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力量

第三百九十四章 力量

    “砰!!!”只是在不到半秒钟后,石破天惊的一声巨响传来。

    蒂奇的思考才刚刚开始,他的分身直接就灰飞烟灭,而在他身后的地面上,还留下了一道五千米长,二十米宽,最深处达到近三百米的大裂谷。

    烟尘散尽,在隐隐约约中,冒着白烟的裂缝前可以看见一个,全身几近完全无色透明的超级巨人。

    巨人高逾千米,手执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剑,眼前这个宛如地震灾后现场的环境,正是由它的惊天一剑所导致的。

    这个手执巨剑的庞大存在完全由玄华构成,只要核心不灭,就不可能被杀死。

    在踏入到万相境以后,白墨心里面就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他需要将体外的玄华一点一点地进行元素化,当他能够控制整个玄华体在一瞬间元素化的时候,万相境也会到达圆满。

    然而他发现,这是一个让人绝望的旅程,因为随着他控制能力的增强,力量本身也在增长,玄华体同样会不断地自然膨胀……他陷入了一个自己要超过自己的死循环。

    不过这些暂时都还不是问题,即便是死循环,也是一个力量不断增长的死循环,他乐观地认为,也许会从有量变到质变的一天?

    面对着巨人纯粹无匹的力量,蒂奇的分身就像纸片一样脆弱,而这也正是白墨不愿意让人口稠密的华亚联邦作为主战场的原因。

    秒杀掉六阶以下的其他人不难,但同时要不造成毁灭性的地质破坏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仅仅是刚才的一剑,已经足以将一个城市的核心一分为二。

    “我还是废话太多了。”随手又扫掉一批灵能分身以后,身处巨人心脏位置的他自言自语。

    原本按照他的想法,他只是想要找个开阔耐打的试验场,跟一堆送死的靶子来熟悉一下自己的力量。跟不断爆炸性增长的力量相比,白墨觉得自己的控制实在是太过粗糙,完全谈不上精准。

    由此至终,他在意的家伙,都只有那么三个半。红世之徒、盖亚、还有已经基本确认隐藏在拉丁同盟境内的创主,以及最后位于光圣教神国的概念神。

    可惜靶子们的真身一个都没有来,出现的全是些一碰就碎的试探分身,白墨一指点杀赵飞晏的恐怖实力,让所有人都选择了以最谨慎的方式应对。

    不时闪过的洲际导弹,来自太空的天基武器,带有虚弱、晕眩等效果的诅咒炸弹,以及来自研究所的灵化病毒……各种各样彰显人类自我毁灭技能点满的东西一一登场。

    可惜都不起丝毫作用,连覆盖在外的玄华层都没能打穿。

    “这是我的国家,不需要你们为她牺牲。”瞬间杀掉一批打算发动合道劫攻击的死士以后,白墨又开始了自言自语,思维疯狂增长以后带来的副作用,仍然对他的精神有着相当的影响。

    地面上陈列着上百具尸体,他们的死因无一例外,都是头部被一指点穿。

    这些受到秘密培养,只为发挥出合道劫一击恐怖威力的死士,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以前,就被全数抹掉了自我意识,跟赵飞晏一样变成了活死人。

    而他们的身体,将会接受大幅度的改造,成为承载天命系统的辅助设备。

    能够完美调度管理超过十五亿人生活方方面面的超级中枢,外围还需要一批生物电脑进行配合。

    “既然不愿意来,那我就去结束他们无谓的挣扎,顺便为天命加点外置设备。”五天过去,白墨已经基本确定了,红世之徒跟盖亚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挑起战斗。

    一个、两个、三个……超过三百个五阶的分身,一个接一个地从巨人体内走出,然后飞到天上集结起来,准备最后的晚宴。

    “不去阻止他吗?”撤退到美洲大陆的盖亚,跟红世之徒探讨着对策。

    “没有意义,他杀不死我们,也没有了封印我们的能力,而我们对现实世界的影响力跟他差距太大了,根本不存在杀死他的可能。即使能跟他继续无休止地拖下去,力量也得不到丝毫的恢复。”

    “他要成为这个国度里,操控所有人命运的存在,进而消灭一切反抗……这到底是巧合还是谋算?”盖亚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能够通过操控其他生灵命运而获得力量的盖亚,跟可以从生灵反抗现实的行动中获得力量的红世之徒,对这种关乎切身利益的东西很是敏感。

    白墨这样做,其实也算是变相的釜底抽薪,只是现实最终还是让它们选择了暂避风头。

    至于继续默默潜伏,不愿意冒头的创主,似乎对这一切都显得无动于衷。

    “各位,最后的时刻到了,面对这个疯子,那些家伙居然还玩绥靖政策,不愿意掀开底牌去应对……”华亚青年同盟会里,临时接任会长的魏无涯用抑扬顿挫的声线渲染着气氛。

    他口中的那些家伙,自然就是其余几大国的领导人,华亚内部早已经没有人认为会有商量的余地,只有战或者彻底投降两个选择。

    “只是……我们真的有胜算吗?”经过这些天来的试探,他们看到的是一个绝望的事实,派出去的所有人、所有武器,在那个怪物底下都撑不过一分钟。

    在场的人虽然有些志大才疏,但也不都是傻子,绝大多数人还是有基本的敌我差距认知,任由台上的会长怎么样忽悠,怎么慷慨激昂,想要挑动他们去送死可没那么简单。

    这些生活优裕的年轻人,想要他们像之前的死士一样,为了某个集团的利益而牺牲自己的性命?不存在的。

    带头的领导吃掉了天庆试验场这块大蛋糕,当然也要扛起背后因果,对付原来的主人,但他们这些手下,可不愿意替领导分担责任,尤其是背上这责任很可能要死人的时候。

    “还要继续下去吗?”而在紫鎏海中,紧张的气氛从几天前就没有消散过,每一个人的眼神里都写着忧心忡忡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