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八十章 万相与九转

第三百八十章 万相与九转

    “还是执着于外相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一个幽幽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两大强者在第一时间都做好了严密的防御准备。

    陈博瞬间变成了一个被高温等离子团包围的光人,外围温度接近太阳表面的等离子体,足以将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物质烧掉。

    哪怕是坚硬如钢铁,在这样的恐怖高温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为了保护外围的群众以及自己的身体,陈博的玄华临时变成了隔热层,一层在内贴身,另一层覆盖在方圆数百米内,阻挡来自自己能力发出的无穷热量。

    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友军免伤的设定,使用能力时如果不加保护,甚至有可能伤到使用者本身。

    元神在接触超过一千度的高温时,同样会受到难以恢复的伤害,正是因为这一点,陈博不得不为自己也制作一个隔热层。

    同时应对来自队友的超高温,还有突然出现在背后的未知存在,释华冲马上就让法身从体内涌现出来,变成一套液态战甲覆盖全身。

    “你回来了?”电光火石间,陈博就完成了思考,得出了一个他最不想得到的结论。

    “再给你们一年时间吧,看看有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白光,渐渐重塑成了一个人形,一张惊艳绝伦的脸出现在他们面前。

    周围数千度的高温让空气都变得扭曲不定,但这并不损害眼前人的美,白墨对这地狱一样的环境没有任何感觉。

    “你的脸……”释华冲第一反应是对方怎么修炼到连性别都改变了。

    “所以才说你们还执着于外相。”一句话过后,白墨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这时候释华冲发现,每过几秒,眼前的人他的外表就会彻底地变化一次,性别、体型等各种参数都在变化,他只有用心眼去观察,才能够真正把握住内在不变的本质。

    “当外貌,肤色,体格都可以随意改变的时候,外在的表相也不过就是那么一回事了。”完成了初步的元素化,再加上拥有强大到足以从分子层面调整自身结构的念力以后,外表对白墨而言,就像游戏里可以随意修改的数值。

    无论是虹膜,抑或是指纹,改变起来都只是一件小事,这些用于区分普通人的特征,他都可以随意模仿,所以他最后才给这个新的境界命名成万相境。

    实际上在踏入六阶以后,可以对身体进行细胞级别修正的释华冲,就已经拥有彻底改变自身外貌的能力。

    至于陈博方面,十多年的时间里,华亚联邦开发出来的,能够小幅度改变外貌的灵术多不胜数,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是视觉生物,变得更好看总是没有坏处。

    但正常人,明显是不会有完全改变自己外貌这种奇怪习惯的,拥有改变的力量后,他们会去做修正,在原有的基础上变得更加好看,但很少会抛弃原有的一切,直接重塑一个全新的自己。

    陈博要完全改变自己的外表并不是难事,但像他这样的领导人,如果每天的形象都在大变,下属跟民众会很麻烦,所以他也不会去做这种无谓的事情。

    “一年吗?告诉我,红世之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陈博在听完白墨的话以后反问道。

    “知道太多其实没有什么好处,特别是对于这种怪物。”对于这个被镇压在九幽界的信息生命,白墨暂时不想说什么。

    “肉身九窍,法身九转,你设想的路不错。”白墨突然看向了释华冲。

    借助天网这个能力,虽然只有一个由暗灵稻所支持的分身,但在这个星球上,能够完全瞒过他的东西还是不多。

    即使因为力量不足,查看不到释华冲的核心秘密,不过从一些外围的信息,白墨还是推断出了大体的情况。

    “法身二转就拥有足以匹敌初入化凝的战斗力。”

    整个武道体系,在释华冲踏出了新的一步以后,实际上是被他重新地整理了一遍,记录到了数据库里面。

    从所谓的零窍,也就是开始穴窍修炼前对身体素质的打熬,一直到九窍合一成就法身,这一段统称为肉身九窍。

    而第二阶段,则是他开拓设想出来的法身九转,第零转是刚刚成就法身,纯粹依赖法身带来的力量增幅战斗。

    第一转是法身能够随意形变,放入体内进一步温养;第二转,则是释华冲现在的层次,法身能够反过来强化**,同时让他拥有细胞级别的身体微观控制能力,极大地解放身体的力量。

    至于后续的三转四转一直到九转,仍然只是在他的设想当中,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头绪。

    靠着分散到成百上千人体内的意志,释华冲能够调动起这些人闲置的部分神经细胞,以自己为主机,将他们并联成一个小型的思维网络。

    正是依赖这点,他才能够成为第一个推演出法身第二转的人,而法身第一转,实际上不少法身境的武者,在无意识中就已经走过了这一步。

    不过这种事情就跟白墨在虚拟现实系统里做的手脚一样,属于个人最为机密的东西,所以白墨单靠这个分身并没有看出来什么。

    “你到底走到了什么地步?!”听到白墨的话以后,释华冲感觉自己后背都要冒冷汗了。

    在无声无息间,对方就已经得到了这么多的机密信息,这仗还怎么打?至于之前打算挑战对方的想法,他决定烂在心里。

    牌烂就算了,自己这方很可能还处于明牌状态,这场游戏从一开始就太不公平。

    “希望你们一年后能给我一点惊喜,现在还是太无趣了。”白墨没有回答释华冲的疑问,只是自顾自地说着。

    “轰!”接着他一拳砸在地上,几秒钟后,以拳头的位置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半径达到十多米的光区,其内不断涌现白色的光芒。

    不明所以的两人,第一反应就是对方要突然发难偷袭,下意识地做出了最强的防御措施去应对,结果却看见白墨这一拳只是朝着地面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