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零九章 月尘

第四百零九章 月尘

    相比起抛头颅撒热血式的艰苦抗争,更多的人还是习惯于搭便车,惨烈的战斗交给别人,自己在后面当条会喊666的咸鱼就足够了。

    之前波及数亿人的红世之乱,深刻地教育了他们,现有的统治阶级已经基本不可能被普通人推翻。

    伟力更多归于自身,而不是归于军队忠诚的超凡统治者,真正能够取代他们的,也只会是另一个更强的人。

    所以即使是利益不会受损,甚至还很可能会在新一轮的分配中大获好处的普通人,此时仍然选择了沉默。一年前的大屠杀特赦还历历在目,杀死成百上千动乱市民的刽子手,现在在抗海族前线上,大多都过得十分滋润。

    心有不甘的苦主很多,但有胆子到前线军营杀人的…并没有成功案例。

    “你们,能给我一个解释?”接到华亚有变的消息后,从月球带着精锐手下匆匆赶回来的贝迪恩,用毫不示弱的语气质问陈博。

    这两年在月球的开拓战中,作为总指挥的贝迪恩,获得的财富与资源之多,简直连他也难以置信。

    搜刮了小半个星球的资源产出以后,他飞速地完成了积累,一举进入六阶,成为第二个法身二转的武者,还让几个忠心的手下冲入五阶,大大增强了他的势力。

    在这种情况下,整个华亚抵达月球远征军,很快就几乎完全变成了他的私军,华亚联邦在月球的殖民地,实质上也成了一个以他为总督的半独立国家,因为来自地球的影响实在是太小了。

    不仅如此,由于贝迪恩成功地进入六阶,让华亚联邦在月球的推进速度,远远地超过了其它三大势力。

    以他为箭头进行冲锋,华亚军队所向披靡,现在已经直接间接地控制了超过五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唯一的问题是——人太少了。

    哪怕是大量采用机械进行无人化管理,靠着月球上新天京里居住的两万人口,管理半个华亚大小的土地还是力有未逮。

    进行到第三个年头的月球殖民计划,由于运输成本的问题,华亚联邦一共只派遣了两万多人,其中战斗人员占到百分之三十,剩余的百分之七十,则大多是来自全国各地,打算在这个新大陆上拼搏一番事业的人。

    华亚联邦内部的阶级已经日趋固化,强者恒强,掌控着绝大多数的资源,向上流动的渠道几乎被全数封闭。与其在地球上打一辈子的工都没办法出头,一些了无牵挂的人更倾向于到月球去拼一把。

    月球殖民地极度缺人的事情不少人都清楚,对他们来说这意味着大把的发展机会,所以每天都有人会脑子一热,就走到各地的月球规划局报名登月,哪怕不为出人头地,也有机会实现年少时的太空梦。

    然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就在通过率不到百分之三的录取考试中饮恨而去。

    登陆月球对没有接受过长期特殊训练,体质普遍处于亚健康状态的大部分普通人来说,身体的负担太过巨大了。

    火箭的位置有限,当然不可能随便浪费,除了拥有一技之长的人外,最后获得审批通过的普通人数目极少。

    这些月球的新移民,现在都居住在新天京核心区,这唯一一块建立了完整空气循环系统的区域里,为殖民地的发展添砖加瓦。

    另一方面,面对着明的代差碾压,仍处于部落时代的月球原生种族,被地球人称之为月尘妖的硅基生命,除了在高端战力上能维持微妙的平衡以外,底层的战斗被使用现代武器的地球人压制得抬不起头。

    没有了空气阻力,动能武器的威力获得了大幅增强,虽然真空环境下,依靠空气膨胀获得推动力的火药武器同样失去了绝大部分的作用,但全部由电磁武器装备起来的月球军,仍然拥有着恐怖的破坏力。

    正是有着这样巨大的战术战略优势,贝迪恩才敢于暂时采取收缩防御的态势,带着自己的亲信回到地球,亲自查看事情的严重性。

    “你想要挑战他?”陈博没有在意贝迪恩近乎挑衅的语气,仍然平淡地说道。

    “一个神经病而已,你们至于吗?是地球的和平生活让你们变得越来越软了?”贝迪恩在说话间,不时透露出一种杀戮无数的气息。

    作为冲锋在最前线的超级强者,这几年来死在他手下的月尘妖到底有多少,恐怕连他自己都记不住。

    三天一小战,半月一大战,贝迪恩从来都是单人匹马冲入敌人最密集的地方,用最暴力的方式,直接打爆它们的指挥核心。

    能够以几倍音速前进的他,除了月球上空的卫星以外,己方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跟上,与其让他们拖累进度,贝迪恩觉得还不如自己单干。

    一次次突入月尘妖的各个圣地内,掠夺这个落后种族收集的奇珍,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回到了灵潮刚刚出现,到处都是珍稀灵材的时候。

    不断膨胀的实力,也给他带来了强大的信心。

    “给你,密码也在上面了。”陈博没有反驳,反而将净世金莲的核心控制器抛给了他,然后转身离开。

    “议长,这…”回到办公室以后,知晓情况的秘书问道。

    “没有他的默许,你以为贝迪恩的飞船能降落?”陈博仰望着天空,眼里似乎倒映着笼罩整片天空的纳米虫巢。

    “他到底想做什么,真的只是因为有意思?”

    感觉气氛不对以后,秘书适时地保持了沉默。

    既然连身边的这一位都真的放弃,那局势就真的无可挽回了,她也要开始起用自己准备好的后路。

    “你想要离开了?”从仰望天空中回过神来的陈博,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心里秘密被看穿的秘书,仍然强装着镇定。

    “你能想到的事情,我们都想过。那个人,已经将整个华亚都封锁了,连苍蝇都逃不出一只。”

    “怎么可能?!”

    “他在重构自己的身体,尝试将自己的生命形式,完全转化成一团能够控制无数纳米虫的波动。”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陈博大致推理出了白墨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