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以正义之名

第三百四十三章 以正义之名

    “所有生产线都给我开起来!全力生产抗灵一号!”

    无论是大、中,还是小型的制药厂,只要有相应的生产能力,此时都接到了来自官方的紧急命令,要以最快的速度去生产可以抑制噬灵病毒的抗灵一号。

    在来自上面的高压跟督察队的监督下,没有一个人敢有所拖延。休假的员工被紧急召回,原料供应商时刻待命,原料跟成品用特批货机一律空运,所有手续自带绿灯,一切为速度服务。

    这种由几国不计代价联手开发的新药,没有审批,没有动物测试,直接就是人体测试,一切都要为速度让路,因为每多拖一天,代价就是上万个能力者的生命。

    被感染的人很多都是上层社会的骨干,为了挽救他们中的更多人,整个社会都被动员了起来。

    有光就有暗,出于挽救更多更有用的人他们生命的原因,也只能让参与人体试验的人为大义牺牲了。牺牲几百个试药的人,换来数以万计的人活下去,数字上怎么看都是划算的处理方法。

    至于被牺牲的人他们的想法,毕竟这是一个民主的时代,多数人的利益优先,少数人的杂音完全可以忽略,更何况他们的声音还传不出来。

    “我们……该公开这份材料吗?”果核组织的各个成员,在通过某些渠道拿到抗灵一号生产内幕的情报后,第一次陷入了沉思。

    因为噬灵病毒爆发得太过突然,针对研究的联合实验室只是仓促成立,一些保密工作做得并不完善,致力于揭露各种不人道实验的果核组织,没花太大的难度就拿到了相关的情报。

    也正是因为这些情报,组织内部陷入了巨大的分歧之中。

    “他们这是毫不人道的试验,十多天里就有近千人死在了试药的过程!为什么不向公众揭露这一切!让他们停止这样的行为。”

    “可是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在于挽救更多的人!早一天研究出对抗噬灵病毒的药剂,就能够多救回来几千人。”

    “这是以正义之名,行不义之事!”

    “结果正义比过程正义更重要!”

    “这结果一点都不正义!凭什么那几百人就得为素不相识的人牺牲性命!他们连反抗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

    果核的临时总部内,到处都是这样三三两两围成一团的辩论。

    能够进入果核组织的,每一个都有相当高的知识水平,加之本身也是天然获得能力的修炼者,算得上是人类中的精英分子。他们的理念之争,很快就上升到了哲学道德层面。

    杀一人来救五人到底值不值得,这种折腾人类无数年的选择难题,从书里的故事走了出来,变成了困扰所有人的真实案例。

    “您觉得应该怎么样处理?”一个新人向果核的资深成员萧长青问道。

    作为果核组织的元老,萧长青在组织内部有着相当的话语权,也时常指导新人相关的斗争经验,深得不少人的信赖,所以这次的分歧很快也有人去征询他的意见。

    “良知上我反对这样的行为,但很不幸,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种药的受益者,所以很难从中立的角度看问题。组织里也有一些人已经被噬灵感染,要他们拿自己的生命作代价去抵制抗灵一号,明显是不现实的。”

    经过了多年来的斗争,原来的那个纯粹理想主义者萧长青,还是被现实磨平了大部分的棱角。

    在打击血腥实验室前,也懂得了先查清对方的背景,研究过利害关系,确认不会惹到某些庞然大物,最后才会执行计划。

    因为他们缺少彻底掀桌子的力量,所以必须学会妥协,而不是飞蛾扑火。

    做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将自己的理想贯彻到底,绝不妥协,所需要的是足以车翻一切障碍的力量。

    无数人包括他都在默默地潜伏,希望能够积累起足够的力量,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只可惜,真正在漫长的等待中能坚持初心不改,而不是最终与光同尘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萧长青本人,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最后属于那极少数的成功者。

    “这样……”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新人显然有些失望,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走到别的讨论圈,希望有更多的人跟自己有相同的观点。

    跟很多人一样,他在问询前,心里面就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求的其实是别人的赞同观点。

    拿着杯咖啡的萧长青,从对方眼角间的失望形色,就大致猜到了真相,从淡淡的失望中,他看到了自己昔日的影子。

    “总有一天,我会积累起足够的力量,去禁止所有这些不道德的实验!”被后辈眉宇间的神情刺激到以后,他吞下了停在口中的咖啡,暗自发誓道。

    “怦咚,怦咚,……”

    天庆郊外的试验场里,突然出现了这种像心跳一样的节奏与声音。声音不大但十分诡异,似乎是能够直接传递到每个人的心里面,进而引起共振。

    “你感觉到了么?”住在外围的陈曦停下了正在给华箐梳头的手,将目光转向了试验场中心的位置。

    “嗯,我的心似乎也跟着这节奏在跳。”

    作为华亚联邦的首都,天庆市集中了大量的人口,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噬灵病毒的肆虐区。

    原本住在天庆市内,每天开一个小时车到试验场上班的陈曦,为了躲避这种传染力极强的病毒,直接就带着华箐暂时住进了经过多次扩大后,占地面积已经跟一个小城市相当的试验场里面。

    日常除了负责物资接收的工作人员跟少量警卫以外,偌大的试验场完全是白墨一个人在控制,他和他的分身共同使用这占地超过十平方公里的数百个实验室。

    这个足够空旷安全的环境,当然也就成了她离开天庆市区以后的第一选择。

    十分钟前。

    试验场的地下核心区,一具匀称的人体,被缓缓地放在了巨大的液氮密封储存仪内。肉眼看去,周围一个活人都没有,只有几台正在自动运作的机器,不断地维护着中央巨大的储存仪。

    “总算处理好了。”

    白墨完全合一后,从体内脱出的元神,一寸一寸地,以分子级别的精度,用神念扫描着已经被急冻冷藏的本体肉身,确认不会有问题以后,准备正式开始化凝的后半部分工作,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