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联盟

第三百六十七章 联盟

    这个名叫赵飞晏的年轻人,拥有一个相当奇特的能力。无广告的站点。

    通过这样一个能力,他可以指定某件事情,使得每个认为这件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人,都会被动地贡献出一份力量,促进它的发生,他称这种力量为愿力,而自己的能力为万众一心。

    只要这次的葬礼,能够让全世界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白墨是真的死了,那他就能够得到一股集合整个星球的人类,他们在无意识中产生的恐怖力量,去彻底杀死那个人。

    哪怕最后杀不死,也至少能在对方试图回归的时候重创一击,让他继续睡下去。

    “死掉的人,就该被高高供在烈士陵园里,不要再回到这个世界。”

    “经过我们的探查,那个人确实没死,只是陷入了沉睡。”另外一个瘦弱的男人,则用相当沉重的语气回了一句,“为了得出这个答案,我们这边已经死了两个人。”

    看起来身体很虚的年轻人,他就是刘琦恩,新生代的秘密组织“华亚青年联盟”里负责情报搜集的主脑。

    这个组织主要是由联邦里的几个,近两年才踏入五阶的超凡者组建起来的。他们在突破到五阶后,发现蛋糕已经被前人分完,自己空有强大的力量,却没有与力量对等的资源,于是试图结成联盟自保之外,也谋划虎口夺食的事情。

    联盟成员的存在,横跨了华亚联邦内部三大统治派系,无论哪个系统,内部都不可能是铁板一块,肯定有得意者,也有失意者,这些失意的人,抱着互相利用的心态,或是直接加入了这个联盟,或是在背后提供着支持。

    错综复杂的关系,使得华亚联邦内部越发变成一盆浑水。

    而除此以外,还有大批新涌现出来,对建功立业无比渴望,但却发现前进道路通通已经被前辈堵上了的年轻人,选择了加入这个跟他们利益一致的青年联盟。

    这个世界的超凡者太多,数以千万计的人,他们或是求长生,或是求逍遥,总之都抱着各种美好愿景纷纷踏入了修炼的道路,使得各种资源永远不敷使用。

    陈博主导的月球开拓,的确缓解了少部分的矛盾,但现在还处于投入阶段,要获得回报需要更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内部矛盾仍然尖锐。

    在联盟里,有着一批精通占卜类,侦查类情报搜集能力的人。这次为了探查吃下虚拟现实系统可能带来的麻烦,他们专门从各个方面去细查了一遍,避免踩进别人挖出来的坑,但结果却是发现了那个人还活着的事实。

    意料不及的巨大反噬,使得两个好不容易培养到四阶的,专司这方面的情报人员当场身亡,准备好的防反噬医疗设备,根本没有来得及用,人就已经自爆成一团血花。

    情报科里唯一一个踏入玄华境的刘琦恩,因为承担了强大的反噬,也是身受重伤,这时候拖着病躯出席伤他的人的假葬礼,心中百感交集。

    “组织不会忘记他们的牺牲。”几人中的领导者赵飞晏露出了坚定的眼神。

    “根据最新传回来的消息,月球远征军已经打下了接近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探明的灵石矿脉数共有八条。”又是另外一个角落,梁工在跟身后的云劫说着月球上的事情。

    “进度怎么这么慢?以贝迪恩一个人的机动力,能够清扫出来的地盘估计也有这个数了。”云劫参考着自身的实力做了一个推算。

    “月球太缺乏人手了,驱赶跟杀死本土生物本身并不是难事,但区区几千人要控制这么多的地盘已经接近极限,不过月球基地已经形成了相当的规模,下一批人马上就可以上去。”

    “不过也是多亏了从天庆试验场里发现的资料,下一代我们华亚基地的保护层,将会换上全新的星球天幕技术,利用月球上数量极多的氦-3聚变燃料供能,让普通人也能够在天幕覆盖的范围里自由活动。”

    “他连这个也考虑到了吗?”

    “这个人也许并不是没有野心,而是野心超乎想象。”作为七人会议一员的梁工,当然有足够的权限查看所有从天庆试验场发掘出来的东西。

    正是通过这些或民用或军用的技术,他看出了事情的不妥,对方似乎是在准备着一个极度庞大的计划,只是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袭击而被迫中断。

    “但不管怎么样,一旦离开人类社会太长的时间,日新月异的世界终会将他抛在后面。”云劫对人类的智慧仍然充满信心。

    整个华亚联邦的上层,大多数人实际上在心里都不认为,藏得极深的白墨会一点后手都不留,就这样彻底消亡。无论是那种冥冥中的感觉,还是某些人的能力,实际上都在佐证这个猜想。

    所以他们要做的,是利用这个时间差,尽可能地追上他的脚步,在白墨回归的时候,有足够的力量去抗衡、制约对方。

    这些人都是人中龙凤,没有人愿意头上还挂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他们已经足够强了,不需要一个更强的人高高在上,哪怕他极少发号施令。

    “月球丰富的太阳能,氦-3聚变燃料,以及最后的灵石,都是我们急需的东西,要获得压过他的力量,月球的这些资源必不可少。”

    “暂时我们还需要妥协,无论是派系斗争还是新老人之间的斗争,都尽量控制在一定的烈度上。”梁工留下了后半句话没说。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吗?”云劫喃喃自语。

    后来者与先行者有矛盾,不同派系出身之间也有着矛盾,但在未来的巨大威胁面前,他们还是放下了大部分的成见。

    不仅是很可能没死的白墨,同样的,也是在防备可能没死的红世之徒。

    毕竟两者看起来都是同一个层次的怪物,如果白墨没死的话,另外一个以一人之力拖住几乎所有五阶超凡者的怪物也可能没有死掉,绝对不能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