会再留意我们了。”吉普车开了大约半个小时,视野里已经完全看不到密境的轮廓以后,清隆在车后座坐了起来。

    他也没管自己身上的状况,直接开始娓娓说起自己刚才的经历。

    “……我在进去以后没多久,就遇到了一头巨大得看不到边的怪物,我只来得及将最珍贵的两朵彼岸兰藏在嘴里,然后就被它打昏了。”

    清隆在说的同时,还把玩着手上两朵金边淡紫色、有着微弱灵能反应的小花。

    彼岸兰极为珍贵,在黑市上每次出现都会引起血雨腥风般的争夺,无论是多么重的伤,只要还没完全死亡,使用一朵彼岸兰都能够恢复过来。

    一朵兰几乎就相当于一条命,倘若不是每个人只有第一次服用有效,恐怕它的价格会更加恐怖。

    “只要你没事就好。”秋子停下车,紧紧地抱着对方,眼泪不住地又开始往下流。她其实不关心眼前的男人在森林里获得了什么,只要人能平安回来就行。

    “两位,打扰了,但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得现在说清楚。”两人拥吻正酣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彼岸兰中不合时宜地传出。

    骤然出现的声音,将他们都吓了一跳。

    除非是早有安排的演戏,不然任谁在跟另一半互诉衷肠、你侬我侬的时候突然有第三者的声音出现,都不会镇定得下来。

    “你是谁?”两人异口同声。

    “我是四圣兽之一玄武的一缕意志。”花里面的声音开门见山地说道,语气似乎有一些焦急。

    “传说四大密境每一个对应一头镇守神兽,原来是真的?”作为参与过多次密境探险的资深冒险者,清隆对这些似是而非的传闻也了解不少。

    “已经没有四大密境了……”那声音微微叹息。

    “你这是什么意思?!”十多年来,清隆已经习惯了密境这个庞然大物的存在,对他而言,玄武的话就像是对一个老股民说股票市场不存在了一样荒谬。

    “没有四大密境了,从今以后只剩下白之大地。”

    “它蔓延过来了?”清隆皱起眉头。

    白之大地以外的人,接受到的宣传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关于它的负面评价。

    从掠夺公民一切财产,到完全无视人权,公然推行奴隶制,宣传机器在拼命地向每个人灌输这些看法,以激起他们的同仇敌忾之心。

    但完全不在意外界看法的白墨,也懒得做任何浪费时间的辩驳,跟专业政_治家比拼口才,他还没有那个闲心。

    他相信,力量会是一切的答案,他不需要任何人理解自己的想法,服从就足够了,肌肉细胞是没有资格去质问大脑为什么要收缩的。

    久而久之,国度之外从上到下几乎所有的人,都对白之大地的存在极为反感,看待它就跟传染性病毒没有什么两样。

    而相信这些观点的人当中,也没几个能亲身去考察一遍,因为不同于正常输出输入的物资,外国人进入白之大地的审批难度很大。

    当然白之大地也一直允许任何人加入,只是一旦同意,今后除了执行系统任务以外,基本都不再有离开国境的机会。

    “我的本体在半天前已经被白之大地控制,现在只逃出了这一缕残魂,希望你们能接受这个任务,将我的这缕意志移交到位于美利国的抗白统一战线总部……”

    “……这两朵彼岸兰算是定金,将这块玉交给他们,任务成功后,总部会给予你们满意的奖励……”声音转移到了一块不知道什么出现的玉石上。

    “那个疯子的野心必须要得到遏制!人类跟变异生物需要团结起来,共同对抗这个威胁!”

    “那个……请问我们可以不接受这个任务吗?这花也还给你。”已经身心俱疲的秋子,根本不想趟这次的浑水。

    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跟情郎结婚蜜月,享受属于自己的人生。

    至于世界的存亡,秋子觉得有的是大人物关心,自己一个弱质女流操心也没什么意义。

    而彼岸兰……她跟清隆已经打算以后不再干这行,受伤死亡的几率会变得微乎其微,拿这么一朵花的使用价值不大。

    卖倒是能卖个好价钱,但没有足够背景的他们,这种珍贵物资要在黑市安全变现十分的不容易。

    “太迟了……我被控制的本体已经察觉到出问题了,以白之大地的野蛮,他们一定会让所有跟我接触过的人与物彻底消失。”

    “你!”听到这话以后,清隆马上就有想打人的冲动,他感觉自己肯定是被坑了。可惜他面前只有一块玉石,他生气也没有用。

    ps:感觉再不更你们会觉得我tj了……orz,不过最近真的太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