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教育

第三百三十九章 教育

    由于跟盖亚的约定,白墨没有去干涉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各种事情,而是独自一个人,在慢慢地适应着自己再次暴涨的力量。

    全数回归的原质,让念力的强度跟精度大幅增长,终于开启了他干涉微观世界的道路。

    但另一方面,他很快也发现,全靠吸收外界能量高速成长的元神,现在的情况跟全靠堆资源嗑药修炼的人一样,力量控制的精度明显差了一截,有一种明显的虚胖感。

    所以他认为自己的元神需要进行一次彻底的精炼,才能恢复如臂指使的掌控力。

    然后在这段没自己什么事的日子里,白墨就将大部分的心思放在了研究“炼神”的方法上面。

    南非,吉斯提斯。

    “侯先生,你有兴趣成为我们的同志吗?”一个红色的光团,在跟面前的一片红色海洋对话。

    “我们有相似的目标,你想要创造一个人人遵纪守法的正义国度,而我们,则是打算改变现在这个贫富悬殊的世界,扭转永恒阶级形成的大趋势,让肆意妄为的剥削者,彻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普通人也不会永世局限在被剥削者的位置上。”

    代表陈克敌的光团,传递出了这样的信息。

    “你们有可行的方法吗?我不认为单凭我们两个的力量就足以改变这个大势,藏在华亚联邦深处的那个怪物,不会真的对这一切熟视无睹的。其余的几大势力,后面也隐藏着一些恐怖的底牌。”

    侯自虽然也有相同的想法,但自从两年前被白墨的力量镇住以后,挑战华亚联邦底线的想法就已经变得很淡了。

    而到几个月前,在亲眼目睹了迈索国的覆灭以后,唯一的那么一点侥幸心理都荡然无存了。

    其他人他都有信心能够维持至少不败,但唯独白墨,侯自认为现在的自己哪怕是对上两年前的他,依然毫无胜算。

    其余几大势力能够屹立到现在,肯定也是以举国之力留出了一些足以抗衡的底牌,他在力量上处于劣势。

    “对付强大的怪物,我们就要创造一个更强大的英雄!”陈克敌对侯自的这番话没有太多的意外。

    作为从华亚联邦出逃的超凡者里面,最著名也是最强大的一位,关于侯自的情报自是多不胜数,陈克敌通过一些渠道,稍稍花了一点心思,就已经拿到了详细的情报。

    “你需要我提供什么东西?”侯自很清楚,对方找上自己,必然有所求的地方。

    “不需要,我们是革命的战友,不是肮脏的利益交换关系。为了展现我们的诚意,我觉得我们应该为你这个理想中的国家吉斯提斯提出一些意见。”

    “我觉得,你所推行的法律,已经违背了法律的本意。”陈克敌义正辞严地说道。

    “继续说。”

    “法律的本意在于通过惩罚,去教育其他人不再违反相关的条例。但我觉得在你的体系下,似乎缺少了教育这一块。单靠暴力带来的身体记忆是不够的,你有发现吗?被惩罚过的人,他们的心里更多的是仇恨,而不是反思。”

    “你觉得应该怎么做?”以囊括所有监管权的形式,侯自他已经管理了吉斯提斯好几年的时间,他也有留意到这个情况,只是没太当回事,初犯初罚,再犯再罚,到死为止。

    被他所代表的法律惩戒过以后,还活着的人往往流露出来的不是后悔,而是一脸的仇恨。相比起反思自己的错处,他们将更多的心思放在了对法律执行者的仇恨上。

    以至于在吉斯提斯外有着一群类似的组织,里面集中了不少在其中吃过亏的人,他们组成了一个反侯自同盟,目的就是要将这个非洲大陆上的大毒瘤彻底铲除掉。

    只是这些螳臂当车的失败者,他们的反抗结局,几乎都是彻底地消失在了红雾之中,成为侯自变强的资粮。

    “将这些犯罪者,交给我们去教育。经过红色光辉的教育改造,他们就会变成一群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拥有正确的三观。”

    “教育吗……”

    最后经过一番讨论,侯自决定将未来的两个月里,在吉斯提斯违反他定下规则的人交给陈克敌他们的人进行教育,权当是一次测试。

    他对华亚联邦腐败的权力体系没有丝毫好感,也跟试图改变一小撮人控制一切的局面,让普通人当家作主的陈克敌观念相似,所以面对他们提出建议的时候,侯自没有直接拒绝。

    只是侯自也没有考虑过,自己凭借绝对的力量,对治下违反规则的人进行惩罚,本质上其实也不过是一种绝对独裁。

    “怎么样?第一批的压制疫苗效果如何?”联合国实验室中,一群人紧张地围着从消毒室出来的几个实验人员。

    为了对抗这场已经蔓延到全世界的噬灵风暴,几大势力在最短时间内,合力组建了一个汇聚各国生化专家的实验室,专门应对这次的事件。

    在几乎无限制的资源供应下,过了接近一个月,顶着巨大压力的实验人员终于有了这第一个成果。

    每多拖延一天,全世界就有多两万人的修炼者在痛苦中死亡,处在潜伏期的噬灵携带者他们身上的力量也会变弱,而这两者,都是直接动摇统治基础的东西。

    “只对其中百分之四十的实验体有效。”其中一个来自美利国的科学家,心情沉重地说道。

    由于噬灵直接威胁到了整个统治阶级的安全,在事急从权下,为了赶进度,一些残酷的事情也就随之发生。

    疫苗从动物试验过渡到人体试验,所需要耗费的时间太过漫长,他们根本等不起,按现在的情况,半年后也许除了最强的一批人以外,其他的超凡者都死得差不多了,所以整个研发直接从一开始就构建在人体试验身上。

    大批的死囚还有因为战乱出现的奴隶,从各国的地下实验室被秘密运送到联合国实验室,替代了小白鼠的职能。

    实验室里大部分良知未泯的科学家,在得知不会有动物试验,而是全部以人类代替以后,都表示相当的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