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先行者

第四百三十九章 先行者

    “紫檀叶、莫洛花、柯尔莫草……光是这些收获,就能抵上半份进阶方法的钱了,这次赌对了!”

    抛下手下进入森林以后,科穆一路快步往前走,不时用极快的速度摘走一两株珍贵的材料,没有了变异生物的骚扰,他轻轻松松就捡到了无数便宜。

    他手上的灵材,平日里也许每一点的获得,都需要一场生死搏斗,但如今在看守者缺席的间隙,科穆不废吹灰之力,就搜集到了整整半个背包的数量。

    “还好我是第一个进来的,后面的人跟着只能吃尘。”

    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的他,非常庆幸自己选择了赌一把,而不是像其它人一样,看着宝山却踌躇不前。

    “五阶巫师……我来了!”

    科穆哼着小调,用近乎郊游的轻松心态到处扫荡,起初的一点点警惕,也被予取予求的宝库给麻痹了。

    没有了各种危险的变异生物,光是森林内部的普通野兽昆虫,根本不可能会对他这个四阶巫师造成任何威胁。

    单是生命场这层防御,站着让它们随便打,也不大可能破防。

    毒物也好,瘴气也好,通通都会被隔离在生命场以外。

    经过多年的探索,现在各个体系普遍都认为,生命场是“自我”这个概念的延伸,而延伸在不同方向的偏重,最终造就了五阶以后,超凡蜕变的形式不同。

    在一到四阶,无论是灵枢体系的修士、巫术体系的巫师,抑或是武道体系的武者、法术体系的法师,都是处于初级的进化阶段,依然是肉体凡躯。

    在本质上,他们可以看成是拥有部分超凡躯体的凡人,所以也无法摆脱人类本身的弱点:需要食物、水,需要空气。

    在失去外界的补给以后,还是会在短时间内死亡,缺少空气的情况下,四阶的超凡者,平均也只能坚持两到三天。

    但从五阶开始,生命存在本质得到了第一次飞跃,他们将开始尝试,彻底地摆脱人体这些桎梏。

    灵枢体系出现了玄华,一个甚至足以保护拥有者,在太阳表面短暂存活的强力保护层,对空气的需求变得极低,即使是在一无所有的太空,也能坚持生存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而到了化凝的层次则更是出现了元神,元神不灭,修士不死,彻底摆脱了空气这个人类探索太空的一大困扰。

    至于法身境的武者,他们从二转开始,可以千变万化的法身则会不断地滋养改造肉身,为一步步突破深层次的极限前进。

    然后是法师体系,当进入超阶法师这个层次的时候,连接上原力海的他们,可以控制数量极为庞大的能量为自己服务……

    当然,也包括用这些能量进一步改造自身,逐渐向他们猜想中的元素化靠拢。

    除此以外,还有像骑士体系,神道体系,巫师体系等好几条由先行者探索出来的路,但无一例外,他们的目标永远是更强、更难被杀死。

    正是由于四阶跟五阶的分水岭过于巨大,所以无论是在哪一个势力,踏入五阶层次都是成为组织核心的要求,无数像科穆这样四阶的组织中坚,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再上一层楼。

    虽然突破的方法日渐成熟,然而随着灵气浓度的不断下降,突破的难度还是呈指数式增长。

    越来越多的修炼者被困在原地寸步难行,只能靠时间慢慢去磨,高灵气时代的红利已经被分食殆尽,不怕死随便浪都能有机会幸运突破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接下来的世界,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天才,而不再是运气……

    人类对于灵气的研究,依然处于归纳式的初级阶段,以他们现在的科技水平,想要尝试解析灵气,这种颠覆一切规律,甚至足以改变物理基础法则的存在,希望还是太过渺茫了。

    “可恶!被他抢先了!”几分钟后,一群稍慢些下定决心进入森林的人,他们气急败坏地叫骂道。

    走在最前头的科穆,自然是选择带走最容易拿到手的,同时也是最珍贵的东西。

    密林里能走的小路少之又少,所以后来的人能够看到的,大多要么是科穆看不上的东西,要么则是他看上了,采集以后剩下的遗骸。

    “早知道我就第一个冲进来了。”一个年轻人愤愤不平,“刚才我有这个机会的!”

    “要是我早知道的话,提前两天就在这里等着了。”旁边有人嘲笑他,周围顿时哄堂大笑。

    面对这样的情况,一群人在森林里暂时停了下来,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很快就有三三两两的人,他们选择脱离大队伍,往一些完全没有路的方向前进。

    跟在科穆的屁股后面,除了吃尘以外肯定什么都拿不到,倒不如自己去冒险,开拓出一条路。

    意识到这点的人越来越多,但有决心冒险的人却不多。

    不管怎么说,科穆这条路肯定是最好走的,而且他也就一个人,肯定拿不走多少,搭便车捡便宜省心多了。

    密境外部越发热闹,随着消息的泄露,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聚集起了一大批像秃鹫一样逐利的家伙。

    他们中有自己飞过来的,有飙车过来的,有搭直升机过来的,更有甚者是直接从飞机上跳伞跳下来的。

    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在了密境的出入口外,各怀心事与憧憬的他们,匆匆忙忙地走进了森林。

    “等我从里面出来,我们就结婚吧。”一个男人从吉普车上下来,轻轻地吻着身旁女孩的鼻尖说道。

    “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女孩深情地抚摸着男人后颈上的伤痕,眼神里略带一丝担忧。

    “放心,我有可靠消息,里面的怪物通通都消失了,这次纯粹是去捡钱。”

    “早去早回。”她轻吻了他的脸颊,开始默默地为他祝福。

    男人是一个职业冒险者,多年的冒险为他带来了一笔可观的财富,当然,还有满身的伤痕。

    这次他得到好友的消息,匆匆放下手上的事情,开车一路狂飙到密境,打算干金盆洗手的最后一票。

    冒险终究是玩命的活,他已经有了一生所钟的人,认为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