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一十七章 计划

第四百一十七章 计划

    制糖业联营、造纸业联营、小麦种植业联营……全国上下所有的行业,被系统整合成了三百多个联营机构,分属超过四十条不同的产业链。

    每一家产业联营机构,下属的每一条生产线,每一天都将会有一个生产指标,指标将会作为相关工人的任务完成。

    不需要为了利润超额生产,只需要保质足量,满足系统的要求,超量生产除了打乱它的计划外毫无意义,而且很容易还会牺牲质量。

    社会生产的大部分物品,在将国家视为一个整体的白墨看来,就跟人体内胃脏分泌的胃酸一样,少了消化不良,多了其实也影响健康。

    相比起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计划在某种情况下可以更好地调度资源,减少单纯为追逐利益而带来的浪费,但前提有两点,一是计划本身是个好的计划,二是拥有精确的执行能力。

    天命系统用绝对的暴力强行实现了第二点,但第一点的实现效果如何,还需要时间去验证。

    而事情的改变,要从最早起床的那群人说起。

    一觉醒来,无论是要上班的还是不用上班的,走在路上都感觉像是穿过了一个时间断层,突然来到了多年以后的世界。

    路边早点摊的小贩,全部收拾得干干净净,小摊周围连一点垃圾都没有,煎饼也统一用上了亮澄澄的新鲜油,而不是偶尔混杂着一些茶褐色的、来历不明的奇怪油品。

    路上的交通也是和谐得有些异常,往日乱穿乱插,随意变道的车辆几乎绝迹,守秩序得让人感觉完全不像是在华亚联邦,偶尔有违反了交通规则的车辆,透过玻璃也能看见司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走在路上,随地吐痰乱扔垃圾的现象少之又少,即使是在原本不大讲究这些的乡村地区,突然也都变得异常注重了起来。

    不时能看见,有习惯性地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的人,身体突然僵直了几秒钟,然后一副恨不得要吸回去的样子。

    所有的一切,都源于系统的惩罚制度。

    只要做出违背规定的行为,不仅会在道德点上扣去相应的数目,位于体内的系统端口还会向宿主的神经细胞发出信号,在不造成额外危险的情况下,产生时长为五秒钟的痛觉信号。

    就跟盖亚当时的噬灵病毒一样,这种控制方式对四阶跟四阶以下的人类都有足够的效果,但对于踏入五阶层次,生命形式发生了第一次蜕变的人来说,单凭这种小伎俩对他们的影响非常有限。

    “人类通过疼痛感获得了不要触碰火焰的本能,假以时日,遵守系统的规定大概会成为新的本能?”白墨看着下面的人想道。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正在白墨认真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台公用电脑上,突然出现了来自红世之徒的话。

    根据四人的协议,从天命系统正式生效的日子开始,它们三个不能再以任何携带力量的形式进入白墨所控制的国度。

    因为它们对几乎所有人而言,都是无法反抗的天灾,亲自体会过它们搞事情能力的白墨,自然不会有任何侥幸的心理,一次的红世之乱就已经足够刻骨铭心了。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之间闲着没事就打打嘴炮,红世之徒通过互联网,发送了一条来自大洋彼岸的信息。

    “至少现在,我给了他们更好的生活,以及维持社会正常运作最重要的东西信任与安全感。”白墨淡淡地说道。

    “不会再有食品质量问题,也不再会有任何形式的欺诈。”

    白墨想出来的食品质检方案异常简单,只需要不定期随机抽取生产的食品,让相关人员现场开包装吃下去,同时产品优先供应厂内人员及其家属,双管齐下。

    每个人每天的工作都被系统安排着,不务正业的骗子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土壤,到处闹腾,多年以来从未绝迹的黑社会组织,也在一夕间灰飞烟灭。

    各条道上的大哥跟小弟,通通都被送到了劳改场。

    “但你剥夺了他们最重要的一样东西,自由,所有人的轨迹都只能依照你的意愿前进,而且还是必须前进。”

    “我不是圣母,也不是圣人,我费尽心思,不择手段为的是什么,就是要创造一个我觉得舒服,让我的利益最大化的世界罢了,其他人觉得不自由不舒服有什么所谓,我管他去死!”白墨无所谓地说道。

    “人类的欲望永无止境,或许十年、二十年内,他们会对你的高福利政策感恩戴德,不过当他们习以为常后,事情还会这样吗?”

    “几千年来,你们人类都渴望成为所谓的人上人,靠踩着同类成为‘上位者’来获得最大的满足感,你用暴力强行将等级金字塔彻底打碎,断绝了这种可能性,只是这真的能长久吗?”红世之徒认真地问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一只域外天魔似的信息生命,为什么讨论这种话题会这么熟练!”白墨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三五百年后,你也会成为我们的一员。”红世之徒卖了个关子。

    “我拭目以待。”

    ……

    “陈太太,根据系统的安排,那套房子……”一个看起来三十有几,满脸风霜的中年人,拖着一家四口来到了一间屋子前面。

    中年人的家庭环境并不怎么样,在首都天庆工作了十年,除清养家糊口的钱以后,只存起了三十多万的华币,离动辄百万首期的房子原本还有遥远的距离。

    无论他怎么追,都不可能赶得上眼前作为天庆本土居民,有着四五套房子收租的中年妇女。

    他也只是一直作为租客,租住在她名下的一套房子里。

    但系统彻底地改变了两者的关系,在一人一房的配给制度下,中年人一家从租客瞬间变成了所有者,虽然在系统看来并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在一份文件上换了个名字。

    按照就近分配,尽量减少搬迁的原则,像他一样从租客直接变身的人多不胜数。

    ps:推荐一部书,《崩坏位面见闻录》,作者是大眼珠子的粉,喜欢希灵风格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