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一盘棋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一盘棋

    “还是神秘兮兮的,肯定是又有什么谋划。”都已经是十年的老熟人,陈曦多多少少也清楚,白墨用一副留遗言的口吻给自己下的这个任务,不会那么的简单。

    她可不觉得白墨会有那么容易死,而且正好也需要通过上交这些材料,去保全自己这些年来捞到的钱,所以于情于理都该选择完成这个任务。

    “你说他是在干什么呢?”旁边的华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是一头雾水。

    “谁知道呢,我只知道我们该准备离开华亚联邦了。”察觉到靠山要倒的陈曦,往越野车的油门上使劲地踩了一脚,向着天庆的方向驶去。

    至于手上的环状纹身,她猜想也许是某种保护她们的措施,当然心里面也不无恶意地猜测,有没有那么一点可能是监视她们有没有能够完成任务的东西。

    她能感觉到,这个东西,还在一点一滴地改变着自己的身体,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深渊种族?这就是你的棋子,或者说是实验品?”被镇压在九幽界第九层的盖亚,看着第一层从唯一的河流中爬出来的,无数由亡魂重塑而来奇异生命体,很容易就发现了端倪。

    白墨是利用剩余的半管深渊血脉,跟自己的一部分传承,结合被吸入到界内的物质,为九幽界内绝大多数仍处在懵懂层次的游魂制作了一个身体。

    这些造型千奇百怪的生物,有的在不断击打着地面,有的在到处狂奔,有的甚至互相打了起来,它们在拼命地发泄着自己体内一股难受的力量。

    因为对灵魂跟身体研究仍然不够深入,白墨塑造出来的这批实验品几乎都面临着一个问题它们需要跟新身体进行旷日持久的磨合。

    这样的一个过程无疑是漫长而痛苦的,绝大多数意志不够坚强的灵魂都会最终陷入疯狂,哪怕它们本身就已经懵懵懂懂。

    “这样的一群疯子,除了庞大的数量以外一无是处,跟你手上的火雾战士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不过一个没有前人传承的种族,能够在十年间走到这一步,供养出这个怪物也算是奇迹了。”

    几乎目睹了十年间白墨掠夺众生思考成果全过程的盖亚,在跟旁边的红世之徒点评九幽界第一层的情况。

    三人互相都奈何不了对方,于是索性以整个九幽界为棋盘各自布子,下起了大棋。盖亚它们两个想要最终鸠占鹊巢,将这个封印世界据为己有,摆脱白墨的封锁。

    而陷入沉睡的白墨,则试图以整个九幽界生灵的力量,探索将这两个大敌炼死的可能性。他坚信既然天玄大陆能有人将这两个家伙打成死狗一样,自己或许也能找到这样的方法。

    红世之徒手上的火雾战士,则是由它跟盖亚在最后关头吸进光柱内部的人,以及原红色光辉的组织成员组成,他们将会作为它的精锐部队,开始在这个世界的游戏征途。

    至于盖亚,它将自己安排的天命主角布在九幽界之外自由发展,打算跟红世之徒一里一外,相互呼应。

    一个名为“光环”的能力,在最后一刻被盖亚安插到了仍然身处月球的贝迪恩身上,这个没有任何攻击力,只有一系列辅助效果的东西,是它留在外界的唯一一点记号。

    由于担心遗留在外的力量可能滋生出独立的人格,它们除了布局所需的部分以外,收回了自己几乎全部的力量。

    “这场游戏的参与者不止有我们三个。”红世之徒冷冷地说道。

    目光跨越那十多条连通九幽界与圣光神国的通道,它们看到了那团几近无边无际的光,在笨拙地塑造着一片又一片的天使,不时还总会有几个歪歪扭扭的半成品突然崩溃消失。

    白墨在消失前,向着那片圣光的海洋传递过去了一点点的信息,让这个只有本能的概念神,多出了某些超乎本能的行为,为这场游戏增添了一个变数。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感觉自己突然变强了很多的封不悔,拍了拍旁边张昊的肩膀。

    “不知道,其他人都好好的,只有陈主_席一个人消失了。”这些原本大多正在天南海北带领群众运动的人,突然眼前一黑,然后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这个诡异的地方。

    被红光跟紫光彻底包围了的九幽界,普通人要看清旁人的脸非常不容易,但经过红世进一步改进的这些火雾战士,显然不需要担心这种小问题。

    经过特殊的改造后,他们的眼睛在红光跟紫光中看得尤其清楚。

    “或者我们首先要担心的,是活下去的问题了,有超过我们数量二十倍的敌人团团包围了这片地方。”

    在场对生命感知力最强的张昊,用手势提醒了众人准备战斗,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了有一群思维混乱甚至是疯狂的生物向着他们聚集的方向涌来。

    “让他们尝尝,红色光辉的惩戒之力。”虽然敌众我寡,但每个人都没有退缩。身为理想主义者的他们,在生死之上,还有着更多其它的东西。

    “啊啊啊啊!”一个彪形大汉感受着体内暴涨的力量,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一团如火的红光,瞬间像雾气盔甲一样包围了他的全身。

    类似的火雾盔甲也出现在了周围每一个人的身上,一群全副武装的战士,以决死突围的心态杀向敌人。

    一场屠杀。

    严阵以待的一群火雾战士,像砍瓜切菜一样把这些有着强烈自毁倾向,有时甚至可能会咬掉自己一块肉的怪物给轻松杀了个干净。

    战斗的异常轻松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原本他们以为,面对超过自身数量二十倍的敌人,能够有人活着逃出去就已经是一种胜利,但结果却是一人未损,就杀出了重围。

    “这些东西很不对劲。”

    “它们的思维完全是混乱的,在战斗的时候它们可能会砍我们,但更有可能是砍周围的同伴,甚至是自己的身体。”

    “在砍碎它们身体的时候,我似乎还看见了这些怪物眼里的解脱神色。”一个僧侣出身的火雾战士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