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无法传达的信息

第三百四十九章 无法传达的信息

    发现连续几次的攻击都没能建功,只是将卧室里的摆设扫得七零八落以后,宋时邦逐渐冷静下来,研究破局的方法。

    他能够感觉到,周围的空间似乎都被暂时性地锁死了,跟外界的联系似乎也在渐渐减弱,除非能够消灭掉眼前的敌人,不然要在虎视眈眈的敌人面前离开,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红色的光人也没有选择主动进攻,只是任由对方攻击自己,它并不需要胜利,只需要拖住这些敌人,时间就会站在它这边。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了其它分散开来的五阶超凡者身上,名为红世之徒的存在,以一人之力,拖住了全世界几乎所有的顶层人物,将他们隔绝在了这次属于凡人的反抗之战外。

    “信息扭曲屏障?”白墨能够感觉到,有一层试图包围自己的无形屏障正在悄悄地生成,自己发出去的信息,在经过屏障的拦截后,明显都受到了干扰。

    表现出来的状况就是,因为身体表面反射出去的光被屏障扭曲掉一部分,自己的外表在地下室的镜子上变模糊了一些,因为空气中的声波被屏障小幅度地干涉,说话的声音也变模糊了。

    就连传递出去的精神波动也不能幸免,想要传递的信息在干扰下有些失真。甚至于哪怕是他随手在墙上写的字,都在屏障的作用下变得歪歪扭扭,让人难以辨认。

    “没有办法从存在上消灭我,就用这种信息扭曲的方法,让我没有办法向外界传递出有意义的信息,一点一点地逼疯我,同时变相抹杀我的存在?”

    白墨很快就想明白了它的意图,一个智慧生命,如果向外界传递出去的都是扭曲无效的信息,那他在群体中的存在意义就趋近于零。

    换句话说,也就是通过篡改一个人发出的所有信息,表达出来的信息全部变成乱码,强行让其他人认为他是无法交流的神经病。天长日久下,哪怕原来是正常人,最后也很可能被逼成真的疯子。

    这同样是很不讲道理的招数,没有相应层次的防御,基本在发动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差别只是坚持的时间。

    “我对计划的影响太大?”在激战中开发程度被不断加深的天网,慢慢地进化成一张疯狂攫取信息的大网,第一次为白墨获取到了对方有效的思考信息。

    而在此之前,他从红世之徒身上能够读取到的,几乎都是无序的混乱信息,这些毫无意义的乱码构成了它的一层防御,完全没有办法作为分析情报使用。

    “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通过信息的流动,它发现了自己的想法第一次被成功地完整窃取,于是随即准备翻开下一张牌。

    “盖亚那家伙还是没将所有的东西说出来。”看着面前久攻不下,甚至还能在战斗中学习的敌人,它萌生了这样的念头。

    “不过自诩命运的它,对代表反抗的我留一手也正常。”

    在重伤后失去了绝大部分现实干涉能力的它们,并没有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的想法。

    论现实世界物质与能量的控制力,红世可能还要略逊白墨三分,所以它使用的,都是信息层面的攻击,以纯粹的知识与境界压人。

    “在干涉信息输出的同时,还干涉信息的输入?”白墨很快就发现,神念的有效感知边界,在对方的不明影响下开始逐渐缩小,边界外的感知,变成了一个颠三倒四,支离破碎的世界。

    周围的屋子变成了鲸鱼,旋即又变成了大鹏鸟,地面变成了天空,但一转眼大鹏鸟又变成了一头在星空中漂流的巨龟,变幻莫测的世界在不断地冲击着他的认知。

    只是这招对普通人可能很有效,但对于已经习惯了面对一个光怪陆离世界的白墨来说,效果其实相当有限。

    但是为了支撑天网的超负荷运转,他体内庞大的灵能储备也已经在这一个多小时里消耗近半,面对着这个拥有压倒性优势,自己却相当缺乏情报的敌人,他的处境似乎变得越发艰难。

    红世之徒的常规攻击其实跟白墨的白光很像,都是大量的信息轰炸进行洗脑,或者不能说是洗脑,而是让被照射到的人,他们心里面站起来反抗一切的想法迅速壮大,本质上依然是这些人的想法。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对某个人某些事,或者是这个社会的某些制度不满意,而它所做的,不过是将这些不满放大然后引爆出来,反抗这个现实,为自己的意愿进行斗争。

    名为红世之徒的资讯生命,代表的正是反抗这个概念。

    当然,代表着它存在的红光,经过了千百年的优化,比起白墨那粗糙不堪的白光,不仅在质量上拥有绝对优势,还拥有一个获取信息的功能。

    被红光萦绕的人,他所有的相关信息,乃至脑子里的想法跟记忆,如果在没有对应防御的情况下,都会逐渐地泄露出来。

    而在获得了对方心底藏起的各种秘密以后,配合一定程度的嘴炮或者威胁,很容易就能让敌人心态崩溃,不战而胜,特别是有赖于资讯生命的不死性,让灭口的难度变得比灭族还大。

    “又被查到了什么?”同样是借助信息的流动,这次红世之徒发现,自己记忆里的某一幕被对方看见了。

    虽然它获得的记忆跟信息更多,但却暂时还没有发现能真正威胁到他的东西。

    因为白墨现在大势已成,他已经有了足以镇压所有宵小的力量,哪怕是曝光掉他在虚拟现实系统做的手脚,或者是主持的各种血腥实验,最多也只会带来一些不大不小麻烦,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

    “它是六年前,通过萨卡斯基自爆后诞生的空间裂缝过来的其中一道信息流!”

    从一缕艰难逃脱的红光中,它知道了白墨看到的,恰好是它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幕。

    “只是盖亚又是怎么一回事?”随着自己知道得更多,白墨发现自己的疑惑似乎也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