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网

第三百八十二章 网

    这其中甚至牵扯到华亚联邦内部的四个五阶,他们都有着关系或远或近的亲朋死在侯自的无差别袭击上。

    虽然已经时隔近十年,但仇恨,很明显是要比爱有着更强的生命力。

    要不是有着一个更大的敌人作为外在的威胁,三大派系的领导人,一致暂时压制住国内五阶超凡者之间所有的战斗,也许四人就会组成一支阵容空前的复仇小队,在这个极好的机会中,深入非洲给予重伤的侯自致命一击。

    一直以来,各国的人形核弹们,都在竭力地避免战斗,因为战斗对周遭的破坏实在是太大,结果也是得不偿失,通常来说重建的花费,甚至会远超过战斗带来的收获。

    杀人放火金腰带,那是建立在自己是光棍一条的前提下,无论毁灭多少东西,损失都不会出现在自己头上,抢到的都是赚到的。

    但身为现有秩序的维护者,只要秩序能够保持下去,他们就能依靠体制获得巨大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去杀人夺宝,挑起一轮又一轮的战斗完全是得不偿失。

    尤其是在城市附近,只要有一道余波扫及市区,马上就是数以千万计算的经济损失,这还是有着灵能网系统削减伤害的前提下。所以平日里他们大部分时间以破坏力远逊的分身四处行走,本体则多住在位于郊野的别墅。

    即使是切磋,完全就是人形核弹的他们,也一定会选到一些类似核试验场的荒漠进行。

    但他们大多不是什么苦修士,会随便到深山野林开挖一个洞府,就作为自己修炼的场所,别墅、大庄园才是大部分人的选择。

    在现代化的建筑技术下,一座座宫殿般的别墅修建得美轮美奂,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完全可以用极尽奢华来形容。

    特别是平时常驻的净室,每一件摆设都异常考究,无一例外地都是对修炼有所补益的东西,外界难得一见的灵材,在这里也许就是用作装饰的辅料。

    例如像极品灵紫珊瑚,每一株都浸透着许多深海猎人鲜血,经过处理后对宁心静气有极佳的效果。它们在这一个个的净室里面像布阵一样大量摆着,散发着迷人的紫色光芒。

    而除去特供的大件灵紫珊瑚外,贡献点系统能够兑换到的,顶天了也只是一些边角料,但做成首饰后同样是有价无市。

    有人的地方就有阶级,而这些人,无疑就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一小撮,几乎在每一个的身后,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以各种形式依附而生。

    数以百计维持着大宅运转的佣人,负责消息搜集处理的耳目、助手,乃至外围负责经营各项产业的管理人员,甚至还有接受秘密训练,专门执行一些见不得光任务的人,俨然构成了一个个独立的小王国。

    不过在强势的中央政_府,以绝对力量凌驾一切的前提下,这些以经济集团模式存在的巨大网络依然难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割据,所以他们更多地是选择融入体系,成为笼罩整个华亚联邦巨网的一部分。

    同样的情况并不止在华亚出现,原来就有着相当基础的美利国,资本与力量集中的速度甚至更快。

    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没能逃出这张巨网之外。工作的单位追根溯源后,透过层层的股份控股关系,它们几乎总能连接上巨网的某个节点。

    而日常使用的消费产品,生产它们的公司自然也不例外,衣、食、住、行乃至生活的一切,其实最终通通都指向那一张网。

    于是除去生产者消耗掉的物质财富以外,整个社会创造减去消费以后剩下的盈余,近乎全部通过这个网络,变成上层强者走向更强的资粮。

    毫无疑问,在这种情况下,在社会的金字塔上站得越高,获得的资源也呈指数式增长,良性循环之下,几乎都是越跑越快,让后来者更难有机会追上。

    “魏无涯,你提起这个李必达是什么意思?”听到这个名字以后,赵飞晏回想了几秒钟,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不虞。

    李必达的家人,当年正是死在赵飞晏哥哥赵飞云的酒后驾驶当中,只是赵飞云这个大纨绔犯下的事实在太多,赵飞晏花了几秒钟才从记忆里想起这件陈年往事。

    “根据我派去的人他们发回来的秘密报告,李必达不但在埃塞俄比亚称帝,而且还设立不同品级的文武百官,俨然就是一个古代的华亚朝廷。”

    “可这跟我们的事情有什么联系?”不少人听到这里,都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咳咳!”魏无涯佯装咳嗽,实质却是放开了自己的控制,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体内庞大的灵能反应,以此告诉众人,虽然大家都是年纪相当的年轻人,但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五阶灵修,说话不是阿猫阿狗都能打断的。

    发生了这样一个小插曲以后,除了另外两三个人态度仍然没变以外,其他人一下子都变得严肃起来了。

    力量的差距告诉他们,人与人之间明显是有等级差异的。他们可以俯视普通人,但同时也只是被更强者所俯视的对象。

    “他在称帝以后,只要留在埃塞俄比亚这块土地上,就拥有几近媲美六阶的力量,而受他册封的官员,则视品级能够获得不同程度的加成……”

    ……

    与此同时,天庆紫鎏海内,拥有最高权力的几人也在召开秘密会议。

    青年联盟内部,自然也有他们的高级内线,以至于连内部会议的内容,也能够在第一时间传递出去。

    “你们觉得该怎么去处理李必达这个人?”陈博翻看着情报部门获得的记录,很快就察觉到了一些事情。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交出来方法!一旦输给了那个疯子,说不好全世界都会变成他的试验场!”作为会议内陈博坚定的支持者,文剑基本就说出了陈博的态度。

    “他在国土内的力量绝对不能轻视,我们需要派出多少力量,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其次,拿到方法以后,我们推举谁,去当这个皇帝?!”

    道院系的领袖梁工,跟原有派的领袖程穆,心有灵犀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在对抗军官系陈博一家独大的时候,它们总是能够紧密地合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