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殊途同归

第三百三十八章 殊途同归

    原本散逸在外的原质,随着各地天人合一塔的落成,在回归到白墨的身上以后,被他一点点地重新凝成了一个整体。

    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地感受到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在这种精度的念力与神念支持下,他终于可以以自己的神念,观察跟干涉分子乃至原子层级的世界。

    之前在合道劫时昙花一现的无匹力量,在八年后的今天,终于能实现出其中的一部分。

    神念的精度被白墨一步步地提升,直到达到自己现在新的极限,然后通通限制到了眼前被定在空中的一滴水上面。

    随着眼里的这滴水不断的放大,一个超乎想象的世界渐渐浮现在他的眼前,微粒与波它们的界限逐渐变得模糊。

    难以计数的原子,它们在神念的观察下,除了原子核周围的一小片因为观察精度不够,仍然保持着完全的固态以外,外围的电子云第一次以概率云的形式显露先白墨的面前。

    就像是融化到一半的,五彩缤纷的雪糕一样,核心是尚未融化的部分,周遭的则是化成彩色无定型液体的融化部分。

    它们一团又一团地,同时显露着波粒二象性的存在,互相在叠加影响着,最终谱奏出了一幅极度复杂的交响乐。

    但通过一个直接面对这等光怪陆离世界的过程,让白墨对统治这个宇宙微观世界的量子力学,有了最为感性的认识。

    水分子的状态瞬息万变,让浩如烟海的信息不断地通过神念传递到他的脑海里。不过现在的他,只有借助身后连接着的超级计算机,才拥有着妥善处理这个数量级信息的能力。

    如果单凭他自身的信息处理能力,至少其中的三分之一信息会有很大的精度损失,给整幅水世界的认知拼图带来无数混乱。而这一切,其实还不过是区区的一滴水里面所蕴含的信息量。

    仅仅是一滴水,在此刻的白墨看来就已经像是藏起了一个海洋,无数水分子的无规则运动让这个小世界混乱不堪。

    随着感悟的不断加深,他逐渐有了一个想法,所谓的元素化,其实很有可能就是可控的宏观波粒二象转化。

    在被攻击时,主动地将构成身体的宏观物质存在转换成虚化的物质波,也就是所谓的德布罗意波,达到一般物理攻击无效的强大效果。

    同时从理论上来说,一个粒子有可能被观察到出现在月球,也有可能被观察到出现在地球的某个角落,只是两者的概率并不相同。

    倘若真的能够掌控这个概率,白墨觉得无限制的超距瞬移就有可能诞生,这个宇宙空间中的无所不在也有机会成为现实,只是他还想象不出来,需要何等的伟力,才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目前有点可能实现的是其实是前者,也就是他猜想的元素化这一点。但是这也同样需要庞大的计算力,以及恐怖的信息处理能力作为支撑,他现在的境界还远远不够。

    根据白墨的估算,至少需要五千至一万念的层次,才能真正支撑起身体的一部分,进行可恢复的元素化,不然其实就像之前他在佛罗伦萨的测试一样,纯粹是自杀式的单向符文化,而没有办法恢复原状。

    在想通了一些东西以后,他开始真正地去深度开发自己这个最初的能力,念力。

    无论是用念力控制枪械,或者是其它的武器进行攻击,还是用念力控制水汽制造幻象,甚至控制空气制造真空也好,这些技巧在现在的他看来其实意义都不大,他创造出来的数以百计的通用灵术就已经足以完美地代替这一切。

    这种程度的能力开发,大多是因为没有替代品,所以才要开动脑筋的。

    上面的那些技巧,本质上大多都是在利用各种杠杆,将念力背后的力量放大,在低层次的战斗上也许算是优秀的技巧,但站在他现在的位置,就完全不够看了。

    在他看来,量变引起质变,能够真正干涉微观世界以后,念力最大的用处不是破坏,而是创造。

    可以流畅完成原子级别操控工作的念力,即使是只有半滴水的分量,能够做的事情也实在是太多了。

    他轻轻一指,面前一块测试用的石头就已经被切开了两半,切口之整齐平滑,足以让任何切割机汗颜,因为这是用念力,去直接抵消掉切面两边的分子它们之间的作用力,就像是用一把无形的刀,切在了分子的间隙中,使得它们分离成两块。

    能够进行原子分子切割的话,自然就可以倒过来做分子合成,借助几种容易获得的元素,白墨就可以随时合成微量的,在人类社会中数目以百万计的常见有机物。

    也许这只有数十毫克的分量看起来意义不大,还不及平日里一颗药丸的分量,不过如果合成出来的,如果是普通人致死量为零点零一毫克的肉毒杆菌毒素,那问题就有点大了。

    除了念力分子工程合成新物质以外,他还在尝试着其他的一些东西。

    宏观上,他将这滴水所拥有的内能,借助自己的能量吸收能力不断地转移走。此时从微观的角度看,水分子的无规则运动速度能够发现有明显的下降,宏观上看则是水滴开始变成冰晶。

    接下来他改用念力去干涉,尝试达到类似的效果。在念力的作用下,水分子的热运动被继续被不断“镇压”。

    就跟用手,去抓住一尾尾活蹦乱跳的鱼一样,念力的无形之手,也在不断地减少每一个水分子,它热运动的激烈程度。

    只是到了相当程度以后,白墨就感觉念力下的反抗力度几乎是成指数式增长,很快就变得有些力不从心。此时他测量冰花的温度,发现已经到达了零下的一百一十五度。

    “无论是我的念力,叶紫的能量传递,还是陈博的内能控制,最后都是在往掌控微观粒子的目标前进,只是各自选择的起点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