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四十章 争论

第三百四十章 争论

    “对于你们这样的举措,我表示强烈的抗议,这完全地违反了我的科学观!”从实验室出来的史蒂夫教授,异常严肃地跟周围负责接洽的工作人员提出自己的抗议。

    作为反对激进人体实验的鸽派学者,史蒂夫对这种枉顾人命的实验方式十分反感,只是周围的工作人员对这些抱怨并不买账。

    “史蒂夫教授,现在每天都有超过两万人因为噬灵而丧生,而且这个数字在之后很可能还会增加,牺牲少部分的罪人去拯救对这个社会更有用的人,这对于人类来说是一件好事。”实验室门外,一个黑衣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生命的价值不能这样计算!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我们没有资格为了拯救一个人而杀死另外的人。”

    “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讨论生命的价值问题,那种选择碾死一个人还是碾死五个人的无聊哲学问题,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

    “我只想提醒你一句,你的父母、妻子、还有你的女儿,都已经在我们国家安全部门的严密保护之下,你可以放心地去做这个研究。”黑衣人继续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诉说着这个事实。

    “你们!这还是那个标榜人权至上的美利国吗?!”史蒂夫对这种赤_裸_裸的威胁家人的做法十分不齿。

    “在存亡问题面前,一切都要让路。”

    “那是你们超凡者的存亡,为什么要普通人来买单!”听到家人被监视的消息以后,他开始有些气昏了头,红着眼大喊道。旁边一些人都将目光放到了两人的争吵上。

    作为坚定的鸽派学者,史蒂夫没有任何接触跟使用那些血腥实验产物的兴趣。本身他也只是一个薄有资产的老头,生活写意确实有余,但要购买大量昂贵的灵材去改善身体素质,则完全是杯水车薪。

    当年程穆他们一群人,为了让自己的身体素质回到青年时代,前前后后投入的资源,总价值以亿为单位,而后续开始修炼以后消耗的财富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群错过了灵河洗礼的老头子,为了追上那些适逢其会的年轻人他们的步伐,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样的代价,只有极少数人能付得起。而史蒂夫,显然不在这个范围内。

    一介普通人的史蒂夫,在这十年间目睹了超凡者跟普通人间无数的矛盾后,几乎是咆哮着说出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因为我们强,而你们弱。”面对着情绪不大稳定的史蒂夫,黑衣人冷冰冰地说出了这个现实,同时用手势示意看热闹的人离开。

    “请吧,史蒂夫教授,还有无数生命等着你们去拯救,你的家人也等待着跟你团聚。”

    如果不是来自上面的死命令,代表美利国安全部门的他,根本不会这么耐心地跟史蒂夫解释。

    自己的手下有不少还都在噬灵的魔爪下挣扎,现在每一秒的浪费,都是对他们生命的漠视。

    随便一捏就能捏死的糟老头,根本就没有资格跟他们讲什么道理,服从命令就足够了。特种部队出身的黑衣人,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没有半分力量,却还一大堆悲天悯人情怀的家伙。

    “红色光辉所宣传的世界,也许才是普通人能更好生存的世界?”被半强制地重新送入实验室后,史蒂夫跟周围的同事相视苦笑,转而想到了前段时间自己电脑上中的“病毒”。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闪过了一下,随即又被眼前的实验数据给淹没了。

    按照职业人口比例来算的话,排除领导者跟富豪两个特殊类别以后,超凡者比例最高的是研究人员。

    尤其是其中不排斥各种激进实验的鹰派学者,他们主要是由一群走在时代前沿的年轻人组成,一个个全都是将实验成果直接应用到自己身上的超凡者。

    其次才是数量占绝对多数的鸽派学者,他们凭借着自身丰富的学识,在体系完善跟法术开发上有巨大的优势,在修炼一途建树良多。

    只是出于对科学道德的遵守,让鸽派的学者在核心道路的开拓上要远远落后于鹰派的同行。

    毕竟直接拿人去做实验,跟先用动物试验,待一次次的调整后,条件完全成熟再移植到志愿者身上实验的方式,研究周期的长度差得太远了。

    相比起他们,争先恐后,急于觅长生的权贵们,自然而然地会选择优先跟出成果速度更快的鹰派研究人员合作。

    至于道德,有几个能够打败无数敌手,最后爬上顶峰的人,身下不是累累白骨?跟自己的长生相比,再多几具又算得上是什么事。

    “霍尔,你们难道也屈服了吗?你可是人类顶点,堂堂的超阶法师!”史蒂夫回到实验室以后,跟自己的同僚兼学生说道。

    史蒂夫在霍尔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在他就读的生物科学系教过几个月的课,虽然之后就没再见面,但他对这个家世显赫却勤勉刻苦的年轻人还算是有那么一点点印象。

    “老师,我染上了噬灵病毒,只剩下半年多一点的时间了。我是一个鸽派的研究员不假,我也讨厌人体试验,但我能怎么办,时间紧迫,我也不想死呀!我还有好几百年的寿命,这个世界还有无数的奥秘等着我去探索!”

    在死亡倒计时的威胁下,身为美利国超阶法师一员的霍尔也不能免俗,拥有强大的力量跟漫长的寿命后,他无法接受自己半年后就要失去这一切的事实,选择了放弃自己原来坚守的东西。

    听到这个昔日学生的激动陈词,史蒂夫感觉自己有点累了,只是哪怕他再不情愿,还是得坚持下去。

    他们俩都有放不下的东西,迫使自己做着违心的研究。霍尔放不下的是力量与生命,而他放不下的,是亲人。

    史蒂夫已经决定了,在这次的事情结束以后,就彻底地从研究岗位上退下来,远离这一切,到密西西比河边的小别墅上钓鱼去。

    他虽然部分认同红色光辉的理念,但也没有不远万里抛弃一切投奔对方的炽热理想。

    一旦加入这种跟当权者敌对的组织,就意味着要放弃身边的家人。因为生活优裕的他们,绝对不可能会跟着他一起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