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五十五章 真相

第三百五十五章 真相

    “垂死挣扎。”看着用最后一点力量冲破封锁的白光,它很容易就发现了对方虚弱的本质,对这种虚张声势表示不以为然。

    “我确实是差不多到尽头了,所以……我们一起走吧。”白墨幽幽地传出了这样的精神波动。

    “物质层面的攻击对我来说意义不大,我不认为你有跟我同归于尽的资格。”思前想后,它还是没能找到对方翻盘的凭仗,即使是自爆,红世之徒也不认为能对它有多大影响。

    “确实,哪怕是勉强晋升到新的层次,我们之间应该还有相当的差距,我杀不死你。”他爽快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但是,我们的战斗,还有场外观众可以插手。”白墨说罢,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胸口,从里面拉出了一团紫色的光芒,“该履行你的约定了。”

    “你不怕死吗?这是与虎谋皮!”看着疯狂膨胀的紫光盖亚,红世之徒突然感觉自己似乎是陷入了某个人的算计当中。

    从一开始的计划,到它跟盖亚的合作,都是对方设的一个局!

    “为什么你宁可跟他合作?”面对局势的变化,红世之徒依然保持着冷静,它恢复过来的力量都是真实无虚的,对付一个几近油尽灯枯的家伙,外加一个身受重伤的同类,依然是有相当的胜算。

    即使是这个勉强算得上同胞的家伙突然反水,它也丝毫不虚。

    “你是反抗,而我,代表命运。”盖亚依然是毫无感情的声音,阐述了两者注定对立的立场。

    前者通过周而复始的反抗与叛乱获取力量,是要推翻现有的一切,而后者则通过操纵更多的人,让他们沿着安排好的道路前进获得某种玄而又玄的力量,天然就无法共存,只是红世之徒似乎被恢复大计的热情冲昏了头脑,没有考虑到这些。

    “裁决。”从白墨胸前涌出的紫光,以排山倒海之势杀向了代表红世之徒的红光。

    紫光几近无差别的攻击,同样殃及到了白墨,但相比起刚刚咄咄逼人的红色光芒,给他带来的压力就要小太多了。

    红色、紫色、白色三种颜色交织在一起,在转眼间三色光芒就已经笼罩了周围几百米的地方,就像三种颜色分明的雪糕,被一个勺子搅成了一团。

    “我不懂,你为什么非得让我恢复过来再对我下手呢……”红世之徒似乎想到了什么,在语气中第一次表现出了慎重的神色。

    “想到了?”盖亚一点也没有诧异对方能猜出来,到了它们这个层次,双方的战斗都是半明牌状态,只要想起一点由头,很容易就能获取到相应的信息。

    只不过平日里出于约定,它们也不会随便地去推算跟自己同一个层次的人他们的情报,因为这是一个相当有敌意的举动。

    “轰隆!”盖亚话音刚落,红光的内部就有其中十分之一突然变成了紫色。

    “它让我去除草,其实真正的目标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好在吸收到的力量里面掺沙子……”在一部分力量叛变以后,红世之徒转眼就想通了盖亚的谋算。

    它跟白墨的战斗不可能输,但在激战中必须也要全神贯注,这就让潜伏在每一个人基因上的盖亚有了可乘之机。

    每一分红世之徒吸收到的力量里面,有十分之一其实是来自盖亚自身,这样的一个比例不至于让专心于战斗的对方发现,效果也可以在关键时刻发挥出来。

    里应外合之下,红色光芒开始节节败退,盖亚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你这个极度自私自我的家伙,怎么舍得牺牲自己来做诱饵!它杀不死我,但一定能杀死你!”

    “无论是你还是它,在获得胜利以后都一定会对我下手,这点我从一开始就猜到了。”

    “盖亚并不想我这样逃脱它控制的人,成为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扰乱它的计划,至于你的话,我知道得太多了,你不可能放过我。”

    “而且你似乎知道了我后面的某个计划,对你的恢复大计会有毁灭性的破坏,所以我不得不死。”

    白墨就像在侦探小说的结尾一样,一条一条地陈述着自己的想法,完全无视了现在正在战斗得如火如荼的状态。

    他似乎也放弃了选择一边的想法,转而跟场上的两人同时为敌。

    “既然如此,那我们倒该先将你这个搞局的碾死,你要明白,天命主角,没有了天命什么都不是!”盖亚这时候还在用着它当初的那一套。

    “那一套糊弄其它人或者可以,可惜我恰好有跟你们类似的能力……”白墨在狂乱的白焰中,咧开了一个残酷的笑容。

    “不可能,你的天网不是只能读取交流记录的吗?!”根据盖亚的记忆,白墨的天网能力应该只能够读取其他人曾经说出过的话,这种一直深埋心底,没有跟任何人说过的想法,他不可能读得出来。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你是来自天玄大陆的存在,哈哈哈哈!那个可怜的老头,到死,都没有逃出命运的手掌心!”白墨疯狂地笑着,笑容中却似乎有些许悲哀。

    他之前也没有想到,当年遇到的那个,喊着我命由我不由天自杀的老修士,就连他的死亡,都成为了盖亚利用的地方。

    “为什么你窃取了我的信息,我会完全不知情!”听到天玄大陆四个字以后,盖亚终于淡定不下来了。

    它好不容易才潜伏在一个小修士的身上,借助他通过空间裂缝来到一个新的世界,从而逃脱天玄大陆上对它的疯狂追杀。

    重伤陷入沉睡的盖亚,设定了自己会在那个练气期修士死亡的时候苏醒过来,而灵气的出现,恰好让它醒来的时间提前了不少。

    但它无奈地发现,因为沉睡前的安排,自己仍然被困在了这个老头的躯壳里,只有等他死掉才有机会重获自由……

    “噗!”白墨吐出了一口鲜血。嘴角还留有血迹的他,没有回答盖亚问题的打算。

    “那半管东西!你居然强行掩盖住信息的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