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公平

第三百六十二章 公平

    “天国与深渊都消失在现世了……”不少虔诚的信徒看着天上渐渐淡去的蜃影,心里面都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不过与之相对的,则是教皇刚铎的惊疑不定,以及对信仰的迷茫。他一直笃信,自己信仰的主不会拥有像人类一样多变的感情,应该是完美无缺的存在,但这次的意外遭遇却让他陷入了沉思。

    随着各地光柱的消失,横亘在欧罗巴上空的圣光神国,以及与之连接到了一起的九幽界,在白墨最后的控制下,都渐渐地消失在了天际的彼方。

    被人为连通的天堂与深渊,即将开始一场也许永无休止的战斗。

    “为了杀死我们,他还真的是不惜代价。”红世之徒跟盖亚两人,在九幽界彻底隐没前,主动地将散播到地球人身上的力量全部收回。

    九幽界内层层叠叠的信息封锁屏障,会隔断主意志跟身体其它部分的联系,天长日久下,以几人的生命层次,被隔离的身体甚至可能会产生新的意识。

    尤其是像它们这种信息生命,一旦产生了新意识,直接就能继承原身的所有记忆,进而造成极大的麻烦。

    为了避免白墨的计划得逞,人为制造分裂出更多的人格,盖亚跟红世最后决定尽可能地将一切信息与力量都回归己身。

    另一方面,白墨学会信息封锁屏障的时间还太短,只能敌我不分地维持着这样的屏障,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敌人,都无法对外传递出信息。

    出于跟盖亚它们同样的理由,他选择了销毁月球来不及回收的分身,同时抹去自己在地球留下的,有可能逃脱掌握的一切存在。

    “接下来的不知道多少年,我们就专心看戏好了。”红世之徒自我调侃道。

    作为摆脱了**寿命限制的存在,它们唯一的限制是思维寿命,但现在离它们的思维寂灭还有一段难以计算的漫长时间,所以红世有足够的耐心,去布置自己的脱困计划。

    “你猜他们要花多少时间,才能猜出来噬灵甚至是针对噬灵的药物都不过是个骗局?”完成了布子的事情以后,盖亚主动地找起红世聊天。

    它们俩的关系一向都很微妙,有时是生死之敌,有时又是紧密盟友,不死这两个字让它们对很多东西都看得很开。

    草草布下的信息封锁屏障只禁止了一切信息的流出,并没有禁止外界信息的流入,所以它们两个将会成为高悬天上,无法被接触的永恒看客。

    “在他们出现第二个跳出棋盘的人物前,我不觉得有人类能真正研究出你这东西的原理。”能布置的都布置好了以后,百无聊赖的红世也只能接住盖亚的话题。

    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噬灵病毒,这种东西不过是盖亚随手捏出来的微粒,真正的致死原因是它控制着这些人基因里的某些片段,不断地合成分解身体的酶。

    而这些属于宿主自身,不会被生命场排斥的分解酶,正正是受害者死状恐怖的缘故。

    所谓的研究结果,也只是它操控研究人员得出来的一个错觉,对一种不存在的病毒,又怎么可能研究出有效的治疗方案,只要盖亚停止分解酶的合成,患者马上就能康复。

    至于只针对超凡者起效这件事,实现起来就更简单了,在一定程度上能控制基因的盖亚,其实它想杀谁就杀谁。

    普通人也好,超凡者也好,在它看来都只是电脑里面的文件,想删谁就删谁,只不过普通人是一个只有几十kb的小文件,彻底删除也花不了几秒,而越强的超凡者,代表的文件数据量就越大,要删除起来麻烦也越大。

    只是因为量变引起质变,它才在阴沟里翻了船,从管理员变成了一个看客。

    “如果没有他的来信,我就会按照计划,将烟火炼化成自己的分身,而不是只留下一个效果损失了大半的金苹果,然后开始走上吃人变强的道路。”在陷入沉睡前,白墨思索着当初的一个抉择,会导致事情发生怎么样的变化。

    “相比起苦苦思索推演接下来的道路,吃人就能变强无疑是一条绝对的捷径。”

    “如果是我的话,先会从买来的实验品开始吞噬,然后很快就会跟盖亚它们一样,甚至比它们吃得更彻底,将整个世界变成我一个人的餐盘……最后这一战也许会打得更加轻松。”

    “还可以将海族也纳入到考虑里面,以整个星球为牢笼,进行智慧生物的养殖,跟红世一样一段时间收割一次。”

    “或者做得隐秘一点的话,可以将九幽界做成仙界,强制到达一定程度的超凡存在‘飞升’进我的嘴里……”

    “不过这终究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想要一个不同的世界而已。”他最后缓缓地关闭了自己所有的感知。

    这个世界无论缺少了谁,社会依然会运行下去,笼罩在人类头上的这几朵乌云散去以后,世界开始了新一轮的变化。

    虽然最终的处理方式充满了不公,但在五阶超凡者几乎没有损伤,依然掌控着绝对武力,能够镇压一切不服的现实中,对于这次暴乱的处理方案还是被有条不紊地执行了下去。

    一份出自紫鎏海的,为这件事情划上了一个并不完美的句号,或者说,只是一个省略号。

    所有沾过人命的人,无论位置高低,力量强弱,一律送到前线去杀敌还债,直至死掉或者完成任务才能回到原居住地,作为补偿,普通人哄抢导致的财物损失也不再追究。

    事情的牵涉面实在是太广,涉及数亿人的犯罪,法律已经无可奈何,只能用最暴力的方法一刀切去解决。

    “可是这样对那些钱被抢了,又没有犯罪的人很不公平耶,还有那些家人被杀了的普通人,应该也会对杀人凶手逍遥法外很不爽吧。”云劫开了几天的会回到家里以后,越雨从某个角落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没办法,在大方向面前,总得有人要牺牲,真要追查到底的话,华亚联邦马上就崩溃了。这只是一次妥协,对我们跟普通人两个阶级来说,这个处理是相对公平的,但对每个情况不同的个人来说,谈不上什么公平。”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