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十章 光头

    “那个女人的事情比较诡异,据当时去抓她活着回来的手下汇报,她跟她弟弟的能力类似,是可以操控一种对人体杀伤力很大的银色火焰,不过火焰基本不能离体,比她弟弟的绿风弱多了,当时已经将那个女人制服,但是上去拿回硬盘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全身动弹不得,然后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醒来以后就发现只剩下自己跟死去的队友。由此我们推测那个女人应该是被我们的敌对势力救走了。”下属战战兢兢地报告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样补救这件事,硬盘丢了,实验体没了。这种实验一旦曝光后果怎么样你也清楚,灵气刚出现的时候才严打过一轮,倒下了多少人。”

    “老板放心,我手下的人已经带齐了武器全盘出动,这次肯定能干掉他们。”

    “希望吧,干不掉估计下一批在生化反应炉里面飘着的就是你们了。”大班椅上的男子幽幽地说,“还有就是死掉的几个科研人员,也该去再找点替补。这次认真点,别再出事了。”

    “是的老板!”

    回到白墨这边。

    在白墨决定了去乌克兰一趟以后,顺手在网上看了看乌克兰的签证需要,很幸运地发现乌克兰是落地签证,意味着他直接出发就好了,不用去等签证。

    “这几天出发的话,回来肯定还能赶得上能力者大会,龙组那边现在还是草创阶段,我这种闲职的肯定也没啥要干,可以不用管,这轮的实验到今天基本也可以收尾,回去买个机票,收拾一下东西就可以出发。”

    盘算好接下来行程的白墨,跟赵稼森一起将实验报告弄好以后,就给赵稼森道别。

    “导师,我先离开了。”

    “嗯,好,这几天麻烦你了。”赵稼森在知道白墨并不是灵气研究所的助手而是正式研究人员以后对他越发客气。

    从研究所离开的白墨,首先开车去了宿舍一趟,将一些生活用品打包装上了车,然后顺便将装着自己修炼日志以及之前拿到的硬盘的保险箱也带上车,接着再开车到已经有好几年没住的父母留下的房子里。

    “在天海大学的宿舍窝了六年,这边也好几年没人住了,得好好搞一下卫生了。”

    白墨为了锻炼自己念力的操控精度,尝试着用念力搞卫生。

    一开始,白墨用念力控制着扫帚,想通过扫帚将灰尘都扫到一起,但是很快就听到扫帚传来咯吱咯吱不堪重负的响声。

    “还是太用力了呀。”

    白墨尝试再一次压着自己的输出,在失败了多次以后,终于放弃,承认自己现在还是做不到像手一样灵活的地使用念力,于是开始想起了别的清洁方法。

    这一次,白墨直接用念力去模拟扫帚的功能,轻轻地将念力作用在灰尘跟别的垃圾上,慢慢地推着它们,尝试将垃圾都弄到一堆,然而白墨发现自己的念力基本作用不到灰尘上面,因为灰尘颗粒太小了。于是退而求其次地用念力像压缩灵气一样压缩周围的空气变成一个风盾,用风盾去铲起灰尘跟小块的垃圾。

    这一次是大获成功,白墨就像一个飓风中心,所到之处灰尘垃圾通通让路,都堆成了一堆,而且无论哪个角落的灰尘都逃不过白墨的神念,全部都被抓了出来。

    不到半个小时,整个房子就在白墨无孔不入的念力下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这下估计连专业清洁的都比不过我,不过我也是闲得够无聊的,居然用念力搞卫生。”白墨随口自嘲。

    白墨将从车上搬下来的保险柜放在了原本属于自己的房间,然后将其他的生活用品也一次摆好,彻底地是打算将日常居所换回来,因为随着自己秘密的增多,有些事情还是在郊外单家独户的屋子里方便安全。

    忙完一通,白墨打开电脑,顺手预定了两天后的机票。

    搞定各种麻烦事后,白墨又开始了对自己能力发展的思考。

    “灵能化完成前的路基本都能看到了,无非是各个部分的属性强化,但是全身灵能化完成以后的路怎么走依然是完全没有思路,身上没搞懂的主要就是这个生命场,随着我身体灵能化程度的提高,生命场的保护力度提高得也很快,最初出现的时候只是勉强能挡住普通人一拳的程度,主要价值还是体现在能够让我拥有身体内部的绝对控制权,不会受各种直接作用在身体内部的能力的伤害。”

    “但是它的成长速度真的很快,到现在防御力度甚至已经超过了前段时间看到华老的钢铁皮肤,就更别说我身上纯辅助型进化的吸能皮肤,也不用担心出拳攻击对面的时候将对面打飞的同时让反作用力撞破自己的皮肤。”

    “难道完成灵能化以后突破的契机是在这里?”

    思考过后白墨没有找到答案,只是习惯性地将自己日常的思考记录在一个本子上,写好了以后又锁到了保险柜里。

    白墨拿着从研究所里顺回来的辐射测试仪,顺手装到了自己准备的行李当中。

    两天后,白墨扛着一包行李,直接从天海飞去乌克兰。

    一路上相当平安,并没有什么劫机犯,恐怖分子捣乱。

    下飞机以后,白墨感觉酒店离机场也没多远,地图app上的估计也就是走半个小时,所以干脆就懒得打车,打算用神念配合着地图走过去。

    但是没走多久,白墨就发现不对劲了。十多个剃着光头的年轻人不怀好意地向他围了过来,周围的人都纷纷躲开,几个警察则站在远处看热闹。

    白墨一开始还想躲躲,他完全不想打这种毫无意义的架,因为就算是一个个像苍蝇一样拍死这种小混混也不会像游戏那样长经验爆装备,况且他也留意到附近几个看热闹的警察,心里想着他们估计是一伙的,拍死以后还会惹上些官方麻烦,说不好就得躲着风头,订好的五星级酒店也没法住了,只能到不知道哪个角落窝着。

    光头小混混越来越多,包围圈也开始收缩,有四五个直接就拿着武器冲向白墨,一句话都不说就开打,看样子还是打算往死里打的那种。

    白墨眼看还是躲不过,但是还是不想惹麻烦,他知道那几个警察还在看热闹,所以就选择了一个隐蔽但是更加丧心病狂的方式去对付这群“光头党”。

    他用念力强行从外面控制冲上来的几个小混混的身体,然后硬生生地让他们从冲锋中转向,白墨都似乎隐约能听到强行扭转方向带来的骨裂声。

    然后在白墨的念力操控下,前面几个拿着武器的光头带着疼得变形的表情跌跌撞撞地向着其他光头“飘”去,当然实质是白墨用念力强行拖着他们前进。毕竟白墨念力的输出上限可是能到好几吨,根本不是这些刚刚接触灵气不久的人能反抗的。

    几个受白墨暴力操控的光头,像玩命一样攻击跟自己一起来的其他人,完全不顾对自己的伤害,骨折了、腿断了都不管不顾,当然原因是真正输出力量的是白墨的念力,他们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白墨导演这场戏的意义就是让其他人看到这场架是小流氓的内部纠纷,跟白墨并没有什么关系。

    在玩坏了前面几个人以后,白墨放开了几具废柴,再换了几个新的光头来操纵,就这样玩了好几波,将打他主意的光头通通玩坏。白墨走的也是暴力操纵路线,根本不管**纵的人会不会断几根骨头,都是用念力强行让他们完成某个动作。

    最后剩下了五个身体还正常的小混混,他们很想跑,但是身体被白墨的念力强行压迫着动不了,然后在他们惊悚的表情中,无形的念力将他们强拖向了几个警察,发起了攻击。

    白墨在他们向那几个看热闹的警察发起全力攻击的瞬间就撤回了念力,然后头也不回地继续向着酒店方向走去,任凭那几人的攻击随着巨大的惯性落在还没反应过来的警察上面。

    “袭警的那几个估计之后有够受的,不知道那几个跟小混混勾搭在一起的警察被倒戈一击是什么心情,反正我心情是挺不错。这群杂碎,要不是在大街上我怕麻烦,直接一个个像手撕鸡一样撕开几块就最爽了。”

    整天看到的都是器官肌肉的白墨,并没有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当人是人,哼着轻松的小调继续走向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