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零三章 朕即国家

第四百零三章 朕即国家

    “这就是你希望我们永远没有用上的原因?”在体内的人造血脉被激活后,陈曦能够感觉出来,自己莫名其妙地多了不少记忆,包括这个东西的来龙去脉、效果等各种各样的东西,“被杀一次确实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所谓血脉,实际上是一种信息的传递,如果我能将小学、初中、高中甚至是大学的各种知识,都变成像呼吸一样的本能记忆,在一代代人类身上流淌,人类的发展又会到达怎么样一个速度?”白墨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受到致命的伤害后,十天里会进入一个假死状态,在这段时间里,就算是身体被烧成灰了也能重新复活?”将眼角的泪水抹去以后,陈曦参照莫名多出来的记忆,向白墨悄悄地问道。

    “看你手上的花。”他回过神来说。

    在一旁听到白墨的话以后,华箐偷偷地看向了自己的手腕,此时环绕着的花纹,已经再一次地变得黯淡起来。

    “一、二、……、九,只剩九朵了。”她敏锐地注意到,原本其中一朵花的位置,已经被空白所代替。

    “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九条命?”陈曦也很快反应了过来。

    “你替我办了十年的事,所以我留给你们十次机会,权当是遣散费吧。”从白光中渐渐浮现出白墨的身影,“只要杀你们的人不比我强,复活就会有效。”

    “可明明有十次机会,为什么我得到的名字是九命凤凰?”

    “九命凤凰有十条命不是常识吗?”

    “你这笑话太冷了……不过至少我能够确认,你还不算疯得太过分。”陈曦突然严肃了起来。

    “你知道吗,听到你要搞什么天命系统的时候,我和小箐都以为,你消失了一年多以后彻底疯了。”

    “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反正我肯定是接受不了这鬼系统,整天被管着这个先不提,一百万华币的财产限制够做些什么……”

    “住房配给,医疗几乎免费,有廉价公共食堂,要想的不应该是怎么样将钱花出去?”白墨没能理解自己昔日手下的想法。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无欲无求的,区区一百万的话,随便买一点奢侈品就能花个清光,衣服、手表、首饰、化妆品,通通都是无底洞,那些连我也看不懂的艺术品就更不说了……”有钱人出身,一直以来从没缺过钱的陈曦,同样也理解不了白墨的想法。

    “也没有多少人真的乐意永远像小学生一样被系统规管着,哪怕物质生活上可能比以前更好。希望跟自由,才是吊在我们面前的胡萝卜。”

    “为了所谓的希望,无数人拼命地将自己塑造成资本需要的模样,学习一切能让手上资本增殖的东西,变成了一群工作精英,为了走到这一步甚至是到过劳死也乐此不疲。”

    “但到头来,也不过是为资本这个奴隶主服务的一条狗,这又有什么意义?转过来当系统的奴隶,至少还没活得那么累。”

    “收回我刚才的话,跟你完全讲不通呀!没有希望,人类根本就不会有前进的动力!”陈曦拼命挠头,将原本漂亮的长发弄成了蓬松的一团。

    “奢侈品除了制造浪费以外,根本就没有太多实际的价值,它们不过是一群被消费主义毒害的人吹捧起来的无聊东西,大量的生产力其实是被浪费了。”

    “我治下的世界不会存在‘品牌’这个概念,所有的产品只会有一个标记,一套标准,合格或者不合格,没有哪个细胞会在意构成细胞膜的蛋白质分子是不是名牌产品。”白墨又开始自言自语。

    “垄断只会带来低效,你难道不明白这点吗?”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语言,继续试图劝说着白墨。

    “你真的理解‘朕即国家’四个字吗?人的身体只有一个意志主宰,但体内的一切却都在极为高效地运转着,从来不会说因为什么垄断而变得低效。”

    “将整个社会作为你的机体,每个个体则是你的细胞,所谓的天命系统,实际上是一个神经系统,负责传导来自中枢的所有安排,你是这样想的吗?”陈曦清楚了白墨的意思以后,突然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我想要试一试,这条路能不能走通。”

    “不可能的,人类是有强烈自我意识存在的生命,而不是只有本能的单个细胞,这样的机体注定分崩离析,一个有着无数独立意志的怪物一定会散架的。”

    “所以我才需要压服一切的力量,用我的意志盖过其他所有人的想法,现在你也想要阻拦我?”白墨微笑着说道。

    陈曦赶紧摇了摇头,经过十年的接触,她很清楚面前的人他的性格,只要说一个是字,马上白墨就会不留任何情面地抹掉自己。

    “永远,别回来了。”白墨没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然后便让身后的两个俘虏随自己离开了基地。

    “他连基地里的看守小兵都没有杀,看来是铁了心要走这条路了。”陈曦看着在白光消失后,从地面上艰难爬起的士兵说道。

    “曦姐姐,为什么你会这么说呢?”刚才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华箐,在白墨离开以后才悄悄地问道。

    “一个人,怎么会去无聊地破坏属于自己的细胞。走吧,我们回美利国提前做好准备,可能再过几年,就得逃到月球去了,他已经势不可挡。”

    三人飞在空中,白墨把玩着周围绕着自己转的数十个光点,似乎是在做着最后的调整。

    “你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基尔科夫开门见山地问道,对方不杀死自己,肯定是有些什么要安排。

    “这系统怎么样?”

    基尔科夫眉宇间的神情已经说出了他的答案,一个习惯优哉游哉,享受生活与权势的大人物,突然变成了生死不能自已的阶下囚,能安之若素就见鬼了。

    他花了接近半个小时,才基本看完了整个系统的详细说明介绍,然后再一次被设计这一切的白墨震惊了。

    “整个现实世界都将会被你变成一个游戏,生存点、道德点、贡献点三条线,在系统里会被织成一张笼罩每个人的网,从出生到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