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斩断

第三百六十九章 斩断

    “但这个世界似乎并不欢迎我。”

    他能感觉到,一道分散在全世界的庞大力量,在拒绝自己的回归。一旦他的本体出现在这个星球上,那股力量就会以雷霆之势袭来。

    大概两个月前,沉睡了接近一年的白墨就已经在九幽界醒来,身上的伤势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但困扰他的幻觉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作为想象力过分强大的代价,感知里不时会出现虚实难辨的东西,让他没有动用自己任何力量的打算。

    以他现在的层次,任何一点力量使用的不当,都可能造成毁灭性的后果,所以他刻意地只留下一道不含任何力量的意念在自己的后手里面。

    此时白墨的投影,力量完全由种植在地面上的暗灵稻供应,这也是他参考灵能网系统的结构,所设计改造出来的东西。

    暗灵稻的种植面积还很小,没法给他提供太多的力量,不过胜在随灭随生,只要供能的植物没有被连根拔起,这个投影就无法被消灭。

    “十多年了,我都没有好好地看过这个已经完全不同了的新世界。”他暂时没有去管自己留在天庆的那些东西,而是选择了到世界各地去走走。

    这几年间,白墨通过虚拟现实系统掠夺众生记忆获得的财富,同样也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消化,才能将它们全数转化成继续前进的资粮。

    与其用现在这个弱小的投影回去天庆跟那群人斗智斗勇,还不如等本体完全适应体内的力量以后,用绝对的力量碾压过去方便。

    吃撑了的老虎,看着身旁的鬣狗,总是显得比较宽容,但这种宽容能持续多久,还是取决于老虎的消化速度。

    至于那道遏制他回归的力量,白墨大致估算了一下,如果正面被击中的话,有伤到他的资格,但因为控制者本人层次不够,所以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了。

    “九幽界开辟以后,灵气的水平又下降了一截,被动进化的上限也降低了,后来的人要爬上来大概会更加艰难。”

    作为直面灵气爆发的“先天生灵”,他们获得的开拓者红利相当丰厚,在对各种事情都一知半解的情况中,就以坐火箭的速度,在一两年间完成了被动进化的全部环节,直接进入了融场期。

    即便是当时的程穆他们几个老人,也是将自己堆入了融场期中期以后,才遇到了第一个门槛——大脑灵能化。

    但到了十年后的今天,随着灵气水平的降低,进入融场期本身就变成了一个门槛,卡住了大批徘徊在命场期的修炼者。

    已经有不少人猜想,也许假以时日,命场期本身也会成为一个关卡,让修炼之路变得越发艰难。

    不是没有人想过扭转这个重新走向末法时代的趋势,但十年来耗资无数的研究,人们仍然对灵气的本质一无所知,它就像是一段被加密封装的程序代码,留在世上的只有一些接口,可以用,但却没有办法解析原理。

    所以此时无计可施的人类,只能选择走上掠夺诸天的道路,用其它星球出现的灵气资源,去弥补地球的缺口跟自身永无止境的,至少这个方案在技术上有可行性。

    而暗灵稻所做的,也不过是将变异生物分解,让它们吸收到体内的灵气重新回归环境。

    “快好了,人与人之间,不该有那么多无聊的关系,这些无谓的丝线,就由我来斩断。”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以后,白影化作一缕轻烟消失了。

    “似乎有些什么不对。”在白影消失以后,被困在九幽界的红世之徒跟盖亚两个感觉有些不对。

    “难道是他偷偷将自己的力量降临到地球?”它们并不认为自己的心血来潮是错觉,各自开始了试探。

    ……

    “他在这片世界的力量没有丝毫的改变,应该没有向外投送力量。”虽然很难向外输送自己的信息,但除去白墨刻意隐藏的两层以外,两人要感知九幽界其它地方的情况也没有多大的困难。

    理想主义者最无奈的情况,正是自己嘴炮无法起效的时候。这群被困在九幽界的火雾战士,这时候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经过红世之徒进一步的改造后,他们中的每一个,都变成了对红色光辉有坚定信仰的战士,凭着各自语言的感染力,在地球上毫无疑问是优秀的领路人,要发展新成员,进而拉起一支小队伍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怪物都陷入了毫无理智与逻辑的混乱,任何的劝导都没有意义,真理在大炮射程以内的前提,也是建立在双方都有基本逻辑的前提上,至少对方要怕死,大炮才有意义。

    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

    不过对于这种有着强烈毁灭倾向,毁灭对象甚至包括自身的怪物而言,哪怕是将它们通通打死,也改变不了什么。

    面对永无止境的杀戮,一部分的火雾战士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意义。这些怪物实在是太好杀了,根本不需要什么战术、技巧,它们不懂躲闪,有时甚至还会将头往刀上凑。

    “我们每天没完没了地去杀这些东西,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活着。”在杀戮中不断成长的封不悔,用坚定的语气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眼神里充满了光彩。

    作为生物学天才,但在实验室却郁郁不得志的他,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去实地研究这些混乱的变异生物。

    它们身体的蓝本都是那半管深渊血脉,而深渊血脉的前身,则是无数种变异生物血液的精华,堪称无价之宝。

    虽然他信奉红色光辉的理念,但骨子里还是那个酷爱研究的天才,对他来说,这样一个地狱一般的世界,可能比每天都要折腾人际关系的世界要来得更加舒心。

    “无论我们杀死多少,第二天都会从那条不知道有多长的河里爬出来新的恶魔。”这些毫无理智的东西,战士们称之为恶魔。

    “河的源头到底是在哪里?”又有人问起了这个问题。

    “在之前已经有三批好奇这个问题的人,但无一例外,他们从离队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PS:推个书,无限之电影位面,主角叫封不悔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