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符文化

第三百一十四章 符文化

    “有趣的创想。”白墨用固定住了其中几只冲向自己的符文生物,用念力将构成它们的符文一点点拆解开来。

    他在欧洲联盟的分身研究方向跟现在克里斯丁的不同,是在一个确定载体上的符文阵法,比如像这次在红宝石上刻画的,召唤自己本体力量降临的符文,就是他最近的一个成果。

    而克里斯丁使用的,则是融入了雾枝所在世界特色的符文塑形学,以符文为控制核心,达到类似制作战斗傀儡的效果。不愿意打近身战,认为那样子严重破坏自己形象的克里斯丁,非常地喜欢这种接近召唤师的打法,于是符文军团也就成了她的标志性战术。

    “他是想要在战场上面学会这一招?”觉察到攻向自己的法术频率下降了以后,克里斯丁向着手镯问道。

    “有可能,不过没有人带着,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学会。”

    之后的事情仿佛也应证了雾枝的想法,不断有奇形怪状的符文生物从白墨的背后出现,然后又旋即自毁,看起来都是失败的模仿之作。

    克里斯丁虽然也不相信白墨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学会自己的招牌技能,但她还是在竭尽全力地试图干扰他。

    因为她敏锐地察觉到,这个投影的结构其实并不是十分的完美,很有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自行崩溃,这也意味着只要她能够拖下去,就有机会笑到最后。

    抢夺手镯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灵感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会有,现在的白墨就处在这样一个灵感刚好被激发的阶段。

    当然符文生物不过是一个引子,真正思考的是位于天庆的本体,他似乎正好在这个时间点抓到了一些思路,一些关于进阶化凝之后层次的想法!

    相比起进阶灵感的出现,眼前的战斗只是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哪怕是现在就将投影自爆掉,损失的也不过是一颗价值六百万,经过特殊符文加工的红宝石。这种东西他要多少就能有多少。敌人?故人?交易?通通都可以压后再处理。

    白墨几乎将所有用于思考的念头都调度到了这个问题上面,就连正在战斗的投影,都只是留下了一个念头负责最基本的活动控制。

    试验场内除去还在进行其它重要实验的分身,其它的分身全部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呆坐在一角。

    从克里斯丁的角度看,就是原本疯狂压制住自己的法术机关枪,突然变成了射速感人的法术手枪。而背后不时出现的扭曲符文生物,似乎印证着他还在不断地思考着。

    这样的变故震惊了在场的几人,之前完全压着对面打的投影,出乎意料地,突然间就哑火了。

    不过她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管什么原因,敌人中了降智光环都是一件好事。她难得有时间召唤出自己的符文军团,将自己里三层外三层地保护起来,克里斯丁实在是被刚才的狂轰滥炸给炸怕了,剧烈的头痛到现在都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她只是在不断了加固对自己的防御,却丝毫没有要进攻的意思。

    “不去趁机杀死这个投影吗?”手镯里的雾枝问道。

    “我怕自己的攻击不是杀死它,而是将它打醒。”对分身有相当研究的克里斯丁,很快就判断出敌人投影的处于这个状态的真实原因,是本体有了非常重要的事情,而暂时地将投放的意志念头全部都抽走了。

    她在思考,是利用自己高攻击力的炮台特性,花比较长的时间布置一招足以秒杀这个投影的大招,还是趁着这个机会,直接逃出佛罗伦萨,逃到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

    虽然灭掉这个投影刚铎肯定不会干涉,但却可能遭到一旁魔女慕斯的干扰,她完全想不到欧洲联盟雇佣过来的超级杀手,居然刚好被这个冷酷无情的人救过。

    而灰溜溜地逃走她又觉得很不甘心,明明离胜利就差那么一步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搞这么一出,让她是进退两难。

    “这样子吗?”正当克里斯丁还在犹豫的时候,白墨的投影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然后她就发现,这个疯子,居然试图在将自己的投影整个符文化!

    六年前,克里斯丁在修炼的时候也曾经有过身体符文化的想法,但马上就被雾枝给喝止了。在她的解释下,她知道了身体符文化根本不是自己现在这个层次能想的东西。

    直到两年前,她感觉自己已经从原力海中顺利找到自己的位置,成功晋升了超阶法师,应该有资格去探索这样的一个事情。

    于是她偷偷地尝试着将身体的一小部分符文化,结果才刚刚进行了一截手指,大脑就已经快要被浩如烟海的信息所淹没,但同时她也感觉这截手指,就像当初整个人连接着原力海时一样无所不能。

    不过为了自己的大脑安全,不被海量的信息撑爆,她马上就让已经符文化的部分自我分解毁灭。其后她吃了不少的补品跟药剂,才让自己的手指重新恢复原状。

    “他在自杀吧?”看着自己的仇人在往自杀的路上走,克里斯丁突然不知道该有怎么样的反应。推他一把?没必要,反正都要死了。拉一把?去救一个差点杀死自己的人,她还没有这么圣母。

    “不好说。”雾枝却有不同的看法,“继续看下去吧,记住每一个细节,哪怕他最后真的是自杀了,他的尝试对于你们积累后续的经验也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到了一定层次以后,生命体大多会选择对身体的元素化,符文化就是其中的一条道路。我所在的种族跟你们人类不一样,所以我也没有办法指导你,这一步只能靠你自己去摸索。”

    在试验场的白墨当然不会疯狂到一开始就拿自己的本体做实验,上次毕竟只是意外。就跟之前一样,他先拿着自己的分身跟投影去试探,一步步地投石问路,尝试各种各样的思路,直到必须要自己亲自参与的步骤为止。

    到在佛罗伦萨的这个分身开始符文化的时候,他实际上已经玩坏了十多个在天庆的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