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价值

第三百七十二章 价值

    没有选择任何一个体内有超凡力量的人,他纯粹是从一群普通人的角度去观察这个世界。 更新快无广告。这些细小的眼睛,就像蒲公英一样到处飘荡,不时附着在某个人的身上。

    有路边小摊上卖煎饼的老头,守在杂货店柜台前玩手机的老板,匆匆而过赶着去上班的年轻人,菜市场里为了几块钱跟顾客争吵不休的小贩,整天呆在家里沉迷网络的小孩。

    对于白墨而言,他们仿佛是活在另外一个世界,跟因为灵气出现而彻底改变命运的少数人不同,大多数的普通人其实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反倒是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间接伤害。

    骤然出现的海族,让人类许多年来在地球的霸主地位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失去了海洋贸易的支撑,使得原本在核弹与海啸中就已经遭到沉重打击的经济雪上加霜,无数普通人因此失业。

    经济萎靡很自然地就会带来犯罪问题,即便是以治安管制良好著称的华亚联邦,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多次动乱。

    从最初觉醒力量后为祸一方,需要官方加以镇压的能力者,到围绕政权归属争斗,拆掉了半个天庆城的天庆之乱,背后都有着跃跃欲试的野心家利用民众做文章。

    国内大局已定后,又跟掌控迈索国的一轮教发生冲突,最终以华亚联邦派兵肃清境内企图闹事的教徒告终,但流窜各地的暴乱分子还是搞出了不少事情。

    只是矛盾并没有就此消除,数年后的苹果树事件,上百万人因此直接身亡,同时也间接制造了无数难民。

    这些人最后的去向,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除此以外,超凡者与普通人之间越发尖锐的矛盾,源于社会资源日趋集中,阶级更加封闭,这些都是一年前红世之乱爆发的真正原因。

    当然在暴乱过后,也迎来了新一轮的稳定。背后原因相当残酷,单纯是因为死的人足够多,给其他人留出了更多的生存空间跟社会资源,暂时缓和了各种矛盾。

    跟随着眼前这个匆忙赶地铁的年轻人,白墨就像看电影一样浏览他这一天的生活。

    早上六点半起床,七点出门上班,八点半开始忙碌的工作,不停地拨电话、接电话,收发邮件,对着电脑做ppt……一直到中午吃饭,吃完饭以后,继续重复之前的工作,最后在公司加班到七点才一脸疲惫地离开。

    一个相当平凡的办公室人他的工作日常,透过言语间的交流,白墨得知他这一天的工作大概能赚上两百五十块钱,勉强能维持在天重市这个一线城市的生活,除去租房子跟吃饭以外能剩下一点点的样子。

    “还真是一个绝望的社会,太浪费了。”他已经有近十年没有在意过任何有关钱的事情,因为贡献点系统的预算从来就没有用完过。

    看着这个也许要花上大半生时间,才有可能买到一套属于自己房子的年轻人,白墨感觉两人完全是活在不同的世界。

    高高在上的上层,有着足够的时间与精力,去思考一切想要考虑的问题,但绝大部分的普通人,单是要维持一个像样的生活,就已经竭尽全力。

    忙碌的一天过去后,他们需要的是各种形式的娱乐去放松,于是轻松文化大行其道,已经筋疲力尽的人,怎么可能还有心思思考与学习,进而提升自身。

    只有极少数有着恐怖自控力的人,能够坚持自己的道路,在拖着疲累的身体继续去学,一点点地试图改变命运。

    但双方从起点开始,差距就已经很大,除非是天赋惊才绝艳的人,以大毅力坚持下去,不然要追上他们的脚步依然极为艰难。

    正是这样一个巨大的差异,让底层永远是底层,而上层则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发强大。

    “智慧生物的价值在于能够思考,将他们放在这种位置是一种巨大的浪费,单从效用上说,将他们做成缸中之脑,变成一个只会思考问题的机器,也要比现在的效率来得高。”

    “不过技术上还不大可能,虚拟现实系统的仿真度离让所有人真假莫辨还差得太远。”有了这个想法以后,白墨还一本正经地思考了相关的可能性。

    力量越是强大,感知也是水涨船高,不说五阶跟四阶的超凡者,就是三阶的人,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察觉出虚拟现实系统跟现实世界的分别,他的想法暂时还没有实现的可能。

    “这算不算是为了维护永恒阶级而做出的布局?”习惯于往阴谋论上靠的白墨,突然又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用繁重的工作打消绝大多数人上进的动力,尽量减少流动性。”

    ……

    通过观察更多人他们的生活,不断地有新想法从中涌现,越发变得自我与疯狂的白墨,也从中逐步完善自己的计划。

    “李必达,你是什么时候晋升五阶的?!为什么要背叛我?!”在埃塞俄比亚首都贝巴的皇宫,凭着自己力压一国的力量,已经登基为王超过十年的黑皇帝加楠,表情痛苦地用腔调奇怪的华语,去质问眼前的男人。

    这个黑发黄肤的华裔男人李必达,是加楠管治国家的左膀右臂,一直以来都深得他的信任,却没想到对方会加以暗算。

    “从无忠诚,何来背叛!”李必达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话。

    “八年了,我花了整整八年的时间,终于成功了!你等着,我一定会报仇的!”他体会着手上玉玺里传来的巨大力量,眼角泛起了泪光。

    “你到底在干什么!”被暗算重伤的加楠,发现自己仅存的力量,似乎都在不断地被对方手上那块奇怪的石头吸收,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彻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李必达没有管这个将死之人,只是在默默地完成着自己最后的工作,而在玉玺的强大吸力下,重伤的加楠连反抗的力量都失去了,只能任由对方施为。

    他最后所看到的,似乎是自己变成了一条奇怪的长蛇,被吸入到石头里面……

    “从今天起,我就是这个运朝的开国之主了……”李必达拿着这块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字的玉玺,满意地端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