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六十六章 风光大葬

第三百六十六章 风光大葬

    就在九幽界的内部,到处开始爆发激战的时候,在华亚联邦的首都天庆城,同时也进行着一场规模空前的葬礼。

    无数来自全世界不同地方的人都来到了天庆,将这个城市塞得满满当当,为此当局不得不设置了几个分会场,同时去举行悼念仪式。

    庄严肃穆的主会场里,所有人都身穿黑衣,手臂上绑着一圈白色丝带,静静地站在两旁,偶然瞥向周围的人群。

    几大势力的高层也都有出席,各自以国家为单位,组成了几个集团,走在队伍的前面。

    场上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完全可以用静得吓人来形容……

    当然现场的出奇安静,只不过是因为所有人都在用精神波动进行交流,取代了原来的交头接耳。

    “今天,是一位人类英雄的追悼会……”仪式的主持人,用葬礼特有低沉忧伤的嗓音,开始念诵悼词。

    “……他为了对付试图毁灭人类的外星人,英勇地牺牲了自己,与敌人同归于尽,将我们的社会挽救于危难之中。”

    ……

    “在对付这个无比强大的敌人时,所有与他相关的照片,都被敌人用诡异的手段给抹掉了,但这个英雄,将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永远是我们记忆的一部分!”他指着在重重花圈环绕下的一张纯白照片说道。

    这也是整个葬礼里面最为独特的地方,在正中央的位置并没有一张巨大的黑白照,只有一张白得发亮的照片。

    “所以我们决定用一张空白的照片去寄托哀思,纪念英雄,让他长埋在我们的心中!”说到最后,负责带动情绪的主持人已经热泪盈眶。

    在各地收看葬礼直播的人,有不少也被台上那一位所感染,因为他们是实实在在的受益人,所以很容易就感同身受。

    在华亚官方的宣传中,动乱的真正原因,是一个名为红世之徒的外星人,利用红色光辉这种奇特的力量,使所有人变得疯狂,而最后则是白墨牺牲自己,跟这个罪魁祸首同归于尽。

    所有的罪名都应该由这个外星人去承担,因为无论是暴乱的普通人,还杀人的超凡者,他们都是在受到了这股无形力量的操控后,做出了许多违背自己道德本性的事情。

    “你觉得这样的宣传有效吗?”会场上,文剑在跟站在最前面的陈博在用精神波动互相传递着信息。

    “我们的人需要一个共同的仇恨对象,不管是真是假,这个外星人都必须负上所有的责任,要不然单是仇恨,就会撕裂整个华亚联邦。”

    “发生这种事情,错的不能是人民,而必须是某个小群体,这个非我族类的外星人,就是最好的选择。”通过事后大量的调查,陈博也逐渐清楚了这实际上是一次社会矛盾累积起来的总爆发,这个外星人有推波助澜,但绝不是所有的原因。

    社会在这些年间的运行过程中不断积累起来的各种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陈博心里也明白,只有解决贫富悬殊、恃强凌弱、阶级固化这几个难题,才有可能真正地消除隐患。

    只是这几个困扰人类无数年的难题,哪怕他拥有着强大的力量,最高的权力,也没有太好的处理方法。

    因为他不可能去革自己,跟自己手下的命,他们本身,就是这个国家最富也是最强的一群人,要处理这些问题,不可避免地会损害到这个集团的利益,如果要一意孤行下去,最后一定会众叛亲离。

    “这近一个月来,以眼还眼,以血还血的复仇一直就没停过,每天都有要上报到我这里的重大案件,至于没有到达上报要求的案件,就更是多不胜数。”文剑继续说道。

    阶级妥协式的一刀切特赦令,以稳定压倒一切为原则,无视了许多人的复仇心理。从宏观角度看这不失为一个正确的处理方式,能够迅速恢复秩序,但杀人偿命作为一个几千年来深入人心的理念,绝对不是这一纸政令能够改变的。

    “既然国家不替我们复仇,那我们就亲自动手。”

    “让世界感受痛楚吧!!!”

    在动乱中不乏有家破人亡的市民,他们的家人或是在动乱中被暴民杀死,又或许是作为暴民被其他人打死。失去一切,生无可恋的这些人,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新的刽子手,或是复仇,或是单纯的报复社会,去制造出一单又一单的血案。

    仇恨这种东西总是没完没了的,你杀了我爸,我捅死了你,然后你的儿子将我捅死,化不开的死仇就是这样开始的,最终绞成了一个永远解不开的死结。

    这过程中再来插入一点爱情,在看客眼里马上就升华起来了,虽然对本人来说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但在旁观者看来就是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

    “所以才要将仇恨的矛头指向它,是这个怪物导致了所有的悲剧,只有将内部矛盾转移到外部,让民众的仇恨集中到外星人这边,这个仍然动荡不安的社会,才能再一次平复下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打算大力推动太空的拓展计划,将这股无处释放的仇恨,用在杀外星人上面,总比用在杀自己人身上好。”

    “有着红世之徒这个外星人作为靶子,太空殖民,为人类杀出足够的生存空间,也就顺理成章了。”

    ……

    陈博跟文剑两人交换着大量的信息,作为同一派系内的两大巨头,在政治方向上,必须要有充分的一致性。

    在核心会场里的人,几乎就没有哪个是将注意力放在葬礼本身上面的,除了纯粹做做样子的肃穆表情以外,精神波动满天飞。

    “前面的那些家伙,真以为他们挖的陷阱我们会不知道?”前排当权派有他们的想法,站在稍后排的新生代年轻人,自然也有他们的小算盘。

    “有了这个无比风光的葬礼,即使那个人真的没死,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其中一个站得非常笔挺,一看就是军人出身的年轻人肯定地说道,他对自己的能力有着绝对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