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十朵花

第三百六十四章 十朵花

    这是一个异常严峻的问题,在享受过灵气的红利以后,没有人愿意回到过去。m.手机最省流量的站点。哪怕是实际上在灵气时代获益并不多的普通人,他们其实也持同样的态度。

    因为在新时代里,至少所有人都有着一个希望,只要把心一横,将手上的各种财产全数折现成贡献点,用来换取少量延寿的灵材或者药剂,并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靠着这些东西,他们能多活上十到二十年。

    当然,肯这么做的人不多,只要身体还过得去,年纪不算太大,都不会做这种孤注一掷的选择,因为这个社会没有钱的话,其实活着也是非常的受罪。

    “那个神秘的世界消失以后,灵气水平又下降了一截,但肆虐的噬灵病毒也突然同时消失,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联系。”陈博坐在紫鎏海的议长办公桌上,看着手上的文件自言自语。

    “散播这东西的那个名为红世之徒的家伙,到底最后又怎么样了,真的是跟白墨一起同归于尽了吗?”

    ……

    感觉告诉他,事情并没有那么的简单,一个接一个的疑问涌现出来,但苦于情报太少,陈博并没有能够得出太多有用的结论。

    “按照这群分析师的猜测,应该是因为超凡者数目的不断增加,导致地球的灵气消耗过大。而随着灵气浓度的下降,超凡者要做出突破很可能会变得越发艰难,一些来自基层普查的数据也佐证了这个猜想。”

    原本陈博打算在前一阵子进行突破,但是突如其来的红色光辉、噬灵、红世之徒等一系列的东西打乱了他的计划。一向求稳的他,在没有面对生命威胁前,绝对不会冒险突破到化凝境。

    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灵气水平在缓慢下降,继续拖下去麻烦只会越来越大。

    “虽然灵气研究所方面已经成功地进行了秘密的小规模灵气复制实验,但无论是效率还是成本都没办法接受,在没有突破性进展前,月球也许会成为多余能力者的新安置地……”

    “咚咚咚。”正当陈博沉思着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陈议长,这是清算中心最新送过来的报告,里面有几份机密文件,为了保密起见,相关的发现人已经被暂时请到了特战委的招待所隔离起来。”

    “密银、暗灵稻、基础巫师改造……”文件外面几个鲜红的绝密印章,让旁边的秘书还是选择别过了身子。

    “陈小姐将她手上所有跟试验场相关的材料也都交给了我们,换取一个不再追查的承诺。”陈博的机要秘书说道。

    “以那个人的性格,她不可能接触到真正核心的内容,只要能交出钥匙那就无所谓了。”

    “我明白了。”王秘书点了点头。

    她心情也相当不错,因为对方为了做成这个交易,暗地里塞了一笔数量极为惊人的中介费,让她做中间人,跟陈博搭上了线。

    就在试验场的清算过程开始前,陈曦带着她这几年间经手的所有文件,包括物资的进出,外围实验室的统计报表等一大摞的东西,找到了陈博的机要秘书,秘密地达成了这样一个口头协议。

    这七八年间,每年流经天庆试验场名下账户的钱都以千亿计算,面对这样一个天文数字,哪怕陈曦只是用最保守的方式去处理,依然是捞到了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现在她的靠山倒了,为了避免成为众矢之的,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去保全自己,当然,背后也有某个人的默许。

    “下不为例。”就在王秘书浮想翩翩的时候,来自陈博的一句话让她回到了冰冷的现实世界。

    “你是我的秘书,但也只是秘书,不需要替我拿主意。”陈博对手下这种收了钱才给自己汇报的越权行为相当不满。

    “是的!绝对不会再有这种事情!”被大笔贿赂蒙蔽的眼睛的王秘书,这时候终于想了起来自己权力的来源。

    “真是因小失大……”走出办公室以后,她皱起了眉头,“在他心里面的印象扣分了。”

    每天面对着陈博这个全华亚最有地位的单身男性,王秘书也有自己的小算盘,秘书终究只是秘书,但夫人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时间回到几天前。

    “试验场那边到底怎么了?”在倾天大战前就暂时离开了试验场的陈曦,发现一束流光飞到了自己的面前,流光在落地后变成了一个光团,逐渐浮现出了白墨的轮廓。

    “你跟了我有十年了吧。”白墨没有理会陈曦的问题,自顾自地说着。

    听到这话以后,她嗅出了某些不妥的味道,身旁的华箐也有类似的想法,两人相视一眼,然后继续看着眼前的光人。

    “对,十年了,从我们的第一次见面算起。”

    “时间不多了,这算是我给你们两个的最后一份礼物。”白墨的话音刚落,光团中心浮现出了一个极为精美的箱子。

    箱子自动地打开了,里面是两块腕表状的东西,表上没有时针分针秒针,只有十朵由符文勾勒出来的花,而在表的下面,还放着一张纸跟几把钥匙。

    “你这是什么意思?”听到最后一份四个字的时候,她们显然有了某些不好的猜想。

    白墨没有马上解释,只是用意念让两块表分别戴到了她们手上,在戴上以后,原本的表身化成了一个极度复杂的符文图案,十朵花在手腕上正好围了一圈。

    随着符文的生成,两人都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一些奇特的,但说不出来的变化。

    “希望你们永远不会有用到它的时候。”他这时候又说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纸上是试验场数据库的最高权限密码,而那几把钥匙,是打开核心试验品仓库的,没有用这些东西去开启,自毁系统就会马上启动,将它们都上交上去吧,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任务……”说完这段话以后,光团像四散的流萤一样,很快就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