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九十章 系统奴隶制

第三百九十章 系统奴隶制

    “还有谁?”白墨看向了在场的众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完全没有人想到,一个原本高高在上的五阶灵修,居然会被突然出现的搅局者直接秒杀。

    “我想要一个更有趣的新时代,有人反对吗?”白墨随意地坐在空中,玩味地看着周围脸色各异的人。

    “有意思,你想要怎么玩?”第一个站出来的是蒂奇,唯恐天下不乱的他,饶有趣味地看着眼前面目变幻不定的白墨,眼里没有丝毫的慌张。

    “等等,先给游戏的玩家一点反应的时间,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白墨刚刚才以精神波动一次性地集中起了全世界的注意力,其中有不少人还是在睡梦中醒来,人还没缓过神,处于神游状态。

    “怎么回事,谁在说话?”这是不明真相的人他们的第一反应。

    “谁要退场了?”

    “你也听到刚才的声音了?!”

    “什么?那不是我的幻听?”

    ……

    “亲爱的,怎么了?”

    “我刚才在梦里似乎听见有人在说话。”

    众人面面相觑,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是幻听,但很快就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

    无论是正在工作,在上学,在吃饭,还是在睡梦中的人,无一例外地都接收到了这个波动。

    然后不由自主地,正在工作的人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学生放下了书,吃饭的停下了勺子,即使是原本正在睡觉的人,也在醒来后睁开了眼睛默默等待。

    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告诉所有人,接下来出现的事情,将会深刻地改变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他们的命运。

    “几千年来,人类这种生物,都被自己创造出来的金钱与权力两个概念奴役着。几乎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奋斗,都是为了满足对它们永无止境的渴求;几乎所有的罪恶,也都是由它们所引起。”

    “战争、诈骗、抢掠、偷窃、腐败,无一例外。”

    “我一直在想,有没有办法终止这种无聊的循环,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的有趣。”

    布告开始以后,他让游荡在全世界的无数眼睛不断显形,然后缓缓地升上天空,一个接一个地重新融合在一起。

    数以万计白色光点的骤然出现,不免让许多人感到惊讶。

    对于他们来说,这就像是某天突然发现,自己朝夕相处的猫狗居然是外星人的间谍一样可怕。

    “我们是外星人的观察对象吗?”

    “这是政_府的监视器?”

    “我一直活在别人的视野里?”

    不少怀疑论者都想到了这些细思极恐的问题,一时间甚至还压过了对那莫名出现的声音的关注。

    “……所以我决定改变游戏的规则。”

    “一个星期后,我会为留在华亚联邦的每个人,都安装一个名为‘天命’的系统,下一个十年内,是整个地球。”

    “天命系统将会成为这个国度的一切,从今以后,不再需要其他的管理者,也不再需要所谓的上位者,只剩下玩家跟系统两个等级的存在。所有人只有听从系统的命令,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才有活下去的资格。”

    ……

    “那个疯子,到底是要干什么!绝对平均主义?!”本体身处天庆的众人,脸色变得越来越不对劲,眉头也越皱越紧。

    “‘超出生活所必须的多余资本,掌握在个人手上除了促进投机以外毫无意义’,用这样牵强的理由,去强行限制每个人的财富上限不能超过一百万华币,多余的将会全部上缴系统,他是神经病吗?”白墨定下的规则显然让他们根本无法接受。

    “让每个人的所有行为都必须遵照系统的规定与命令,违者轻则劳改,重则直接抹杀,他是要让所有人都当这个鬼系统的奴隶么?他以为他是谁!”

    “以后的政治书跟历史书,也许又会多上一个名为系统奴隶制的政体了”

    ……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听完了整个宣言以后,华亚方面的人忍无可忍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几个月里,我观察了华亚联邦内,超过五十万人他们的生活。绝大多数人为了生计,都是在日复一日地重复无聊的工作。”

    “这些人或许经常都会有提升自己的想法跟计划,但最后几乎都因为缺乏自律而不了了之,最后依然一事无成,蹉跎时日,始终是个废物。”

    白墨没有关掉公告全世界的“麦克风”,将整个对话毫无保留地广播到了每一个人耳中,开了一波超级大嘲讽。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在想,能不能用一个象征强制力的系统,去代替每个人身上那种虚无缥缈的自制力呢?”

    “监察每一个定下的计划,提醒每一次的偷懒,让每个人自身的素质不断提升。这样只要有了系统,他们都能够快速的提升自己。”

    “你不像是这种为了全人类都积极向上而拼搏的理想主义者,你到底要干什么?”刘震相当直接地反驳道,经过十多年的相处,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人,每一步背后都隐含深意,绝对不是因为一时意气,就做出这种疯狂的事情。

    “智慧生命的真正价值,在于能够通过知识这个杠杆,做出远超出野兽的成就。说白了,就是一个高级工程师能够为我创造的价值,要比十个文盲大。”

    “你要成为天命本身,让所有人都只能按照你规划的路线走,成为对你而言更有用的人,然后为你创造出更大的价值?”陈博大致明白了他的想法,但明显不可能理解或者接受。

    白墨没说什么,继续用冰冷的眼神俯瞰着地面的一切。

    “还真是一个自私到无私的疯子。”

    依照白墨的宣言,在天命系统推行后,所有的权力与财富都会集中到他手上,由他来安排这个庞大国家每一刻的运转。

    系统掌控一切,其他人都没有了任何染指权力的可能,自然也就不存在任何的权力争斗,金钱也因为资产上限的限制,让无休止的追逐变得毫无意义,这也正是他说出这番话的原因。

    “放任从来都不是最好的选择,计划才是。过往的计划之所以失败,只是因为编制计划的人信息处理能力不够,或者是计划本身执行变味。”

    “以我现在的力量,足以实时看到这个国家的全貌,同时直接用任务的形式,将计划安排到每个个体身上,意思在传递上根本不存在任何的曲解。”

    “你等了那么多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程穆总算明白了,白墨为什么不在好几年前就发动这一切,单比每个人都强也还不够,他需要踢开所有人,独自掌控一切的力量!

    “这就是你要的‘有趣’世界?分明就是一个地狱!”

    “我们绝对不会做这个系统的狗!”

    ……

    在场的都是一方豪雄,自然不可能接受这种,对个人自由限制到极点的社会形式,于是纷纷开始叫嚣起来。

    “接下来的一周里,这个星球上所有的生命,都可以到澳洲大陆来挑战我,无论人数,无论武器,我不在意。”

    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以后,他用了三秒钟的时间,将塔克沙漠里,所有观战超凡者的分身通通打爆,然后化作一道流光,跟天上的阴影一起消失在了原地,黄沙上顿时只剩下了还在发愣的李必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