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传播

第三百二十五章 传播

    只是封不悔现在也没心思研究这个问题了,现在他最迫切需要想的是,怎么样能够在追杀中活下来。

    赵之胜的父亲赵临刚是天宁市的市长,同时也是一个战斗力达到四阶的修炼者。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封不悔,并没有亲身体会过一个四阶强者究竟有多恐怖,他只能够凭自己的感觉,跟在vr系统里面曾经体会过的一些经历去猜。

    他在无尽大陆这个游戏里的等级相当高,已经有了能够体验一部分三阶修炼者力量的权力,正是靠着这个,他尝试在脑海中模拟出四阶的力量,针对性地制定计划。

    至于自己的一时冲动,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荷尔蒙的作用下,被欺负了以后冲动一回也挺正常的,他又不是百忍成仙的老乌龟,所以这点不妥很快就被抛诸脑后。

    他用手机从家里安装的摄像头看到,案发还不到一个小时,警察就已经包围了他租住的公寓,强行地破开大门冲了进去。

    不过哪怕他们搜遍了房间里的每个角落,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材料,除了放在桌面的一封信。

    打开信后,里面只有大大的两个字——白痴!

    看到这封信内容的警察局长,气得差点吐血。原本赵市长那边的压力就已经很大,他收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将犯人抓回来,十天内做不到的话他就不用在天宁市混了。

    而现在又被这明显是挑衅自己的话语呛了一遍,自然是火上加火。

    “要是抓到你,赵市长不玩死你,我也要折腾死你这混账!”

    “查!登记了这家伙名字的电话卡现在在哪!”

    “报告局长,对方似乎已经将原来的电话卡连带着电话给扔掉了。”

    “我们这次面对的犯罪分子,看来拥有相当高的反侦察能力。他不可能会选择需要身份证的火车跟飞机,一个普通人,能离开天宁市的也就只剩下大巴跟自驾车两个可能。”

    李局长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尝试用自己在当上局长以后就已经很久没碰过的刑侦知识,分析对方的一举一动。

    可惜半小时后,手下的报告又打了他一回脸。

    “报告局长,我们在天宁火车站发现了用犯罪嫌疑人封不悔身份证搭乘火车的人!”一个警察气喘吁吁地跑进了专案指挥部。

    “什么!他自投罗网了?!将他带过来,我要让他好好享受挑衅我的后果。”局长无视了自己半个小时前说出的对方不会搭火车的推理。

    “不过据在安检区被抓住的人说,他其实不叫封不悔,只是火车站旁的一个普通乞丐。在半天前,有人塞给了他三百块钱跟一张身份证,让他在这个时间搭一趟火车,特别提醒了他要用这个身份证受检查。”

    “调戏我们警察很好玩?小刘,将这宗伤人案作为已遂的故意杀人案报上去,我让全华亚的警察陪他一起玩。”

    “可是赵公子还没有……”下属有些犹豫,医院那边的同事还没有传来赵之胜死亡的消息,当成故意杀人似乎有点不妥。

    “我,才,是,局,长。”李局长整了整头上的警帽,一字一顿地给手下说道。

    “是!”他就是再笨,也能猜到现在的局长心情极度的不好,一不小心自己就会惹火烧身,赶忙走出了指挥部,准备上报的材料。

    “赵之胜都变成那个样子了,最后能活下来才叫见鬼。”在属下离开了以后,李杰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

    “噬灵应该也已经传染到了赵临刚的身上,他现在处于一个力量不断下降的状态,不会选择亲自出手。”四个小时后,搭乘大巴来到了邻近省份的封不悔,坐在一家快餐店里思考着未来的去向。

    他身上还带着十多万的现金,足够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花销。只要熬过最开始的一段时间,让噬灵在全世界传播开来以后,就没有谁还会有心思管自己了。

    封不悔虽然不怎么关心时事,但他也很清楚华亚联邦这个庞大国家上下层之间的巨大矛盾。或者说每个人都清楚矛盾的存在,但下层无力反抗,上层无意改变。

    而一旦维持现有均衡的绝对武力崩溃,全世界的格局肯定会再次发生剧烈的改变。

    “既然我与所谓的修炼绝缘,那就让所有人所有生物都陪我一起就好了。科学才是一切的答案,玄学的修炼通通都是异端。”封不悔吃下了最后一口汉堡,转身离开了快餐店。

    除了让噬灵在华亚联邦传播以外,他还通过邮递等各种方式,将包含少量噬灵粉末的信件寄到了全世界。

    人类之间的基因相似度极高,相应的,通过基因相似性传染的噬灵它的传播也更加容易。

    不过当然也少不了人类的大敌——海族。

    虽然封不悔没办法接近海岸线这条人类与海族交火的最前线,但他也在各条主要河流里倒入一部分的噬灵,等待着百川汇海以后的传播。

    噬灵的生命力之顽强,可以对付的物种之多超乎他得想象。即使海族与人类基因的相似度不高,但在一段时间后仍然会被感染,只要对方曾经依赖过灵气进化。

    研究生物多年的封不悔,从来没有见过一种病毒,可以同时感染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生物。显微镜下同样没有办法观察到噬灵的存在,它就仿佛就像是灵气的天敌一样。

    在赵临刚的强力压制下,噬灵的特性并没有被第一时间公开,对外的说法只是赵之胜被强腐蚀性化学品攻击,所有的医护人员也都被下令封口。

    因为越发地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消减,赵临刚必须要保守着噬灵这个秘密,天宁市还有几个次一级的家族,在静静地窥视着自己的位置。

    一旦他暴露出了自己在不断地变得虚弱这个事实,很可能赵家在天宁的势力,就会被不断地侵蚀,直至最后沦落为一个普通家族。

    依靠着超速再生的能力,跟大量珍惜药材的吊命,躺在深切治疗部的赵之胜仍然在顽强地坚持着。

    这个飞扬跋扈的年轻人,其实相当地怕死,但也正是这种对生存的强烈渴望,让已经被腐蚀得连人样子都没有了的他死撑着最后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