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不对劲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不对劲

    镜头前的赵之胜,看着自己不断地“升华”,偏偏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都彻底慌了。

    “救我!我爸是赵临刚,谁救了我,他给你很多很多钱的!小莉,打电话给我爸!赶紧!”慌了神的赵之胜,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失足落水以后一样,拼命地寻找着一切可能的救命稻草。

    “谁有办法救赵大公子?”

    众人面面相觑,就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去,默默地跟赵之胜保持着相当的距离,没有人知道倒在他身上的“化尸粉”到底是什么。

    要是那东西是传染性病毒的话,贸然走上去了很可能自己就步对方的后尘了。

    眼前这个飞扬跋扈的富二代,天宁市的人对他都没有太多的好感,或者说是一种天然的仇官仇富心理,看到对方现在倒霉了,心里还有种莫名的快感。

    当然也有人想要拦住准备离开的封不悔,但他拿出了口袋里另外一包类似的粉末,向着要挡路的人扬了扬,就吓得对方马上缩回了人群。

    在这种大家都不想出头的时候,报警自然是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将问题交给警察就对了。哪怕是碰瓷的人,也不敢将瓷碰到警察身上,这种谁上谁背锅的事情。

    接到报案后,天宁市的警察一改平日慢悠悠的风格,火速地赶往现场,同时还通知了正在开会的赵临刚。

    赵之胜的超速再生能力还在顽强地抵抗着噬灵的侵蚀,但这也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变得坑坑洼洼,外表极为恐怖。

    有不少正在吃饭的客人看到这种恶心的情况,都有了一丝想要呕吐的感觉。他们纷纷扭过了头,将视线从那具千仓百孔的身体中移开。

    不过当然也有还在目不转睛看着的,譬如说正在直播的李汉先。

    他的直播本来就以猎奇而出名,之前还直播过在医学实验室的情况,他的观众对重口味的耐受度也高得很。

    赵之胜现在的情况虽然骇人,但对于一群平日里经常看恐怖片的人来说,也就那样子了,只是胜在真实,有一种法医现场的感觉。

    弹幕里偶尔会有人刷报警了吗这样的字眼,不过很快就被各种老铁666给淹没了。他们只是屏幕前新闻的看客,现场有那么多的人,根本没有要管的必要。

    上百个警察在十多分钟后就陆续赶到,迅速地封锁了现场,救护车也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赶到。毕竟受害者不是普通人,是赵市长赵临刚的儿子,他要是怪罪下来大家都不好过。

    不过看着身体还在冒气泡的赵之胜,他们一时间也是束手无策。

    根据现场目击证人的说法,他是沾上了某种不明物质以后被腐蚀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但能够将一个二阶的能力者折腾成这个样子的化学物质,普通人很可能就是立刻毙命。

    在没有确认有毒物质到底是什么以前,出于安全的考虑,医护人员跟警察都不敢随意靠近赵之胜。

    “轰!”正当赵之胜还在苦苦哀嚎,现场的医生也还在商量对策的时候,一个强壮的中年男人踩穿了餐厅的天花板从天而降。

    “赵……赵市长!”在旁边待命的警察局长,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对方,赶忙上前汇报。

    “我儿子怎么样了。”从市政_府直接飞过来的赵临刚毫不客气地问道。他为了不让堵车阻碍自己,直接就是从空中飞到现场。

    “赵公子的问题,我们还没有找到处理的方法……”局长诚惶诚恐地说。

    “什么?!”赵临刚融场境能力者的恐怖威势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在场的人顿时感觉像是被恐龙给盯上了,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

    “但行刺赵公子的凶手我们已经找到了。”警察局长赶忙说出下半句,生怕被旁边暴怒的狮子一爪拍死。

    “凶手交给你们去抓,我先去看看之胜的情况。”赵临刚越过封锁线,来到了赵之胜的面前。

    “爸……”已经不像人形的赵之胜,勉强地吐出了一个字。

    “之胜!”看到变成了这个样子的儿子,赵临刚心里想着一定要将凶手千刀万剐。

    “还拍什么!”他一掌将远处还在用手机偷偷直播的李汉先打飞,一路撞翻了好几张桌子。

    然后赵临刚开始回忆自己之前学过的治疗灵术,他第一次后悔自己没有多学几个治疗类型的灵术,因为青色的治疗光芒照射在赵之胜的身上没有丝毫的作用,他的身上依然冒着气泡。

    “你们!还有什么方法!”他指着一旁的医护人员喝道。

    “赵市长,请让我们先将令公子送去医院的抢救室吧,这里太缺少设备了。”

    噬灵在一边腐蚀,赵之胜则在一边再生,正是靠着这样的拉锯,他才坚持到了现在。不过赵之胜感觉自己坚持不了太久了,超速再生也是有一个限度的,特别是他现在还不过是个二阶的能力者。

    “行,你们……”赵临刚突然也是身体一软,跌倒在了地上,吓得旁边的医护人员愣住了,以为他也出问题了。

    “我没事。”他虽然感觉身体很可能是被赵之胜身上的东西入侵了,但还是一脸正常地跟上了救护车。

    他还不能倒,在华亚联邦这个日渐变成强者专_政的国度里,身为家族里的最强者,一旦自己露出了一丝虚弱的痕迹,会惹来不少的麻烦。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透过生命场的感知,赵临刚仔细地分析着自己身体的情况,他能感觉到有某些东西正在不断地腐蚀着自己的生命场。

    不过以他的力量,他认为自己至少还能坚持一个月。

    “我怎么会那么冲动!”从餐厅中逃出来的封不悔,此时背着早已准备好的逃亡装备,开始了自己亡命天涯的旅程。

    搭在出城的大巴上,他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按理说自己要报复的话完全没必要光明正大地杀人,这跟平日里自己的性格不大像。

    以噬灵的活性,隔着很远就能传染出去,尤其是对于作为原体,拥有最高传染可能性的赵之胜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