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乌合之众

第三百四十七章 乌合之众

    “红世之徒?”借助天网的能力,白墨在对方将意志投影过来的瞬间,就已经获得了足够的情报,而此前他身上的红光,不过是红世无意识的感染,天网也没有办法从中榨取情报。

    “难怪它要点你的名。”存在方式特殊的红世,能清楚地感觉到许多跟自己相关的信息,在一个照面里就被窃取走了。

    “盖亚吗?”在说话的瞬间,他原本正在单独修炼的元神,已经回到了被冷冻在液氮中的身体。

    红光没有阻止白墨的行动,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从冷藏箱里出来的人,在重新活动着被冻硬了的手脚,它的战斗方式并不在意这些。

    “用你们的话说是的,不过名字也好,身体也好,对我等来说都不过是个记号。”红世少有地,以相对平等的语气说话。

    白墨没再接话,因为他发现在自己透过天网获得对方信息的同时,红世也在搜集着与他相关的情报。

    从其他人身上不断涌现出来的红光,就是它获取信息的方式,透过这些光芒,它能够获得自己想要的情报。

    而残留在白墨身上的红光,早在他发现不妥的时候,就已经用数百倍数量的白光给淹没了。经过进化的天网,就连别人提到自己的名字也能发现,红光对相关情报的攫取,当然也瞒不过他。

    “你们是类似ai的信息生命?”沉默了半晌以后,他说出了自己的猜想,“盖亚将自己的存在储存在了dna信息里,而你则将自己的存在储存在所谓的红色光辉里。”

    在这个星球上,靠着神念,分身,以及天网三大能力,白墨掌握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整理与推演后,他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可以在每个接触过这些信息的人他们的思维里,复制自身的思维算法,达到几乎无处不在的效果,难怪盖亚说杀尽所有生灵它也不会死,因为我还记得它。”

    “除非在杀尽一切后我再自杀,使得再无生灵承载它的存在,才有可能真正杀死它,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可能,我对它们的了解还是太少,或者是在到达甚至超越它的境界后,找到其它的方法。”

    ……

    许多想法从他脑海中冒了出来,其中的一小部分又被红世所窃取到,让它变得更加认真起来。

    虽然白墨在不断地用更大量的白光,去尽可能地湮灭红光,但双方在知识与境界上的差距,注定了哪怕红世现在的力量百不存一,也仍然可以让少量携带着信息的红光透出来,进而为它所知。

    另一方面,经过多次强化的天网,也在他的体内全力运行,试图发掘跟面前敌人相关的,更多有效的信息。即使相比起来有些简陋,但仍然有一定的效果。

    不需要任何的语言,也不需要物质世界的战斗,双方就在不断地互相试探,信息层面的攻防战,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只是这注定会成为一场劳而无功的拉锯战,因为红世的境界,带来了完全不讲道理的顽强生命力,直接就立在了不败之地。而现世中拥有相对压倒性力量的白墨,同样几乎不可能被杀死。

    到了五阶层次,生命层次发生了第一次蜕变以后,对自身的掌控能力大幅增加,它们这几个受过重创,实力没剩多少的信息生物,要像之前一样保持着几近支配性的控制能力已经不太可能。

    除非是像陈克敌这样,从一开始就由红世所培养,一点一点变成自己代行者的人。

    即使是依赖基因控制一部分情感的盖亚,也不可能单纯通过调控激素的分泌,就能让五阶的超凡者完全不顾生死地杀向一个远比自己强大的人。

    他们已经有足够的控制力,去决定自己的行为。盖亚也只能够借势去从旁敲击,或者是煽风点火,让他们认为自己值得这样做。

    虽然对五阶以上的敌人,无法去一念定生死,但这不代表它们不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强得过分,每一个都能够挖掘过去的无数信息,获取对手的所有情报,或者是通过恐怖的计算力跟手上掌握的大量信息,以一定精度去推演未来。

    跟它们对敌的人,如果没有相应的意识,或者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过去的一切都会被它们知道,底牌翻盘?不存在的。

    甚至于就连当前思考得出来的信息也无法幸免,同样会被泄露出来,达到读心的效果。

    过去的一切都被它们查出来以后,它们会变成比你更了解你的人,秘密不再是秘密,轻易就能不战以屈人之兵。

    即使是走到最后一步,还是要战的话,知晓一切的它们,仍然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凭什么你们永远都高高在上!不就是当年运气好了一点,领先了我们一步!”

    “人人生而平等!”

    “为什么我们做一辈子的苦工,还抵不过你们这群混蛋坐着发一天呆的收入!”

    “为什么你们生下来就注定站在我们的头上,这不公平!”

    “为什么一切都要靠关系!”

    ……

    红色光辉犹如燎原之火,在它的照耀之下,一种名为“反抗”的思想,在无数普通人的心中蔓延,用看起来暖洋洋的红光,点燃起他们心中的怒火。

    人们对灵气时代贫富极度悬殊,阶级更加固化的无奈现实,在天长日久下积累起来的怨气,被名为红世之徒的存在,一次性地彻底引爆出来。

    更多的肾上腺素被分泌出来,群体的狂热气氛被不断渲染,在红色光辉组织分布各国的成员带领下,人类第一次世界性规模的大起义由此开始。

    “你想要牵制着我们,让那群乌合之众有机会起义,只是这样做有意义吗?煽动这样一群只会破坏一切秩序的暴民。”白墨还是想不到,对方做这一切的意义。

    “为了获得认同,你们的个体就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你们倍感安全的归属感。”红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自顾自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