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三十六章 血色毛衣

第三百三十六章 血色毛衣

    同情理解归同情理解,但无论是谁坐在上面,都不可能容忍这样公然挑动叛乱的思想在国家内部传播。

    哪怕是陈克敌真的成功夺取政权后,有人再用类似的借口起事,估计也会被他以修正主义,或者左倾右倾之类的缘由进行弹压下去。

    大批的军警马上就接到了来自上级的命令,要求彻查红色光辉事件,将相关责任人全部捉拿归案。

    不过就在绝大多数人都保持沉默的时候,也出现了一些其它的声音。

    “我儿子就是被那几个混账活活打死,然后从楼顶抛下去的,满身伤痕但验尸结果居然是自杀,我不甘心……”

    “家里房子一夜之间就被强拆了……该死的开发商!”

    ……

    “该死的领导把我绿了……我不想原谅他们一对狗男女!”

    “我们一家几乎都死在了黑心建筑商的豆腐渣大桥上……”

    “老板欠薪跑了,我们一群兄弟去讨债却反被他拉来的人砍进了医院!”

    各种各样不满的声音,最终都将矛头指向了红色光辉想要革掉的那一批人。

    这些因为不同原因,感觉自己受到过迫害的民众,除了满腔的不忿与仇恨以外,已经几乎一无所有。

    只剩下烂命一条,或者是哀莫大于心死,完全失去希望的人们,对破罐子破摔式的疯狂,或者甚至是直接就拉上自己的仇人同归于尽都不是太在意。

    “只有真正的无产者,才有不惜代价打破藩篱的觉悟。”在总部留意着整个情况的陈克敌,借助《红色光辉》原本的力量,感知到了每一个认同其思想的人,他们各自背后的原因。

    几乎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曾经被黑暗的社会现实所深深伤害过,或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或是一败涂地。他们对权贵阶层充满仇恨,可惜现实却是无力报复,所以才将希望寄托在红色光辉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对红色光辉的认同度,都集中在了他们拥有相同的要打倒的敌人上面。

    “去死呀!轰!”拘留室里,几个准备得以释放的年轻人,震惊地看着他们面前的墙壁被硬生生地砸穿了一个一米宽的大口子。

    一个全身燃烧着红色火焰的中年妇女,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有点眼熟。”

    “这好像就是之前被我们打死的那个傻小子他妈!之前还坐在县政_府前面举横幅,结果被赶走了。”

    “还我儿子命来!”她仔细地看了几眼,确定了主谋以后,直接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捏住了其中一个年轻人的后颈。

    “你不要命了?知道老子是谁吗?”染着金毛的小年轻感觉自己的颈椎都快要被捏碎了,剧痛之下死命挣扎,不过同时还出言恫吓身后的人,试图让她放手。

    “李老板那老乌龟的儿子!”听到这样的话后,女人的火更大了,锋利的指甲直接插进了金毛的后颈,大量的鲜血从五指挖开的洞口中涌出。

    旁边几个人全被吓愣了,平时只有他们欺负人,哪有像今天这样,自己的人连骨头都快从身体里面被扯出来。

    虽然一个个都靠着家里的支持,在吃下璇玑果后变成了能力者,不过这几个小子到现在也不过是一阶的底层,能力的强度跟戏法没多大区别,而且养尊处优的他们,面对着这个不要命的母夜叉,仍然是力有未逮。

    “放开我!!!”突然遭遇生死危机的金毛,此时也压榨出了自己所有的潜力,死命地锤打身后被红色光辉笼罩着的女人。

    人在生死关头,爆发出来的力量是恐怖的,穿着一件白毛衣的女人,直接就被这拳头砸出了内伤,嘴角滑落了几滴血,跟眼角的泪水合流到了一起。

    “我儿子当初这么喊的时候,你们又有听过吗!”她在悲痛下陷入了彻底的歇斯底里之中,不管不顾身上遭到的攻击,将另一只手伸到了面前年轻人的两腿之间。

    “啊!!!!”随着一声响彻天空的惨叫,血肉模糊的一团东西从她的左手甩出,金毛也直接昏了过去。

    “救命啊!”金毛的几个手下看到这样的恐怖场景,心里只剩下了逃跑这个念头,然而他们几个都还处在封闭的拘留室里,根本没有逃生的出口。

    “撕拉!撕拉!”已经被血水跟泪水模糊了双眼的女人,接下来就像手撕鸡一样,用不可思议的力量,将昏过去的金毛给活撕成了几块,让他死了个透,身上的白色毛衣也染成了红白相间。

    “别过来!”其他几个小年轻四散躲着完全疯掉了的白衣女人,乞求自己能撑到警察局里的人赶过来救命。

    “都别动!”终于反应了过来问题出在哪里的警察,在半分钟后拿着警棍冲进了关押他们几个的拘留室,向着现场的所有人喝道。

    只是女人连看这些警察一眼都不看,用自己的牙齿咬下了一个被自己抓住的年轻人他的手掌,然后用她巨大的力量,向着领头的警察扔去。根本没想到还能有这操作的,站得最前的一个警察,直接就被携带着的巨大动能的断掌击中倒地。

    “撕拉!撕拉!”再次是这种让人牙酸的声音,又是一个年轻人被疯女人以暴力肢解,鲜血与器官散落一地。

    眼看局势就要失控,剩下的几个警察果断拔枪,向着前方开火。

    “砰!砰!砰!”子弹携带的动能被女人表面的红色火焰抵消大半,但剩余的力量仍然足以让弹头将她的身体钻出一个个的血孔。

    此时她的体表已经混杂了好几个人的鲜血,有金毛的血,有他小弟的血,也有她自己的血。

    不过受伤并不足以阻止她的复仇,顶着背后的弹雨,中年妇女撕碎了最后一个害死她独子的凶手,但同时也因为伤势过重而奄奄一息地倒地了。

    以仇恨诞生的红色光辉,开始转化为赤红色的火焰,将离死不远的她一点点地燃烧殆尽。目睹一切的现场警察还能看到,她在火焰中满足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