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零二章 血脉

第四百零二章 血脉

    基尔科夫的变脸速度之快,让身旁的美女都不禁在心里诧异了一下。

    从优哉游哉的不正经大叔,到紧皱眉头的肃穆军人,两种不同风格之间的转化,前后仅仅花了半秒钟。

    “我的天……这是来到了天堂吗?!”他赶到地下三层的时候,白色的光辉已经覆盖了九成以上的地面,视野所及之处,除了光,还是光,没有任何其它的活物。

    白光没有在意这个不速之客,继续向着下一层的入口前进,但也正因为这样,基尔科夫被逼到了通往地下的口子上。

    “给我通通滚开!”身为超阶法师的他,毫不犹豫地爆发出了自己作为超级炮台的强大输出,各种法术像不要钱一样疯狂涌向那片光的海洋。

    在不要命的超频爆发面前,洪流终于第一次遇上了能够阻挡自己的堤坝,在狭窄的下层通道上,他被拦截在了第四层的门前。

    “季莫伊娃,快点!”每分每秒都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基尔科夫,已经顾不得维持自己的绅士形象,拼命地催促着身后的金发女郎。

    “无言的寒冬。”随着季莫伊娃的施法,周围一切的原子震动都在变慢,离她最近的基尔科夫,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思维速度似乎在降低。

    来自季莫伊娃的一阵无形波动,白光洪流的压力瞬间减少了大半,只是从她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变形的脸看来,这样的阻拦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马上,打穿,基地,二十秒。”她咬着牙给基尔科夫传去了一段断断续续的精神波动,敦促他立即行动。

    “二十秒……白光……地下的两具尸体……难不成是那个疯子?!”在季莫伊娃分担了大部分的压力以后,他终于有了一点点分析现场情况的时间。

    “别想……快跑……”她几乎是挣扎着传递出的两个词。

    从思考回到现实以后,基尔科夫使出了自己的招牌技能——真空粉碎,只不过这次不是用来对付敌人,而是用于拆掉阻碍自己逃命的基地建筑。

    大片大片的水泥钢筋在他的能力下变成了齑粉,以他现在的能力强度,所有摩尔硬度九点五以下的东西,一个念头就能粉碎十吨,即使是天然物质中最为坚硬的金刚石,只要基尔科夫集中精神,也能在一秒钟的时间里变成金刚石粉。

    靠着这个超级开路机,基尔科夫硬生生地从近三十米深的地下钻穿一条隧道杀了出来,但当他跟季莫伊娃两人到达地面的时候,却正好撞到了一只巨大手掌的手心里。

    从地表上光的海洋中,一个像是要从里面爬出来的巨人,只露出了冰山一角的半截手臂,恰如其分地出现在他们冲出来的路径上。

    在两人撞在掌心里以后,整个手臂马上分裂变形成了两个光茧,将这两只倒霉的小虫子裹得严严实实。

    也许玄华境的灵能修士还能在巨掌中挣扎上几分钟,但两人偏偏都是攻高防低的超阶法师,炮台一旦被近身,就变得相对脆弱,根本还没来得及发挥,就直接被俘虏了。

    “别乱动了,你们绝对不比我快。”原本深陷其中的他们还想负隅顽抗,但在听到这声音以后,突然就没有了多少抵抗的勇气。

    不仅是因为察觉到力量的差距,更重要的是,白光已经入侵了他们的身体,使得某些部位开始不受控制……

    “很好的能力。”看到了基尔科夫的粉碎能力以后,白墨决定将他带回去,他非常适合移山填海挖隧道的工程,直接捏死太浪费了。

    “欢迎安装天命系统1.0版,目前你的生存点数为100,可执行任务数为零……”随着白光的不断侵蚀,一个毫无感情的机械音在基尔科夫的大脑内响起。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季莫伊娃身上,她跟基尔科夫一样,也被植入了一个名为天命系统的不明存在。

    在天命系统成功安装了以后,白色光茧随之消散。

    但重见天日的两人,仍然不敢有任何逃跑的举动。因为大脑中的冥冥感觉告诉他们,逃不掉,一定会死。

    “你在我们身上装了些什么东西!”

    白墨并没有向两人解释的想法,而是继续飘到基地的最深处,将两具身上花纹被激活的尸体捞了上来。

    “他要干什么,难不成还能复活死人?”季莫伊娃漂浮在半空中,看着周围的白光在不断地,往两具自己亲手制造的尸体里面涌去,她感到有些奇怪。

    这两个人是由她亲自杀死的,绝对不可能留有什么后患。

    十分钟后,原本笼罩整个基地的白光消失了大半,但基尔科夫却能感觉到,一直如同万古寒冰的白墨,他的情绪变得有了那么几丝波动。

    “轰隆!!!”似乎是量的积累到达了一个临界点,以两具尸体为中心,突然发生了一次恐怖的大爆炸,瞬间将周围的一切吹飞。

    烟尘消散殆尽后,让季莫伊娃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明明是她亲自确认过已经死亡的两个人,这时候却正一脸迷茫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原本的冰山美人,在这种疯狂的事情面前失去了冷静,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她们两个。

    “这一定只是某种尸体控制的法术,怎么可能是真正的死人复活!没想到那个疯子还有这种爱好,连尸体都不放过。”基尔科夫心里面转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是你吗?老板。”不知怎么的,虽然面前的白光完全不成人形,但醒过来的陈曦,还是第一反应就认为面前的是白墨。

    “激活了植入血脉感觉怎么样?”他最关心的还是这点,于是直接无视了她的问题,当然也可以说是间接回答了。

    从头到尾都是白墨的一个试验,他尝试造出一种真正意义上,可以随时间遗传下去的血脉,而不是像几年前他开发的那些,只能够对当代有用的药剂。

    这两支被命名为九命凤凰的人造血脉,正是他在深渊血脉的基础上,进行生命力特异化诱导的强大分支。

    “果然是你!我还以为真的要死了。”陈曦没有管已经烂成布条的衣服还能挡住多少,只是在不顾一切地放声大哭,释放着自己内心的各种情绪。

    “看来我真的成功了。”仔细地扫描过两人以后,白墨喃喃自语。

    某种意义上,这才是他第一次完全成功的血脉制造实验,深渊血脉的后遗症或者说是副作用其实非常麻烦,意志力不够坚定的人,基本最后都会失去理智,变成想要毁灭一切的疯子。

    九幽界里,就有难以计数的这样的怪物,它们的存在,让火雾战士们杀不胜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