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我命由我

第三百九十九章 我命由我

    白墨说完这句话以后,将笼罩天庆城的屏障撤去,化作一道白色流光,跟其余的红紫黄三色光一起来到了大气层之上。

    “我知道你还在研究尝试,但至少在目前,你并没有任何能杀死或者是封印我们的方法,那种鬼东西不可能有第二个。当然,我们也没有办法杀死你,所以为什么不停止这无谓的争斗?”红世之徒继续劝说道。

    “这个宇宙太过庞大大了,哪怕你我以光的速度游走,穷尽一生也未必能看遍你们所谓的银河系,而银河系,也不过是整个宇宙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你又何苦要浪费时间,在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知道白墨曾经有过看遍整个星空梦想的盖亚,则尝试从另一个角度去谋求和平。

    ……

    至于创主所控制的那个身体,除去其上的黄色光芒仍然宣示着微弱的存在感外,从一开始就保持着沉默,仿佛这一切依然与它无关。

    听完两人的话以后,白墨没再说话,只是手上呼之欲出的白色光球已经表达出了他的想法。

    “他走到今天这一步花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思维上还有大量属于‘人’的情感残留,思考做不到足够的理性,仍然会受情绪影响,还不能用我们的思维方式看待。”盖亚在私下里传达了自己的看法。

    “那既然这样,我们就用‘人’的方式跟他谈判。”

    红世之徒说道:“签署灵纹协议,停战二十年,不然我们将会参考魏无涯的做法,将两个人质杀死,或者是一些远比死更残酷的事情。”

    “你们也爱玩这套?”白墨毫无表情地问道。

    “作为一个站在玩家角度的生命体看来,老实说这挺无聊的,就像是用虚拟世界的角色威胁现实世界的玩家一样蠢。但这个身体的原身似乎有这样的想法,他认为这威胁仍然会对你起一定的作用。”红世之徒毫不在意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在红世之徒看来,白墨跟它们有不少不同的地方,他似乎是想要将这个新国度当成经营策略类游戏,但它自己喜欢亲自开小号下场带队玩角色扮演游戏,而盖亚则像在幕后选择攻略路线选项的命运黑手,至于创主……

    “我给她们的东西已经足够了,没有谁的生命应该由另一个人负责。”面对红世之徒冷漠的威胁,白墨以更冷漠的方式回应了过去。

    “继续吧!”他将手上的一团白光,出乎意料地先拍到了盖亚控制的女人身上,白色与紫色开始疯狂厮杀。

    表露出来的力量最强,也是站在最前的红世原本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但没想到的是,白墨最先做的,是往在它身后的盖亚傀儡身上招呼!

    湛蓝天空中,一团白色正在飞速向外扩张,从地面上看,就像是天空这张天蓝色背景的巨大画纸,被人用沾满白色颜料的画笔,疯狂地涂抹着。

    另一边的紫色,则明显被压制处于下风。如果说涂紫色颜料的笔有一支,那涂白色颜料的笔至少也有五支。

    而此时在天庆郊外,一场无声的交流会也正在进行当中。

    “现在是离开的最后机会了,你们真的都要赌他真的愿意履行承诺,熬五年以后能够获得自由?”有不甘于这个决定的人,仍然在煽动其他人一起逃亡。

    “我们走,又能逃去哪里?不要忘了,上一次那个自称红世之徒的怪物,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出现在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所有人身边的。”

    “这个世界已经变成了它们的游戏场,不在同一层次的生命,根本就不存在多少反抗的可能。”

    在用别人的生命,见识到真正怪物的恐怖以后,现场的大多数人已经对反抗暂时失去了希望,至少人类没有出现新一个同样强大的领导者前,他们不打算反抗那个可以秒杀自己的男人。

    不管怎么样,他也没有逼迫得太紧,让他们到忍无可忍的地步。

    “我们不愿意等死!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那还练什么武!”释华冲带着身后几个法身境的武者,打算放弃一切,趁着白墨在天上激战的时候离开华亚联邦。

    “走!世界那么大,我就不信邪了。”“总有一天我会打回来的!”他们并没有打败白墨的想法,也尽量避免跟青年同盟会那帮人一样发起主动进攻,只是在时机合适时,寻找逃离的机会。

    二十分钟后,看着风云变幻,天色一秒三变的天空,更多的人心思开始活络起来了,因为他们并没有发现,跑最快的释华冲几人有被追杀的痕迹。借助某些联络灵术,他们甚至得知对方已经快要到达华亚的边境。

    “你的苦力要跑掉了。”艰难抵挡中,盖亚仍然尝试着分散白墨的注意力,它跟红世之徒两个就像是在打BOSS一样,互相配合着才能勉强应付白墨。

    而一旁全程沉默加划水的创主,依然是全场沉默感最低的家伙。从不说话,毫无感情波动,要不是白墨的天网能力一直强调着它的强大,他真怀疑对方就是个盖亚拿出来凑数的机器人,假装有第三个同阶的存在。

    盖亚的话一向真假难辨,而且往往会利用信息不对称去制造一些骗局,之前如果不是白墨有着天网的能力,最终追查出真相,恐怕还很大程度上沉浸在命运控的自我怀疑当中。

    “他们会回来的。”白墨撕开重重的玄华屏障,一指点到魏无涯的额头上,白光与红光不断相互抵消,让魏无涯的神智,难得地获得了几秒钟的清明。

    重新清醒过来的他,在花了一秒钟的时间,在完全了解清楚周围的状况以后,很快做出了一个平日里,也许是艰难万分的决定。

    自爆!

    “砰!!!”一声响彻云霄的声音,成为了这个如同流星般崛起,又如同流星般陨落的年轻人留给世界的绝响。

    “我魏无涯宁死,也不会去做别人的傀儡!我命由我,不由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天!”魏无涯最后的声音,以精神波动的形式,传遍了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