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零四章 龙与蛇居

第三百零四章 龙与蛇居

    随着烟火在迈索尔的灰飞烟灭,一直留意着当地情况的几国高层终于都松了一口气。即使只是从卫星上观察,这个仅仅存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横亘一个城市的怪物,仍然给他们带来了震动。

    跟多年以前在各大城市的鬼王不同,烟火是可被观察到的,一棵占地数十平方公里、独木成林的树,视觉上的冲击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人类八成以上接收的信息都来自于视觉,眼球的冲击对印象的塑造至关重要。

    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这棵树还以人类为食物。在短短的十多分钟里,它就已经将迈索尔城的人吃掉了一大半,这个消息真正地震惊了世界。

    首都的彻底毁灭,整个国家中枢的崩溃,使得迈索国陷入了相当程度的无政_府状态。特别是信仰体系的反噬,让依赖信仰之力飞速变强的神官集团在一夜间被打回原形,失去了维持统治的武力基础。

    大批的狂信徒无法接受信仰的崩溃,纷纷选择了自杀,仅仅是在拉姆多死亡的那天晚上,就有超过五千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自行了断。

    原本一直被一轮教强势压制,只能在暗中缓慢发展的其他能力者地下组织这时候也开始冒头,夺取一个个城市的权力。

    在拉姆多的威压一国的时候,这些不愿意加入神官集团的能力者犹如地底的老鼠,一个个都藏得严严实实,部分还流亡到国外,成为流浪者的一员。现在得到对方崩盘身死的消息后,通通都浮出了水面,准备夺取属于自己的一份利益。

    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其他来自世界各地的流浪修炼者。资源丰富,却又秩序崩坏的迈索国在他们看来简直是天堂。在迈索尔的惊天大战前,他们还顾忌高居神国的那个人,但现在,他们正进行着秩序崩坏后的狂欢。

    抢劫,掠夺,杀戮,他们就像文明时代的野蛮人一样,随意地释放着自己的疯狂,将大片的地方硬生生地弄出了末世的环境。

    不过狂欢终究也只是狂欢,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两天后,华亚联邦、大和、毛俄、欧洲联盟、光圣教、美利国这六大势力,在欧洲联盟总部法兰克福签署了《法兰克福条约》。

    按照条约的规定,尊重民族自决原则,原迈索国将会解体成十二个国家,以满足当地人民高涨的独立意愿。

    自此,横跨了欧亚大陆数百万平方公里土地的神权大国迈索国分崩离析,跟象度一样变成了一堆小国的聚合体,迈索国这三个字成为了一个纯粹的历史名词。

    而六大国也在会议上,根据各自的实力分好了蛋糕,确立了自己新的势力范围,会议圆满收场。作为暗地里出力最多的华亚,则在最后分得了超过总数五分之二的利益。

    事后有人批评,这就是一场赤_裸_裸的分赃会议,严重地违反了国际公约,是一场变相的入侵战争。同时要求华亚联邦,公开在迈索尔造成屠城惨案的真正原因,给城里丧生的一百多万人一个交代。

    看起来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诉求,只不过发出这些声音的人,他们还是很快就消失无踪了。

    新时代靠着自身力量站在上层的强者们,普遍都有很强的傲气,对于来自底下的人他们的批评意见容忍度极低。

    甚至往往是有人当天在网上喷完,第二天就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家里,直接就被顺着网线爬过来打死。言论自由?不存在的。

    他们在十年前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而不是已经活了千年,对一切都能以平常心看待的老妖怪修仙者。骤然获得的庞大力量,不断地放大他们的欲望,让他们很可能做出一些以前只敢想想的事情。

    骂我?一掌拍死。看不起我?把你脸打肿。我的女人你也敢打主意?我是讲信用的人,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

    “龙有逆鳞”四个字被这些力量暴发户们诠释得淋漓尽致,只不过手上的力量很大程度上放大了他们的敏感度,让他们身上几乎到处都是逆鳞,随意的碰一碰都会爆发。

    如果这种人在社会里只有一个两个,其实并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一个人的交际圈再怎么样也很难超过一万人,对于人口数以亿计的社会来说,不过是朵小浪花,远远不至于影响根本的稳定。

    但问题是,时至今天,全世界战力达到四阶层次,能够随意碾压普通人的强者总数已经接近七万人,哪怕只有其中的三分之一有“龙有逆鳞”这个毛病,都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超过两万个散落在都市各处装逼的强者……普通人的日子变得相当的难熬,跟一群一个念头就能弄死自己的怪物打交道,怎么看都不是一个舒心的事情,每天的生活都像是在玩命,即使有法律保护,但本能上仍然很难接受,而且法律似乎也不是太靠谱的样子。

    龙不与蛇居对双方来说其实都是一件好事,但这个新时代里所谓的龙,在几年前也许还是一条小蛇,跟身边许多的普通人都还有着密切的关系,要脱离这个社会并不现实,而这也正是社会矛盾尖锐的根源之一。

    很难有人能将一个念头就碾死一堆的生命看作是跟自己平等的存在,哪怕对方在外表上跟自己同属一种生物。他们生活在一起,就无可避免地出现许多的问题。

    不过现在一切都还好,矛盾仍未激化到能够爆发的地步。在一个集中了绝对力量统治阶级的强力弹压下,反抗的力量还没有任何成型的可能,普通人仍然只能默默忍受,等待着也许未来哪天会响起的英特纳雄耐尔的歌声。

    随着法兰克福协议的敲定,来自各个势力的军队开始进驻当地恢复秩序,驱赶肆意抢掠的鬣狗,同时大批的地质科考人员也进入了迈索国,展开了各种资源的勘探工作。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给无数人带来深重苦难的那个人,此时早已带着他所有的收获,回到了天庆。

    苦难也好,罪恶也好,仇恨也好,这些都不是白墨考虑的问题。作为一个本质上相当唯心的人,只要是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都不会去在意。至于发生在别人身上的?那是别人。

    他没有理解其他人的同情心,也不需要其他人理解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