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噬灵

第三百二十三章 噬灵

    “我刚才怎么这么粗鲁,打这种下等人还脏手了。”握着方向盘的赵之胜,突然发现自己刚才有点激动,居然还亲自跟一个普通人计较。

    虽然感觉自己刚刚有些不妥,但他很快就抛在了脑后,打个人又不是什么事,转而开始调戏起坐在副驾驶上的美女。

    封不悔是个天才,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周围的邻居都是这么想的。

    从小他就对周围的一切非常地感兴趣,常常会问一些古怪的问题,一开始他的妈妈还能答上,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不一定能答上来儿子的问题了。

    他的家庭并不宽裕,没有办法花大笔的钱买书去满足封不悔的好奇心,于是她给八岁的封不悔办了一张市图书馆的卡,让他自己去寻找答案。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除了吃饭睡觉上学,其它的时间都泡在了图书馆,比起那种孩子间的无聊玩耍,他更喜欢看书。

    靠着远超同龄人的智商,封不悔不断地在学校里跳级,因为对他而言,课程实在是太简单了。十四岁的封不悔,被保送到了天庆大学,这所华亚联邦新的最高学府。

    六年的时间里,他拿到了生物工程方向的博士学位,这一年,他二十岁。

    虽然一直没有觉醒能力,仍然是个普通人,但这样的天才也顺理成章地进入了灵气研究所,这个华亚最庞大的研究机构。

    但在这里,他发现事情有些不一样了。

    这个臃肿的机构充满了权力的倾轧斗争,华亚的三大派系都将这里当成了一个战场。

    每年有着上万亿经费的灵气研究所,真正落到实处的只有一成不到。其余的要么是被各个学术官僚挪作交际,要么变成了大堆用来强化自身的灵材。

    勤恳研究的底层研究员们,出来的成果不时会被上级剽窃,变成他们申请更多经费的材料。

    最初还有不少功成名就、无欲无求的老教授坚守原则,做一股学术界的清流。

    不过后来一切都变了,没有几个人能忍得住让身体回到年轻力壮时候的诱惑,尤其是对一群已经颤颤巍巍的老人而言。

    年轻的封不悔对这样的一个机构非常失望,然而他也没有改变这一切的力量,所以只能选择逃避。

    于是他写了申请,申请回到灵气研究所在家乡天宁市的分所,在这个清静的小城继续自己的研究。

    原本他还可以选择到生物科技最发达的美利国,但早在好几年前的颜色革_命后,美利国就已经强行驱逐了所有非白人的居民,让他也无可奈何。

    分所的工资其实并不低,接近两万的月薪在消费并不高的天宁绝对算得上是中层收入。

    只不过这个小分所的经费相当紧张,很多时候他想要做一些实验,也只能从自己的工资里挤出来一部分买材料,但封不悔从来没向谁提起过,就一直默默地做着自己的研究。

    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女朋友才一直以为他只有几千块的工资,认为跟他一起看不到未来。而高傲如他,也不想去解释太多。

    擦了擦嘴角的血,封不悔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赵之胜这一拳虽然看似效果惊人,但实际上的伤害并不重。

    当众杀人这种事情,赵之胜听父亲讲过,只有某位现在不可一世的大人物曾经干过并且成功兜住了,而自己要是真把对面当众打死了,被曝光以后麻烦还是不小的,所以他也没用多少力。

    “为什么要有灵气这种扰乱一切的东西。”封不悔走在路上,双目无神地自言自语道。

    他已经问过自己很多次这个问题,灵气的出现让这十年的生物科学完全变了个样,作为相关方向的前沿研究员,封不悔也有一些无所适从。

    而在半个月前,在基因工程上已经研究了近三年的他,无意中合成出了一种名为噬灵的不明存在。

    最开始他只是想要利用自己的知识,合成出一种基因武器式的病毒,从而获得那笔价值五十亿的悬赏。

    贡献点系统上的至高悬赏任务之一——提供定向有效杀灭海族的方法,奖金五千万贡献点,封不悔的想法就是利用基因武器去对付他们。

    虽然生物多样性很重要,但人类的存在明显更加重要,这些能够威胁人类生存的智慧海族,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毕竟,人类才应该是一切的主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成功了,被噬灵感染的变异生物,灵能化的程度会不断降低,直至最后被噬灵整个活活地分解掉。

    跟传统定义上的基因病毒有些不同,噬灵需要指定一个原体,然后跟原体基因相似度越高的,就越容易被感染。

    不过很奇怪的是,它只对曾经在灵气中进化过的生物有作用,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封不悔,完全不受这种东西的影响。

    “这个扭曲的世界,应该恢复原状。”

    因为刚才的事情而备受打击的封不悔,决定放弃可能获得的五十亿奖金,用手上的噬灵让这个世界回到应有的样子。

    于是他花了两天的时间跟踪赵之胜,搜集到他的基因样本,然后将他作为噬灵的原体,准备着自己的复仇计划。

    这天,赵之胜跟封不悔的前女友在一个餐厅吃饭,正在这时,依然是一身白衣的封不悔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包奇怪的东西。

    “怎么着,还想再被打一次?”赵之胜看着封不悔那看死人一样的眼神,感觉有点不舒服,所以准备起来赶走这个打扰自己吃饭的人。

    “不,是送你上路的。”话音未落,他就将一整包东西都倒在了赵之胜身上。

    “找死!”赵之胜觉得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再给对面一拳已经是宽宏大量了,没想到对方还搞这种恶作剧作弄自己。

    但一秒钟后,体内快速消散的力量告诉他,这并不是恶作剧,很快他就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软瘫在地上,看着自己在缓慢地分解。

    不少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了一跳,其中反应最快的,是一个拿着手机的年轻人,他赶忙拿起手机,习惯性地打开了app,将镜头对向赵之胜。

    “各位老铁你们好,我是你们‘天天看鲜’的主播李汉先,现在在我吃饭的餐厅里,刚刚发生了一单情杀案,凶手还往对面身上撒了类似化尸粉的东西,场面非常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