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十六章 技巧与黄雀

第三十六章 技巧与黄雀

    为了在之后的交流会不至于太难看,白墨决定跟华泰山他们学一点基础的武术以及发力技巧。

    “华老,莫老,你们几位能指导一下我基本的发力技巧吗,跟其他人打了几场后,感觉自己完全发挥不出身体素质的优势,即使是速度跟力量都远胜对手,但还是会陷入到消耗战里面。”在会客厅里白墨向着几人请教。

    “你小子终于开窍了,本来我们还想过一段时间再提点一下你的,你是不是发现空有一身力气但是发挥不了几成?你以为我们就真的一天讨论杀法就全是战斗的招数吗?”

    “杀法不都是战斗用的吗?”白墨问道。

    “杀法确实是包含大量的战斗技巧,但是也包含了大量的发力技巧,你现在的问题其实就是身体素质增长过快,发力技巧却还是在用原来的那一套,自然就感觉有力使不出。举个例子吧,比如说跑步,正常人跑步都是手脚配合的,脚蹬一下手就摆一下,没有人会手脚频率不一致,这是人的本能,但是像你现在这样,脚用力的话一步就能蹬个十多米,上肢一时间就没办法适应这样的变化了,因为你的身体素质不是一点点地在提高,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时至今日,人老成精的华泰山也猜到了当初遇到的他以为是“天生神力”的白墨,其实是比其他人都早了一些接受灵气的改造,不过双方都心照不宣罢了。

    “我们几个最近其实在讨论的,都是身体素质大幅变强后新的发力技巧,来重新适应自己暴涨的速度跟力量,我们武者最讨厌的就是身体的力量不受自己控制,所以现在每天都在思索新的发力方式,来完全掌控发挥出自己的力量。”

    “我们设计的发力方式一般都是针对自己的,对本人的身体情况吻合度最高,不过你也可以参考一下。”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白墨在听课。几人轮流讲着自己摸索出来的发力技巧,时不时还演练一下,白墨也在这段时间里对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虽然没学到什么战斗技巧,记住了不少有用的发力方式,不过依然需要长时间使用形成习惯,才能最终吸收成自己的东西。

    “下周见。”

    “下周见。”

    道别过后,白墨走在回去宿舍的路上,一边走一边根据刚才学到的东西改进自己的发力姿势,走起路来歪歪扭扭的。不过自从灵气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像白墨这样只是走路姿势有点奇怪的根本就引起不了别人的注意。如果走在路上,有时会遇上走在旁边的人头顶冒火,或者地面突然结冰的情况以后,谁还会留意一个不过是走路姿势有点奇怪的人。

    正当白墨走到一个小巷的巷口时,白墨无聊地用神念扫了一下,闲着没事就开神念到处看已经成了白墨的娱乐。

    一扫发现小巷深处离自己大概二三十米的地方有三个能力者,一女二男,两个男的将女人围到了墙脚,似乎是要发生些劫财劫色的事情,不过白墨也没什么心思玩英雄救美,因为从他的神念中可以感知得到那个女子体内的灵能化程度比两个男的加起来都高,真要动手一打二即便是赢不了自保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所以白墨决定站在巷口看戏,反正那三个人也觉察不到二三十米外居然能有人透过密密麻麻的屋子监视他们。

    “可惜神念还没办法知道他们讲的内容,这似乎不是一般的抢劫案,一般的抢劫案哪有两边谈判谈那么久的,肯定有问题。”

    “嗯,两边似乎终于谈不妥,准备开打了。”白墨从几人的神色中猜道。

    镜头转到小巷。

    “小姐,请不要让我们难做,你拆走了装着家族最新的研究成果跟研究记录的硬盘,还是将它交出来吧。”

    “不行!我要将你们这种毫无人性的人体实验公诸于众,让这个疯狂的家族彻底毁灭!”红衣女子情绪开始有些激动。

    “小姐请不要逼我们使用武力。”两个男子态度越发强硬。

    “那个疯子家族,居然连自己人都不放过,连旁系的我们都骗去做实验!”

    “看来是没法交流了,动手吧!”两个黑衣男子并不为女子的言语所动,开始配合熟练地攻向红衣女子。

    意外的是,两个男子本来以为两男对付一女,可以轻松搞定对面,跟女子谈判也不过是害怕她狗急跳墙将硬盘毁掉,结果双方却打了一个势均力敌。

    红衣女子的双手覆盖着银色火焰,让两个男子颇为被动,左闪右躲地试图避开她的双手,然后攻击其它部位,结果发现无论自己攻击哪里,那儿就会冒出银色的火焰,打得他们是缩手缩脚。

    如果是一般的火焰,两人不至于打得如此别扭,但这种银色的火焰似乎只对非本人的生物体有着巨大的杀伤,轻轻地擦到一下都能划出一个大口子,而偏偏两个男子都是**强化的能力,也没有远程攻击力,也只能硬着头皮打下去。

    女子乘势进攻,但对面显然是训练有素,开始跟女子互换伤害,一人负责扛伤害,同时在受伤时重击对面,另一人负责掠阵,确保女子无法逃出,拼着用一人重伤去换女子失去战斗力,然后抢回硬盘。

    白墨这边在神念里也看到了红衣女子袋子里的硬盘,然后对面两人无论怎么攻击都尽量避开这个位置,心想这块硬盘是关键,于是就打算当一把黄雀,开始慢慢地向三人接近。

    随着这边打斗越发疯狂,红衣女子强扛了几拳硬抱着扛伤的男子用体表的银色火焰将他烧死,但自己本身也几乎完全没了战斗力,瘫坐在地上。另外一个黑衣男虽然对队友的牺牲感到愤怒,但是依然强忍着直接冲上去的冲动,因为他也害怕女子最后来一个同归于尽。

    全程看热闹的白墨也诧异于那种银色火焰对生物体的杀伤力,不过他也知道这种只针对生物体的火焰要克制的办法实在是太多,只是两个黑衣男子此前没做好准备,偏偏自己也是**强化系,被克得死死的。

    红衣女子终究是体力不支,晕了过去,而这时活着的黑衣人在确认了对面的情况后,才上前去拿回硬盘。正当黑衣人拿到了硬盘,心情一阵放松时,突然感觉自己身体每一个位置都被一股巨力压着,连扭头看对面的情况都做不到,只说了一个“谁!”字就被一掌打晕了。

    能干出这事的自然就是躲在一边看戏的白墨,他在几人战斗时就不动声色地走到了大概离他们十米远的地方,然后就一直等着,等到活下来的黑衣人拿出硬盘是,就马上发难,先用神念力将他控制,免得自己的一击落空,然后再一个手刀将他拍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