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仙人抚我顶

第四百三十四章 仙人抚我顶

    “把!她!还!给!我!”

    悯天赐每强撑着说出一个字,都会连带着喷出一口血。五个字过去后,地面上多出了五摊暗红色的血液。

    他用强行透支身体力量的方式,顶着眼前两人散发出来的恐怖气场,才艰难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看着眼前这个嘴角不断溢血,全身的肌肉都在微微颤抖痉挛,连站稳都有些费力的男人,叶紫内心的情绪非常复杂。

    一方面,她跟自己的副人格共享记忆,在苏醒过来后,叶紫接收了来自新人格在这段时间里的所有记忆,从看到的一切得知,悯天赐确实对月蝶非常好。

    尤其是她在接收时,是站在第一人称的视角去阅读这段记忆,仿佛就像是悯天赐在照顾着她本人,所以印象尤为深刻。

    于情于理,她都很难对这个年轻人生出讨厌的想法。

    但另一方面,悯天赐再怎么说,也不是叶紫作为主人格所真正喜欢的人。性格寒冷得如同万载玄冰的她,根本就不存在喜欢哪个人这个概念。

    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这段记忆,让她感觉异常的别扭。

    “你再不收敛好力量的话,他会死。”旁边当观众看着两人狗血剧情的白墨,微笑着提醒正在沉思的叶紫。

    重新苏醒恢复过来以后,她感觉自己已经随时都能突破,只要用手指轻轻一点,化凝境的大门就会敞开。

    在这种力量几乎满溢的情况下,再加上刚刚苏醒带来的情绪与记忆混乱,她稍稍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力量。

    五阶圆满的她,哪怕只是无意识的力量波动,都足以重伤刚刚进入三阶的悯天赐。

    反倒是气息已经开始不断侵染这片森林,慢慢地以自身力量,去冲刷消融仇恨共鸣能量场的白墨,给悯天赐的压力要小得多,因为他绝大多数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别的地方。

    “谢谢。”叶紫想了很久,并不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她,最后也只是说出了这么两个字。

    接着她没再说话,而是将右手轻轻地放在了悯天赐的头顶上,准备用自己的治疗灵术,为他处理身上的伤。

    “放开你的手!你不是她,我不需要你的假惺惺!把她还回来!”他不顾自己的伤上加伤,用力地试图推开叶紫的手。

    当然悯天赐没能成功,高傲如她,怎么可能接受对方的拒绝。叶紫的力量,并不是他所能够反抗的。

    接受着叶紫不计代价的输出,他身上的伤势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原本因为大量吐血而显得苍白的脸色,现在也渐渐恢复了红润。

    不仅如此,悯天赐还能感觉到,自己体内还有另外一股温和的力量,正在缓缓地提升自己的全方位素质……

    “你……”他很想拒绝掉这种形同宣示恩断义绝的好意,但身体完全反抗不了,只能被动地接受着“灌顶”。

    “还以为你会顺手杀掉他,以明道心。”

    “我至少还是个人,倒是你没有发现,自己离人这个概念,越来越远了吗?”叶紫反过来问道。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白墨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地念着诗。

    几分钟后,叶紫收回了自己的右手,然后再用左手,将一个光球拍进了悯天赐胸口,给他留下了一份自己收藏的功法,随即转身准备离开。

    “三天后,到北方开发总部报到。”白墨的半个手掌,突然化成一道流光向着叶紫飞去。

    作为天命系统终端的安装包,这道白光没有遭到她的任何阻拦,她清楚,这正是交易的一部分,用五年的自由,换取他这次的出手,将自己从沉睡中唤醒。

    “到此为止,两不相欠。”她扔给悯天赐八个字,随即消失在了密林当中……

    “月蝶……”一脸颓废相的他,感觉自己在这半个小时的经历里,心至少老了二十年。

    他瘫坐在地上,双目含泪地看着叶紫消失的方向,双手漫无目的地虚抓着,似乎是想要留下些什么。

    “连心爱的人都留不住,我还算什么男人!”背靠在树脚的悯天赐,自怨自艾地用力扇着自己的脸,也不管手跟脸都已经肿起了一块。

    叶紫的冷漠离开,无疑是对他的自尊心造成了极大的打击,让悯天赐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也激发了他对力量的极度渴望。

    他认为,一定是因为他们两个的差距太大,他才会得到这样一个路人结局。

    “如果我能够变得很强很强,比所有人都强,那就一定可以永远留住月蝶,而不是剩下现在这个冷漠的女人!”

    “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救出来的!你等着!”

    “凡人,能追上仙的步伐吗?”白墨读到了悯天赐的想法以后,突然觉得这展开似乎有些熟悉,好像是他多年以前看到过的套路。

    “同时跟一个身体里多个人格交往的话,算不算是一种另类的后宫?”白墨的思维跳跃到了更远的地方。

    随后,他的身影越来越淡,越来越淡,最后也消失在密境森林当中。

    “都是你,要不是你突然出现,那个女人怎么会苏醒,月蝶又怎么会消失!”悯天赐一边想一边咬牙切齿,但却始终不敢看向白墨的方向一眼。

    他知道自己的性命还掌握在对方的一念之间,一个他没有丁点了解的超级强者,悯天赐不清楚对方的性格、喜好,他还想继续活下去,直到重新找回月蝶的存在,所以必须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仇恨。

    “年轻人,你很恨我?”正当悯天赐在心里拼命诅咒的时候,原本已经消失的白影又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看到白墨的眼神悯天赐明白,自己的这点小心思被完全看穿了,隐瞒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还不如刚烈一把,死也不用憋屈地死。

    于是他做出了应战的准备,哪怕是力量对比悬殊。

    悯天赐决定,要当几秒钟的英雄,而不是一辈子的懦夫!

    “想我死的人,这星球上估计有超过十亿,你又算什么。”白墨无所谓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