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三百零一章 爱的反面是漠然

第三百零一章 爱的反面是漠然

    “疯子!你知不知道你放出了一个怎么样的怪物!”拉姆多越打越心惊,因为烟火的进步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简直超乎他的想象。

    二十分钟前他还能以碾压的态势步步紧逼,一次次地打爆烟火所有的反抗。但到了现在,它已经能跟拉姆多能够打得有来有回,还将外围骚扰的海格力斯几炮就打成重伤,顺势甩出战场。

    一开始烟火还只会利用蛮力将自己的进攻型根须压缩成钢鞭,而现在,它不仅懂得在上面套上一层电网,还进一步地将材质优化成了强度更大,密度更小的碳纤维结构。

    经过一轮自主的改造进化,树身的许多位置变成能够释放攻击性的灵术的炮口,虽然这些灵术并不能对神体极端强大的拉姆多造成什么伤害,但却像酸雨一样慢慢地消磨着他的力量。

    它甚至能够快速回收自己被打掉的部分,用令人绝望的速度再生回来。哪怕拉姆多每一拳都能够释放出小地震级别的威力,也不过是堪堪跟烟火的恢复速度相当。

    而且陷入激战的拉姆多还发现,随着战斗的持续,为了针对长处是纯粹力量的自己,敌人的身体结构不断地往减震方向进化。

    原本它的一拳能够有十成的效果,经过减震结构削弱后,现在只剩下了八成。看起来两成的削弱并不算什么,但面对着有疯狂再生能力的敌人,输出的减少其实的影响非常大。

    甚至可以说每一次的受伤,其实都是让烟火更好的进化,以无数人思维聚合起来的它,在进化调整速度方面绝对是举世无双。

    不过即使如此,靠着仍在敌人身上熊熊燃烧的神怒之火,拉姆多自认仍然有相当的胜算,因为烟火有三分之一的身体已经被火焰覆盖。

    “我的神力储备还能支持一个小时,绝对足够烧死这个怪物了。”虽然略处下风,但拉姆多也有这自己翻盘的小算盘。

    只要它找不到破解的方法,一直拖下去的话,再过大半个小时就很有可能彻底被烧成灰烬。

    这种恐怖的火焰,哪怕是断掉被点燃的部分也没有用,因为马上就会在断口冒出新的火苗,继续燃烧下去。

    在快速的进化中,它不断地尝试减少对白墨身上力量的依赖,因为烟火也很清楚,当杀死拉姆多以后,它跟白墨一定马上就是图穷匕见,拔刀相向。

    只有来源于自身的力量,才能真正地保护自己,而它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只要有三个月的安稳期,烟火确信这个星球不会再有能威胁到自己的生物。

    白墨能感觉到连接另一端烟火的改变。

    在吞噬无数一轮教教徒后,原本极度仇恨一轮教的主意识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对拉姆多的仇恨不再纯粹,跟之前宁烟火哪怕粉身碎骨也要毁灭一轮教的意志相比,已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

    虽然在符文的保护下还能勉强保持着主意识,但是无数有关信仰的记忆深刻地影响了烟火对一轮教的看法。

    “终于要启用那一手暗子了?”一旁观战的白墨敏锐地感觉到了周围地磁场的骚动不安,并且骚动还越来越厉害。

    “警告!以迈索尔为中心,迈索国地磁场发生规模极大的紊乱!”密切留意着迈索尔情况的情报部门,很快也接到了这样的警告。

    被改变的磁场几乎都集中在迈索国这一带,但是周边几个国家也受到了大小不同程度的影响,都发生了轻微的偏转。

    原本温顺的地磁场,在扰动源烟火的影响下,逐渐地变得狂暴起来,借助之前空投苹果的布局,整个迈索国的磁场,都开始被有意识地扭曲到一个特定的方向。

    烟火最初是从那上千公顷的果树中养蛊吞噬出来的超级生物,而所有投放到迈索国的苹果,则都是这一片苹果林的产出,天然地,它们之间就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而且每一个苹果里面还都经过了某些小小的加工,使得它们更符合需要。

    以一个个被砸坏,又或者是在野地里开始腐烂的苹果的为节点,烟火借助记忆里的方法,开始扭曲这个庞大的地磁场,以整个国家的磁场力,去禁锢住拉姆多。

    因为烟火发现自己等不及了,据它的估计,不动用这一手的话,它还需要至少两个小时的战斗,才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杀死眼前的敌人。而身上的火焰哪怕是全力拖延,也只能拖上一个小时,它没有信心去赌对方的力量储备还能支持这不灭之火多久。

    所以哪怕知道这借助同源苹果扭曲磁场的一招,很有可能是白墨给自己下的套,烟火也还是义无反顾地用了,亲手杀死拉姆多,进而覆灭一轮教,这时候还是主意识最大的执念。

    很快拉姆多就发现,空间中出现了一股无处不在的巨大斥力,压制住自己的每一个动作,不过暂时还不至于有太大的影响。因为神国加身后的他,纯粹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

    “想要束缚住我?还远远不够!”存在于每一个角落的磁场束缚不存在逃脱的可能,除非拉姆多离开这个国家。只可惜能够被调度的地磁场强度不够,根本压不住对方。

    “成于信仰者,必灭于信仰。”这么久的战斗以来,烟火第一次用骇人的复合音说出话来,作为拉姆多的死亡宣告。

    就在它话音落下的一刻,迈索国各地,抛下自身信仰,吃掉罪恶之果的人,纷纷开始抱头打滚,剧烈的头疼让他们痛不欲生。

    但这种疼痛没有持续多久,在一道光从这些普通人的头上冒出来飞走以后,他们的痛苦很快就消失了。

    而同时消失的,还有他们对一轮教所有的情感。信仰、摇摆、犹豫、悔恨、热爱,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情感,通通都随着一道光的离去而无影无踪。

    现在的他们,都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上,去审视自己之前相关的记忆。

    这其实是一个相当恐怖的体验,就像明明是曾经爱过恨过的人,在没有失忆的情况下,突然就变成了让自己内心毫无波动的路人,宛如在一瞬间经历了百年,变成在心如止水中回味一生记忆的老人。