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第八个十分之一秒

第三百八十九章 第八个十分之一秒

    “接下来,是我的时代。”这句话犹如疯子的呓语,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整个塔克沙漠的阳光,都已经被上方逐渐显现出来,变得越发深邃的阴影挡住。

    阳光消失以后,黑暗迅速地笼罩了大地,原本被压迫得静止下来的空气,此时则在更强的压迫下开始疯狂流动,给所有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白、红、紫三种颜色的光芒,在这时候开始从阴影中不断涌出,很快就将整片天幕染成了泾渭分明的三种颜色。

    其中单是白色就占了大半壁江山,红紫二色甚至需要合力,才能与之勉强抗衡。

    随着各色光芒的涌出,为了填补三色流失带来的巨大空洞,天幕的阴影上,各个光线涌出的洞口,都产生了一股恐怖的吸引力,将周围的物质通通吸进了九幽界,地面上的沙砾,也因此吸成了风沙龙卷。

    留在地表上的众人,此时也只能各出奇招,去抵御这来自正上方,与重力方向正好相反的力量。

    不过能到达这片土地观战的,也没有一个是弱者。哪怕这只是他们的分身,要对抗这种并不算太过分的引力仍然是绰绰有余。

    过了不久,红光与紫光且战且退,很快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视野所及之处,只剩下白光本身,天空变成了一片纯白的世界。

    然而平静远没有就此降临,“咯噔”一声以后,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出现在无数人的心里。

    “好像有什么东西联系上我了。”

    “我也有这种感觉。”

    “就像是天线一样!”

    在每一个人有所反应以后,都有一缕金光从不可知的位置飞出,进而汇聚到赵飞晏的头上,像百川汇海一样组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

    海洋在不断扩张,变得越来越宽广,其中的光芒也越来越璀璨,越来越炽热。

    “死掉的人,就该好好地躺在棺材里,不要再出来废话。”赵飞晏在金光异动的瞬间就已经反应过来,面前的白光就是白墨的本体。

    他准备良久的万众一心能力,也是时候全力发动了。

    至于附近的李必达,赵飞晏根本就没有时间再去考虑,眼前白墨的威胁太大了。跟那片能将白天改换成黑夜的阴影相比,玉玺的力量波动又算得上什么。

    金色的海洋很快就变成了无数道金色的雷霆,就像是天劫一样,要将眼前准备重组成人形的存在灭杀成渣!

    “给我中呀!”他青筋爆现,竭力想要控制住所有的雷霆,让它们全数击中敌人。

    这种名为愿力的力量,对不相干的东西没有丝毫杀伤力,一切都只为一个目标服务,以换来对应的,足以改天换地的威能。

    在赵飞晏的操纵下,雷霆不断合流,就像是出现了一条完全由雷电组成的龙一样。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一团耀眼的白光,绕过金色雷龙,突然就出现在了面目因为过度用力,而变得有些扭曲的赵飞晏面前,然后幻化成一根如白玉般光滑的手指,打算像蜻蜓点水一样,轻轻地点在他的额头上。

    赵飞晏能够清楚地计算出,自己体外的玄华阻碍了这根食指大概二十分之一秒,而体表的生命场则拖延了接近三十分之一秒。

    玄华境灵修最为自豪的防御,在这如同天外飞仙的一指中毫无存在感。能够抵御十万吨当量核弹攻击的玄华,此刻也像纸糊一样脆弱。

    他绝对不想用自己的身体去尝试一下,被这根手指点中会有什么后果。本能告诉他必须逃,没有任何其它的选择!

    于是在这加起来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里,他从零开始爆发速度,闪开了接近二十米的距离。

    但这样的逃亡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用处,因为在他逃命的同时,面前的手指也如影随形地移动着,始终将攻击目标放在额头。

    一人一指在电光火石间追逃,终于在第八个十分之一秒里,赵飞晏感觉自己的反应在连续的剧烈爆发中,有了那么一丝的延迟,接着就被点到了额头。

    “不!!!”感觉到这一指毫无阻碍地按穿了自己的头盖骨,甚至伸入大脑内部以后,他疯狂地让愿力雷霆去轰击眼前那个,给自己带来了无边痛苦的根源。

    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时间去思考,为什么自己坚渝钢铁的骨骼,会像豆腐一样脆弱。

    发狂的赵飞晏失去了大部分金色雷霆的掌控能力,只能任由它们凭借自有的机制攻击白墨,然后被对方轻松挡下。只有插在他头上的那根手指,在赵飞晏的拼死攻击下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伤害。

    “能力很强,可惜使用者太弱。”

    “我不甘心!我还有很多的底牌没用!怎么可能是秒杀!”赵飞晏闪过了他最后一个念头,然后大脑很快就变成了一片空白。

    白光从他的瞳孔倒映出来,原本因为控制愿力雷霆而变得狰狞,因悔恨变得扭曲的面容,此时却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详,手脚的肌肉也不正常地放松了下来。

    “第一个。”插在赵飞晏头上的手指,重新化成了一道白光,回到了已经恢复成人形的白墨手上。

    看着食指上那个暂时无法愈合的伤口,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任由萦绕在伤口边沿的愿力,跟自己的力量不断对耗。

    等到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没有死以后,这股愿力就会变成无源之水,最终被完全同化。

    赵飞晏的尸体,在头上的手指消失以后,失去了所有的支持力,猛地倒在了地上。额头上被贯穿后留下的血洞,则被白墨顺手用沙子瞬间烧成的玻璃补上,远远看去就像是长出了第三只眼睛。

    “怎么可能有人强到这种地步!”旁边手执玉玺的李必达,发现白墨在秒杀掉赵飞晏,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时候,马上就淡定不下来了。

    原本已经被复仇完全扭曲的心灵,在天敌一样的恐怖生命注视下,暂时恢复了正常。

    “你要怎么样!”他强装镇定地问道。

    “没什么,我对传国玉玺没有兴趣。天命、正统这种东西,我不需要一件死物去赋予,自己造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