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天下何人不通红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天下何人不通红

    不过侯自也是从龙潭虎穴一样的华亚联邦里,经历无数生死战斗,一路浴血最终杀出重围的人,心智自然不可能这样就发生动摇,这种颓废的情绪转眼就已经被他抛诸脑后。

    作为一个不断试图寻求实现心中正义的理想主义者,虽然这些年的所见所闻让他对自己的想法有了一些动摇,他对治下的那群人表示失望,但他还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答案,一个实现正义社会的答案,哪怕这个答案是别人发现的。

    所以他才允许了陈克敌一行人,在自己的这块试验田上做一些大胆的新尝试,测试他们思路的可行性,却是没想到事情突然就演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在害怕?”

    就在侯自思考着对策的时候,他再次听到了那个自称红世之徒的存在它的声音,只是这一次,他感觉这个声音就像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响起,就像跟自己零距离一样。

    他不断地扫描着周围的情况,试图找出这个如同鬼魅的家伙。

    “我在你的心里面。”

    依然是浑浊不清的复合音,它像是有读心术一样,制造悬疑的气氛,一步一步地瓦解着侯自的意志。

    “你觉得我会信吗?!”侯自斩钉截铁地说道。

    作为一个五阶的高手,他并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什么样的存在能够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绕过包括生命场在内所有的外界防御,直接来到自己的体内,哪怕是他也不可能。

    只是红世并没有回答对方问题的想法,面前的这个家伙,在它看来不过是蝼蚁一样的存在,当年它全盛之时一个念头就能抹去无数。

    在心情好的时候,他可能会搭两句话,当成是个小游戏,就像人有时候也会跟蚂蚁说说话,但这不代表,他会去回答蚂蚁提出的疑问。

    红雾外围密密麻麻的光球,在无声无息间开始了快速的相互融合,逐渐形成了一个整体的光罩,对里面的敌人进行反包围。

    而且侯自还能清楚地感觉到,在这些光球合为一体的同时,自身的红雾里也不断地有额外的红光流出,跟外面的光罩合流到一起,壮大包围自己的红光。

    “怎么一回事?”

    虽然红光不停地从红雾中流出,但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力量的流失。对于他这个层次而言,控制范围内任何一丝力量的流动,自己不可能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随着反包围圈的逐渐形成,战局变得更加的波诡云谲。

    最外层的是仍在不断变厚的巨型光罩,光罩笼罩着里面的厚重红雾,而被红雾重重包围住的,则是红光最初的源头。

    两者形成了一个三层的夹心,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至于侯自的本体,则被无数红雾紧紧地裹挟在核心,核心区域的红雾已经逐渐回归到了固态的玄华形态。

    然而这样的防御也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安全感,因为他清楚地看见,一缕一缕的红光不止是从外围的红雾中冒出,还有一部分是后续从自己体内出现的。

    就跟刚才的陈克敌一样,红光从逐渐地从侯自身体的眼睛、嘴巴、耳朵等各个地方缓缓透出,“七孔流血”的场景再一次重现。

    这种无视所有防御的红光,让他感觉完全是有力无处使。

    有形的攻击,哪怕是核弹的爆炸,至少也能有硬扛这个防御方法,但现在的情况,就像是普通人一下子来到了悬疑恐怖片的世界,只能被完全不讲道理的鬼怪玩死。

    哪怕是拳头再硬,拿着的武器再精良,面对这样的不明存在,依然是无计可施。

    当红光从身体内透出来的时候,侯自开始感觉头有一点点晕,似乎是有某些东西,在试图夺取身体的控制权。

    吉斯提斯的大战影响还远不止当地,或者说名为红世之徒的存在,它计划所牵涉到的,远远不止是非洲的这一角。

    身上出现红色光辉的人,从吉斯提斯开始,一路向着四周不停增加,增加的速度简直匪夷所思。十万,二十万,三十万……数字每分每秒都在不断攀升。

    吉斯提斯的这场大战爆发后还不到二十分钟,拥有全球间谍卫星系统的几大势力就已经得到消息,毕竟这是一个比较敏感的国家,尤其是在华亚联邦,他的关注度被放到了很高的优先级,仅次于那个名字不能随便说的人。

    不过很快,哪怕是没有间谍卫星的提示,所有人都知道出事了,无论是大多躲在深山老林逃避噬灵的超凡者,还是在城市里正常生活工作的普通人,几乎无一例外地,他们都发现在身上出现了红光。

    其中绝大多数人他们体表的光芒非常暗淡,只是处于一种勉强可以看见的程度,但也有极个别的,他们发出的红光异常耀眼,甚至能照射到数百米外。

    如果有人能在这个时候做一张全球红光实时分布表,也许就会发现,除去一些极度落后闭塞的乡村以外,红色光辉已经照耀到了现代文明覆盖的每个角落。

    “这是什么东西?”白墨透过神念,看见自己的元神上突然就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传说中的红色光辉?”

    能够绕过他的层层防御,直接作用在元神,而且又恰好是红光的东西,除了那种神秘的力量,白墨也想不到别的比较合理的答案了。

    借助神念的强大感知,他试图分析红光的微观结构,可惜没有成功。

    只是哪怕他再想找到红色光辉背后的答案,也要先将它从自己的元神上赶走,然后才能作其它打算。于是在白墨的控制下,承载他意志的白光冒了出来,试图驱赶这个不速之客。

    白光刚一出现,就开始跟这层淡淡的红光发生剧烈的反应。

    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的白光明显处于劣势,双方消耗的比例几近一比五十。也就是消耗五十份的白光,才能磨掉这一份的红光。

    “你就是白墨?”正当他身上的红光被消磨掉小半的时候,来自红世的声音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