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三十二章 智慧

第四百三十二章 智慧

    然而时间没有站在它们这边,慷慨地给予这些聚集到一起的灵兽,一个从野兽集团到文明种族蜕变的机会。

    面对来自白墨的、无可匹敌的力量,一群始终坚持以自己生命为最优先考虑项目的变异生物,以及它们所统领的万兽同盟,最终都被并入了白之大地,成为天命笼罩下的又一支重要力量。

    不过哪怕是没有白墨,人类作为地球霸主,也绝对不会容忍又一个异族集团的崛起。

    作为曾经唯一智慧物种的人类,从来没有平等地看待过地球上,任何其它种属的生物,它们全部都只应该是予取予求的生物资源……

    “智慧生命考察测试,只要能通过测试,无论任何种族,都可以成为白之大地的成员?”

    “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是让我们组织整个星球上,所有的变异动物进行测试,选出拥有足够智能的一切存在……”

    白墨消失在密林内以后不久,被植入天命系统的数十头顶层变异生物,无一例外地都收到了来自系统的信息,以及相同的一个任务。

    他们被要求在两个月内,完成辖下所有的变异生物的第一次分类,彻底划分出智慧生命与非智慧生命的分界线。

    前者将会被要求链接上系统,然后拥有平等的权利,而后者则会被限制圈养在四大密境,沦为放养的牧畜,作为支撑白之大地运转的资源使用。

    随后每半年需要组织一次“开灵大会”,查出在这段时间里,新觉醒出智慧的变异生物,四大密境将变成四个巨大的养殖场。

    “终于不用再假装只是没有灵智的野兽。”

    “但代价也太沉重了……我们的次空间大本营‘灵墟’要贡献出来,跟白之大地的阴影九幽界合并。”

    “区区一个大本营,跟生命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被白之大地异常宽大地收编了以后,甚至还有一些变异生物如释重负。

    一直以来,为了麻痹人类,它们在大多数时间里都只能装成低智能的野兽,这对于自命为智慧种族的变异生物来说,无疑是一个煎熬,难度大概就跟正常人要装傻子一样。

    反倒是来自系统的这个残酷任务,它们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两者之间一直有泾渭分明的界线,哪怕是在万兽同盟内部,也从来没有谁内心接纳过没有灵智、无法交流的存在,把它们当成同类。

    “所有的智慧生命,都会被纳入到系统当中,拥有几乎完全相同的权利……你到底是在想什么?”白虎不自觉地用爪子在地上画着圈圈,这是它在思考时才会有的小动作。

    跟人类的情况不同,万兽同盟内部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种族概念,内部族群山头林立,所以它们对系统的种族平权法案很是不解。

    “强者天生就应该凌驾在弱者之上,为什么要有平等?不过现在是你最强,那你说的都对,总有一天……”

    它并没有找到答案,最后还是放弃了思考,转而浏览起系统内部数量繁多的功能。

    ……

    “到了,就是这里。”一直拉着悯天赐不停疾走的月蝶,突然停在了一个毫不起眼的位置。

    “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吗?”稍稍喘了两口气,他警惕地扫了扫四周的情况,感觉似乎跟之前经过的森林也没什么两样。

    “我们只要在这里等着。”停止使用能力以后,月蝶的话语中稍稍带了一丝感情。

    “刚才的流星坠落以后,森林的躁动突然就停止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从密境森林莫名的骚动开始,悯天赐就一直觉得很不对劲,有种将要失去什么的感觉。

    他下意识地抓住了月蝶那冰冷的手,仿佛一松手她就会永远消失掉一样。

    “不对,这附近安静得有些过分!”

    刚刚在匆忙的急行军中还没有发现这个问题,现在定在一个地方仔细思考的时候,悯天赐才发现,周围别说变异生物,连普通蛇虫鼠蚁的活动都没有了!

    “那边,来了。”月蝶松开被紧抓住的右手,轻轻地拍悯天赐的肩膀,然后指了指他身后的方向。

    他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来,眺望后背朝着的方向。

    “……”无论悯天赐他再怎么调动自己的目力,瞪得甚至连眼睛都已经激凸起来,也都还是看不到重重森林遮挡后,到底有什么东西正在往自己这边走来。

    偏偏他也有感觉,月蝶说的绝非虚言,那个方向确实有些不妥。

    “你们有事找我?”没有任何的征兆,一个白色的影子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悯天赐面前。

    “啊!!!”相比起凶残的变异生物,他更害怕代表未知的幽灵,所以被无声无息出现的白影给吓得大喊了一声。

    几年来在森林里的血雨腥风,让悯天赐能够毫不犹豫地拿起刀去砍任何活物,但像鬼魂这样会让绝大多数人类毛骨悚然的东西,他显然还没能够免疫。

    “你……终……于……来……了。”看见白影的出现,月蝶的双眼顿时失去了神采,几乎是耗尽所有的力气,才十分艰难地说出了这五个字。

    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这句话显得异常冰冷,在悯天赐听来,跟她发动能力时进入的贤者模式极为相像。

    话音未落,一道流光随即从月蝶的食指射出,准确无误地击中了看起来虚无缥缈的白影,然后她便彻底地陷入了昏迷。

    “你怎么了?!回答我,小蝶!说话呀!”

    事情发展得太快,悯天赐完全没反应过来。

    他身旁的女孩,在跟一个不知道是故人还是故鬼的家伙打招呼后,便软绵绵地倒在了他的怀里,任凭他怎么用力摇晃,都没有醒转过来的迹象。

    作为这两年来悯天赐最重要的精神支柱,月蝶的昏迷对他的打击无疑是极为巨大的,马上就急得他双眼通红。

    在这样一个缺医少药、变异生物四处出没的危险森林里,昏迷基本就等于死刑缓期执行。

    “是你?”读完流光中的信息以后,一张脸逐渐从白影中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