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零二章 身后事

第三百零二章 身后事

    武道对于精神意志方向的探索从未停止,在对情感的研究过程中,得到了这样一个相当恐怖的副产品,它能以对思维产生少量干扰为代价,定向地抹去关于一些事情的所有感情。

    最初,是一个在失去挚爱后,痛苦万分的年轻人,为了让自己不再沉溺于悲伤,能够化悲愤为力量,开始突发奇想地往这个方向思考。

    没过多久,凭借着自己在精神意志研究上的天赋,他有了一些成果。充满自信的他,直接就将自己当成了实验品。

    但很不幸的是,虽然从结果上来说他确实达到了想要的后果,没再因为爱人的逝去而耿耿于怀,然而副作用相当残酷,他对自己曾经深爱的人也没有了爱。

    尽管他还能记住两人共处的每个细节,但就是没有办法再对她表达出任何的感情,哪怕连恨都做不到。

    因为出现了这些意外,他决定将这件事永远地埋藏在心底。

    只是后来借助战力评测系统,白墨读取到了他的记忆,这个已经是四阶上层的武道强者,他这不为人知的历史。

    在进一步的改进后,也就有了现在的苹果。

    流光带走的情感,在烟火的诱导下,通通向着迈索尔飞去。一个人的情感可能很渺小,但整个迈索国里,足有超过四千万的普通人忍不住无止尽的折磨,偷偷地吃下了从天而降的禁果,几乎都已经是成为了众人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

    四千万份的情感流光,跨越空间的阻碍,一道道都来到了迈索尔的上空,在这里盘旋徘徊,很不协调地在废墟一样的城市中出现了流光溢彩的场景。

    拉姆多本能地察觉到不对劲,他刚才还以为对方自不量力地扭曲地磁场,只是为了要禁锢住自己,但现在看来,更重要的原因是,诱导这些五光十色的东西,将它们通通汇聚在这里!

    “以信仰起家的神灵,面对着四千万份对信仰的质疑,到底会发生怎么样的反应?”白墨没有选择现在引动已经潜入拉姆多体内的星光,而是继续静静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看着这些貌似无害的流光,拉姆多战斗到现在第一次有了离开的想法,因为身体在不断地向他疯狂示警,提示他面前的东西极度危险。

    不过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烟火怎么可能让对方逃掉,数之不尽的流光在它的一念之下,就向着战场中心,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拉姆多涌来。

    信仰护盾也好,跟他融为一体的神国也好,都没能挡住这些对于信仰的质疑,因为两者在本质上都是同源的。

    在跟烟火的激战中连一点伤都没有受过,堪称拥有不灭之躯的拉姆多,此时却在流光的侵蚀中不断地崩坏,局势一下子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反转。

    犹如暖阳融雪一样,他在神国合一后高达十米的神体开始不断溶解,流光像一个最为苛刻的雕塑家,在自己的作品上不断地修改,最后只剩下了一个不到两米,而且还伤痕累累,摇摇欲坠的神体。

    遭到无数次信仰质疑冲击的神体跟里面的神格核心,此时到处都是裂缝。这些都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力量,而外面的,不过是借助外在信仰之力堆砌上去的东西。

    十年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拉姆多没办法将所有加身的信仰之力,全数炼化成属于自己的神力,只能利用信仰这个杠杆,去放大自己能够控制的力量。

    “不!!!!!”他对天怒号,然后试图用最快的速度离开战场,现在损坏得这么严重的神体,根本不可能继续之前烈度的战斗。

    虽然力量十不存一,但他依然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一批人,还在各地隐藏着大量的财富,假以时日,养好伤后东山再起并不是一件难事。

    不过就在这个至关重要的时候,拉姆多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他愣神了那么两秒钟。

    “太迟了。”风云突变,早有准备的白墨瞬间取回了所有的力量,顺便引爆了对方体内沉淀的星光,然后凝出一只玄华巨手,将他困在了里面,强行当了一把黄雀。

    “我们也该做个了断。”到现在为止,烟火说出了第二句话。

    它将扭曲的磁场恢复原状,让剩下的这些流光四散开来,自主地去寻找所有一轮教借助信仰之力修炼的高层,剥离他们虚伪的外壳。

    “为什么!为什么以举国之力修炼的我,会比不过你这个家伙!”被死死困住的拉姆多很不甘心。

    “迈索国只有一亿人,而华亚联邦有十五亿。”白墨给了他一个无法辩驳的理由,“哪怕我只能得到其中的十分之一。”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将手伸向拉姆多的额头,准备强行抓取对方储存记忆的神格核心。

    本质上封神后的他,跟普通人类的身体结构也没有多少相同之处了,身体已经完全被炼化成神体,核心部位都被集中到了神格上面。

    “死也不会留给你!”看到对方将手伸到自己的额头,拉姆多猜到了白墨的意图,他想完整地获得自己的记忆!

    “砰!!!”一声闷响,拉姆多果决地将自己的神格核心,连同自己的神体神国一同全部自爆掉,无数碎片在他最后一点力量的控制下,超越重力的束缚,随机地散落到全世界的各个地方。

    因为要布置最后的一个局,拉姆多的自爆威力并不强,只是毁掉了白墨的一个分身。困兽犹斗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自然是不会亲身去犯险杀死对方。

    按照拉姆多最后的计划,他将自己的一切都赌在了未来,每一个捡到自己神格跟神体碎片的年轻人,都会潜移默化地被残余意志所影响,最终成为白墨的敌人。

    能够捡到这些碎片的人,运气绝对不会太差,他相信广撒网下,总会有一个人能一飞冲天,在未来完成自己的复仇!

    “临死都还要布置这样一手。”白墨拦截住了其中三分之一的碎片,很轻易地就发现了隐藏其中的把戏。

    当然对于站在他这个高度的人来说是把戏,对于普通人来说,拉姆多的精神影响就近乎是天意了。

    “我就看看多少年后会有第一个人杀到我的面前。”白墨完全没有在意这种布局,倒不如说,对这种小说一般的复仇剧情还有些特别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