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以退为进

第三百六十一章 以退为进

    “各自派人组建一个委员会共同代管如何?”刘震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作为见证了白墨整个崛起过程的老人,他对这团一直笼罩在华亚联邦的阴影感受相当深刻,认为在没有彻底确认对方的死讯前,不应该轻举妄动。

    所以他只是提议组建一个代管的委员会,这样有个万一,没死透的白墨哪天真的回来了的话,也可以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下坡。

    一起组建委员会,这暗示着要拉所有人下水,在贡献点系统上面结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因为系统代表的权力与利益太大了,哪一派都不能坐视其他人独吞,到时候真的要面对压力时,也可以一致对外。

    刘震始终觉得,那个人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死掉,欧洲天上的那两个对碰的世界,背后很可能还有着白墨的影子。

    “可以,迟点再考虑转正的事情。”负责拍板的仍然是陈博,他同样打算走稳妥路线,这次的动乱死伤无数,留下了一个庞大的摊子,但也变相多出了无数空缺的利益,与其去折腾像隐形炸药桶一样的贡献点系统,倒不如先分配好其它东西。

    他跟刘震虽然不在同一个派系,但在这件事上看法却相当一致,白墨未必有那么容易就死掉。

    虽然无论是谁对这个近乎太上皇一样,以绝强力量盘亘在所有人头上,同时分润走一块庞大利益的家伙没有太多正面的看法,哪怕白墨没有去主动影响周围的平衡,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无形的威胁。

    但万事都可以徐徐图之,完全没有必要急躁地在没有确认死讯前,就将他的一切据为己有。

    身为上位者的他们,开始逐渐适应长生种的思维方式,他们等得起,一切以稳妥为上。

    ……

    华亚联邦的高层会议连续开了整整两天,这次动乱带来的问题、后续的重建以及相关的利益分配事项都需要一一研究。

    即使在场的都是思维远超普通人的五阶超凡者,哪怕他们只需要定下大致的方向,也还是不间断地折腾了四十多个小时,负责传达会议命令的人也换了好几茬,不是谁都像他们一样有着非人般强大的身体,可以支撑起四十多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

    “没想到盖亚最后选择的天命主角是他。”在关闭九幽界与地球的连接前,白墨自毁了身处月球的几个分身,“不过也合情合理,经过噬灵跟红世之乱的清洗,地球损失惨重,反倒是这支身处月球的偏师,不仅毫发无损,还在月球掠夺战里获益良多。”

    “刚刚来自卫星的消息,不仅是天庆城外的光柱,世界各地的光柱都消失了。”在会议即将结束前,紫鎏海方面接到了来自军方的最新情报。

    由于光柱周围不断传来恐怖的引力,吸引周围的生命进入其中,各国的现场监测人员都已经撤离,改由在太空的间谍卫星暗中进行观察。

    “他们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情,经过光柱照射后的塔克沙漠消失了六分之一,青藏高原的无人区也消失了接近百分之五,形成了两个盆地。”

    “哪怕是消失了,也不让我们省心。”

    “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吗?”

    “光柱最后还是消失了,也许他真的……”作为新生代的年轻人选择性地忽略了后半句,他们在接到巨型光柱消失的消息后,心思又开始活络了起来。

    以陈博、程穆、白墨他们为第一代的始祖超凡者,这批普遍在灵河之秋七八年后才逐渐崛起的人被外界称之为新生代。

    相比起从一无所有开始的开拓者,他们至少有着已经经过了多次试错跟优化的修炼功法,所以在同境界下力量普遍要比前人胜上一筹。

    他们雄心勃勃,想要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利益,但是蛋糕早就已经被第一代的前辈分了个干净,新人们要获得继续进步的资源,要么就得自己开拓,要么就得虎口夺食。

    但胜上一筹终究也只是一筹,而不是压倒性的优势。

    社会的大环境仍然是和平为主,同一个战力层次内,武力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不可能说因为你比我强一点点,我手上的资源就得交出来。

    现在白墨的突然离开,留下的盘子之大,让这些对资源更加渴求的年轻人一个个都动心了。

    更为诱人的是,他一向都独来独往,身后没有一个能够名正言顺继承一切的残余势力,这点更加助长了他们的野心。

    至于他是为了抗击那个红色怪物而“牺牲”的事情……没关系,给一个死人多大的荣誉都不是问题,追封以国家元首级别举行葬礼又何妨,重要的是他死了,而且留下了大量的资产。

    虽然干系最大的贡献点系统不能乱插手,但其它次一级的东西作为补偿,这群年轻人一番上下其手后还是获得了大量的甜头。

    “就这样将虚拟现实系统交给了他们?”散会后,文剑不解地问道。

    “一方面暂时塞住这些人的嘴巴,现在我们需要团结,至少是表面上的团结。”

    “另一方面,他们的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同样有着各种各样的山头,要完全消化掉这个覆盖全国的系统绝对不容易。”陈博面无表情地解释着,多年的身居高位,他对这些问题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处理方法。

    “敢吃下去,日后就得作为第一线的盾牌……”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只是在脑子里转了转。

    作为现在离下个境界最近的一个人,他从跟白墨秘密交易的不少信息中,清楚化凝境的生命力有多么的顽强,只要元神不灭,蛰伏数十年又是一条好汉。

    “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感觉,自从光柱消失以后,渡真我劫的危险一下子消失了大半。”走在紫鎏海的小道上,陈博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现在突破的危险度会低很多。

    “我们的仆从还是太少。”与现实世界的连接彻底消失后,盖亚看着九幽界内稀稀落落的人影说道。

    “跨越重重障碍后,能够传递出去的那一点力量,抓到这几千人也不错了。”同样被困在界内的红世之徒要乐观不少,至少自己并不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