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下个二十年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下个二十年

    能够想象出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事物的这种能力,是智慧生命跟非智慧生命的一个分野,非智慧生命没有办法理解像公司这样的抽象概念,因为公司本身只是一个“想象的现实”。

    一家公司的存在,不过是因为每个人都认为它存在而已,它只是一个集体想象的产物。

    而如今过分强大的想象力,却成了白墨认知现实世界的最大障碍。

    金苹果在几秒前开始逐渐起效,而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经历着思维爆炸的他,冒出了成千上万的想法。

    关于眼前的这场战斗,有他随手杀死了红世之徒的画面,也有苦战一轮才完成反杀的画面,还有不敌对方当场身死的画面……

    无数个似是而非的未来充斥着白墨的脑海,干扰着他的判断,无论他通过常识跟推理,否决掉多少自己的幻想,在下一瞬间又涌出来更多的数目。

    想象力这个人类近乎与生俱来,不分贫富贵贱都拥有的能力,在被放大无数倍后,成为了困住他的牢笼。白墨用自身的力量,构筑起了一个困住自己的循环。

    越思考,越迷惑,而越是对这个世界迷惑,思考就越发剧烈。

    “作茧自缚。”红世之徒看着双目无神,一片迷茫的对手,露出了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

    但话虽如此,它也没有停下来手上的攻势,因为不管怎么说,金苹果都起到了它应有的作用,极大地增强了白墨的信息处理能力,所以哪怕他现在只剩下了本能的防御,在信息防御方面还是一点都不弱于之前有意识的时候。

    随着它力量的不断恢复,红光一点点侵蚀着白光,战斗的天平也进一步地向着红世之徒这边倒去,外界的红色光辉已经快要压到白墨的身体表面。

    不过红世之徒始终坚持只用信息层面的攻击,而不愿意用物理攻击去对付眼前的敌人。

    这源于在受的重伤没有彻底恢复过来以前,它以纯粹信息生命的形态,去干涉物质世界,是一件相当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而且单纯比拼控制能力,它其实没有任何的优势。

    虽然出现了无数来自想象的产物,但不代表白墨感知不到真实世界的情况,在好不容易挤开所有杂念,只剩下真实世界的一瞬间,他获取到了足够的情报,最终做出了决定。

    “既然真假难辨,那我也没有必要再费心思去分辨每一件事情,继续向前走好了。”他按着自己的计划,直接开始了元素化的尝试。

    “处于波粒叠加态的元神,是元素化的核心引子。”

    白墨竭力地尝试放空心灵,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只是遵循着本能去完成身体的元素化,来最大程度上减少想象力的干扰。至于外面红世之徒的攻击,他决定以空间换时间,对方一时半会还攻不破自己的信息屏障。

    渐渐地,他的身体开始变得跟风中残烛一样明灭不定,有点像信号不良的电视机画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伴随着元素化的过程,他主动地让大量的计算力随着本能被调走,转变成潜意识的一部分,专门负责控制身体波粒二象转换,通过这种方式,一定程度上缓解想象力过分强大的问题。

    金苹果的效果有点超乎预料,他也只能用这种浪费的方法去拯救自己。

    “要走元素化的道路?”看到白墨的身体越发地向物质波转化,它大致地猜出了对方选择的方向。

    在此之前,与自己路线选择相关的情报,一直被白墨保护在记忆的最深处作为翻盘的底牌,哪怕是面对着红世之徒的疯狂进攻,也没能被套出来一个字。

    “那我帮你一把,帮你跟整个宇宙的元素合为一体。”

    分析出白墨要走的突破方向以后,它很快就找到了最佳的应对方法,然后将自己的绝大部分的计算资源都跟他对接起来。

    原本已经部分解决掉想象力问题的白墨,在得到了来自红世之徒的无偿共享以后,发现身体似乎正在随着思维跟计算力的增加而无限延展。

    元素化以后的他,能够控制的范围越来越广,从整个试验场,一直延伸到到旁边的天庆城,再到更远的天重市、天都市……到处都在轻轻地颤动,但与此同时,他的自我意识也随着控制范围的增加而不断变弱。

    “地震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到处是残垣断壁的天庆城内,不再被红世之徒干扰的暴徒们,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从狂热中震醒。

    “啊!!!我都干了些什么!”有人看着自己手上沾有鲜血的水果刀,歇斯底里地大叫着。他们平日里可能连杀鸡的经验都没有,但在刚才的疯狂中却朝着自己的同胞挥出了刀子。

    街上到处都是接受不了现实的人,在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走,配合着轻微的地震,宛如世界末日,丧尸横行一样的景象。

    红世之徒的恢复大计已经快要到尾声,那些暴民的剩余价值也榨得差不多,剩下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下将这个知晓了自己太多东西的人类消失。

    为了能够让白墨在元素化的过程中失去自我,红世之徒抽回了所有流落在外的力量,专心消灭眼前的这个家伙。

    “下一次暂定在二十年后吧。”胜券在握的它,又开始了自言自语。

    借助这个死伤无数人的红色光辉计划,它就已经恢复了接近四分之一的力量,比起打算躲在dna里不知道要花上多少个百年才能恢复的盖亚,这样的速度要快得太多了。

    在剪完一次羊毛以后,红世决定给死伤惨重的小羊们留出二十年的恢复期,二十年的时间,足够让一切恢复过来。

    等各种矛盾再次尖锐起来以后,新的革命宣言又会应运而生,就像古代王朝的农民起义循环一样。

    “不会有下个二十年了!”正在它想着后面应该怎么样布子,思考下一期计划的时候,一只完全由白光构成的手从红光的团团包围中伸了出来,以遮天之势反包围了所有的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