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蠕虫

第四百二十三章 蠕虫

    “联盟方面终究是靠不住,大和人不能将希望放在异族身上……”山本想了想那个抗白联盟的德行,还是放弃了依赖他们的想法。

    在美利国的牵头下,欧盟、大和、拉丁同盟、毛俄几国在一年前暂时放下成见,成立了一个联盟会议,商讨共同对付不断向外延伸,目标是吞噬整个地球的白之大地。

    只是一向矛盾重重的各个大国,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在联盟会议上貌合神离,深层次的合作一个没有,签订的协议都是些表面上的花架子。

    由于首要目标是大和,其它几国更希望他们能够拼尽一切,尽可能地削弱白之大地的力量。

    依赖得天独厚的火山灵石资源,大和的超凡者比例位居世界第一,这也是他们能列入灵气时代一大强国的根本原因。

    虽然不奢求大和方面能够跟白之大地做到两败俱伤,但用别人的命去耗,总比拿自己人的命去耗来得好。

    于是大和方面得到的支援,几乎全部都是先进军备跟灵材,而真正来自各国的超凡者部队却是少之又少。

    “无论你们选择抵抗还是不抵抗,最后的结果都不会有任何的不同。”大使的声音突然变得不带一丝感情,就像是瞬间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来了?”沉思中的山本,在发现原来对自己没有丝毫威胁的白之大地大使,身上出现了一丝隐隐让自己心惊的力量以后,马上就猜到了原因。

    “我可以认为,这是正式的宣战布告吗?”区区一缕临时投影下来的力量,自然是不可能让山本低头,他用手势制止了准备上前保护他的人,然后不甘示弱地反问。

    “我们之间不存在战斗这个概念,十年内,我会接管整个星球。”一股恐怖的威压,从双目无神、形如傀儡的大使身上出现。

    负责山本安全的卫士,这一刻表情都变得有些扭曲了起来。

    因为哪怕只是面对来自眼前大使的,在无意识间泄露出来的压力,他们仍然需要用尽全力去抵抗,才能确保自己不会被压得跪倒在地。

    如果在这种场合下出丑弯下了膝盖,影响了大和的形象,估计事后就只有切腹自尽一个选择了。

    “心之火狱!”山本拔出佩刀,释放出了一个无色的火焰结界,用以对抗来势汹汹的威压。

    被结界的火焰包围以后,他们身上的压力消减到了可以轻松承受的地步,原本仍在苦苦支撑的卫士,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相比毁灭,果然还是创造有意思。”看着已经完全进入临战状态的山本,降临体突然说出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然后就此消失。

    正在研究如何为灵魂重塑肉体的白墨,刚好在这个时点有了新的突破,于是收回了跟山本对峙的降临体意志,将所有的念头都集中到了更重要的问题上面。

    无论场面话讲不讲,该怎么推进还是怎么推进,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与妥协,重塑肉体的研究,在他眼里要有趣得多。

    “山本先生,您这是……?”重新获得知觉的大使,并没有察觉到,刚才自己身体被临时调用的事情,所以他不解地问询如临大敌的众人。

    “没事。”从语气中判断出人又换了回来以后,山本收回了手上的长刀,表情重新恢复了冷淡。

    又一次召见大使的会谈无果而终,白墨的出现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美利国,新六角大楼。

    “大和方面大概只剩下两年的时间,当这条大陆桥搭到大和本土的时候,他们的一切就都结束了。”新任美利国总统盖特,指着最新的世界地图说道。

    “位处美洲大陆的我们,最多还有十年的时间。”

    “‘蠕虫’的建设还需要多长的时间?”内部会议上,出席的前任总统约瑟夫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经过接近八年的经营,虽然他没有能够达到最初在美利国称帝的想法,但也成功地让下一任总统变成了自己人,而自己则将会在下一个八年后再度竞选总统。

    美利国原本赖以自豪的民_主选举,最后也被他玩弄成了交替任职的把戏。

    “至少还要三年,有时候我也在想,我们会不会最后放出一只毁灭世界的怪物?”盖特语气中带有一些担心。

    “如果没有毁灭世界的能力,你以为能够对付得了那个人?”一旁叼着烟斗的劳尔显然看得更开,也更有信心。

    在这十年间,像道德、平等、人权这样东西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而好处则是随着下限的放开,一堆的原本会引起广泛道德争议的黑科技,被美利国的各个秘密实验室悄悄地开发了出来。

    作为大军火商的劳尔,他属下的摩斯实验室,是其中重要的一环,“蠕虫”的制造,正是由摩斯实验室,负责其中主要的一部分攻坚研究工作。

    “蒂奇,你有什么看法。”几人看向了坐在一旁,带着顶黑色军帽的马歇尔·蒂奇。

    自从在一年前澳大利亚的试探中,一个跟他本体有着相当力量的分身被毁灭掉以后,原本的胖子蒂奇一下子就暴瘦了几十斤,一直到现在才逐渐恢复过来,一向张狂的个性也收敛了不少,变得反常地沉默寡言。

    “他一年前的力量大致是我的五十倍。”时隔一年后,蒂奇作为亲身战斗过的敌人,第一次说出了准确的数据。

    此前在他试探失败以后,没有人愿意触这个霉头,去咨询具体的情况,蒂奇的暴虐与狂傲是人尽皆知的,屠夫绝非浪得虚名。

    光是他亲手杀过的人,就已经超过了五位数,其中大多是发生在内战时期。蒂奇从美利国出逃到拉丁同盟的无数仇人,在重新站稳脚跟后,合起来悬赏了一百亿美元要蒂奇的人头,只是直到今天,他仍然活得好好的。

    由于蒂奇保持沉默,分析师们只能通过事后的实地考察,获取澳大利亚战场的环境数据,用计算机配合特殊侦查系能力者,去部分还原出当时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